“你能……,叫我一声娘吗?”

    陈三小姐说这句话的时候,李易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几分慈爱,几分柔情,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您一直都是?!崩钜孜兆潘氖治⑽⒂昧?,脸上露出笑容,轻声开口。

    “娘……”

    “哎?!彼行┎园椎牧成细∠殖鲆凰亢煸?,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声,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

    老方和陈冲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才回来。

    钱家,魏家,张家,最终都落得了一个和吴家相同的下场,自己砸了府宅,自己辞官告老……

    最先跳出来的人总是要接受最严厉的惩罚,却也不算是最严厉,退出京都的权贵圈子,退出朝堂,也能做一个富裕的员外,最起码家族还能得以保全。

    今日以后,若是还有人不知死活的跳出来,那么他也不会再留任何余地了。

    李易看了看陈冲,说道:“准备一下,五月初便出发?!?br />
    陈家已经不适合留在京都了,虽然就像陈冲不太待见他一样,他也不怎么待见陈冲,但是总不能让干娘伤心,这次就算他一个吧……

    陈冲看了看李易,问道:“妙玉她……”

    李易摆了摆手:“今天晚些时候,我会过来接她的?!?br />
    陈冲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老方看起来有些兴奋,用暴力解决问题是他的爱好,这次离京,他是最高兴的一个,要不是家里面还有婆姨和小红,他早就在京都和蜀州之间往返不知道多少趟了。

    他诧异的看着李易,问道:“姑爷,你眼睛有点红,怎么了,进沙子了?”

    “今天的风有些大……”一直以来悬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李易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回去吧?!?br />
    ……

    李端对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位长辈还不太适应,现在的他还不能明白一些事情,但是他喜欢忽然多出来的这位“奶奶”,会喂他好吃的,会陪他玩的“奶奶”,要比总是打他屁股的小姨好上太多太多了。

    如仪和陈三小姐很早就认识了,时常和李易一起去看她,至于醉墨和若卿,她们之间要更熟悉一点,只是从“陈夫人”改口叫做“娘”,还有些不太习惯,会稍稍脸红。

    女眷们在内院说话,曾仕春和陈冲在外院的一处角落里喝酒,李易走出去的时候,他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好好待醉墨……”,声音里面已经有了醉意。

    李易这几日在家,见到了不少人,喝了不少酒。

    刘大有,刘一手,董文允……,这些庆安府的旧相识都一一上门拜访过,也有一些来到京都之后认识的朋友,此次一别,来日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了。

    少女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易回过头,看到寿宁站在他的身后,眨着眼睛看着他,问道:“先生,今天要出去忙吗?”

    寿宁和永宁这几日一直在家里,因为临走之前有许多事情要安排,倒是没有多少时间陪他们。

    李易伸出一只手,说道:“今天带你出去玩?!?br />
    “好??!”她的小脸上立刻露出笑容,说道:“我去叫永宁?!?br />
    在她转身想要跑回去的时候,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今天不叫永宁了?!?br />
    “啊,这样不好吧……”她怔了怔之后,小脸微红,将手放在李易手里,一边向外面走,一边不好意思的说道。

    就只有她和先生两个人出去啊,这是不是约会,就像是去年元宵晚上……

    那天晚上也是只有她和先生,她们还拉过勾呢,先生还说过,永远都不会抛下她……

    先帝驾崩之后,按照礼制,京都百日内不准作乐,期间青楼楚馆,勾栏乐坊,尽数关门。

    如今百日之期刚过,压抑了许久的京都,呈现出了一种前所有为的热闹和繁荣。

    走到人潮涌动的街上之后,寿宁便忘记了扭捏,恢复了女孩子的天性。

    “糖人,先生,有糖人诶……”

    “我要吃这个小狗的……”

    李易付了钱,拿了一只小狗给她,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之后,她又有些期待的看着李易,问道:“先生,能不能再吃一个?”

    她喜欢吃甜食,平日里李易带她和寿宁出来,最多只允许她吃两个,看到她眨着眼睛期待的望着他,李易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将所有的糖人都取下来递给她,说道:“都给你?!?br />
    “真的吗!”她的眼睛里面开始闪动起小星星来。

    李易将十几个糖人塞到她的手中,说道:“吃吧,今天想吃几个就吃几个?!?br />
    “谢谢先生,先生最好了!”她忍住在李易脸上亲一口的冲动,拿出一个糖人递给李易,说道:“先生也吃一个!”

    这几个月,她也压抑的够久,也已经有许久没有见到如此繁闹的京都了。

    “先生快来,刚才过去的一个人说,前面有人表演吞剑呢!”吃了三个糖人她就不再吃了,将所有的糖人递给身后的侍卫,拉着李易的手,向前面人群聚集的地方跑去。

    路边卖艺的地方已经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根本挤不进去,她在外面急的团团转,李易俯下身,双手抓着她的腰部,将她举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问道:“现在能看到了吧?”

    “恩……,能……”小姑娘红着脸,声音小小的应了一声,对于里面表演的“吞?!苯谀?,已经不怎么感兴趣了。

    曾经羡慕过永宁可以让先生抱,可以骑在先生的脖子上,但她已经长大了,女孩子长大了就要淑女一些,先生怎么能让淑女坐在他的肩膀上呢,多不好意思啊……

    可是,虽然不好意思,她还是不想下来……

    心不在焉的看完了节目,李易将她放下来的时候,小姑娘的脸色依然是红红的。

    片刻后,某处成衣铺子。

    寿宁穿着一件略显成熟的裙装,捏起裙摆转了一圈,看着李易问道:“先生,这件衣服好漂亮,我穿着好不好看?”

    “好看?!崩钜鬃邢傅目戳丝?,点了点头,回头说道:“包起来吧?!?br />
    某处珠宝店铺。

    “先生,这只钗子我戴着好看吗?”

    “好看?!?br />
    “这个呢?”

    “也好看?!?br />
    ……

    她将店铺里面稍微喜欢的首饰都试了一遍,凡是她问过的东西,不管价格,李易都会直接买下来。

    最终,她的目光放在店铺之内悬挂的一把镶嵌着宝石的女子佩剑上,看着李易,试探的问道:“先生,我想和皇姐学武功,我好羡慕皇姐和如意姐姐,等到我变的像皇姐那么厉害,就能?;ぷ约?,?;は壬?,这把?!?br />
    李易点了点头,看了看一旁的掌柜,说道:“把那把剑拿下来吧?!?br />
    她身上穿着新买的衣服,腰间挂着佩剑,两只手各自举着一只糖人,直到回家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散。

    今天的先生和以前不一样,今天的先生对她特别的好。

    虽然以前的先生对她也很好,但是不会让她穿大人的衣服,不会让她吃那么多的糖人,不会让她玩刀剑之类危险的东西,更不会让她坐在他的肩膀上……

    可是,先生对她这么好,她的心里,为什么反而会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她上次丢了那颗最喜欢的夜明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