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大人,劳烦带个路吧?!?br />
    陈冲此言一出,原本在人群中观望的一名中年男子脸色顿变。

    钱家和陈家有些旧怨,当然,那个时候,陈家还是朝堂上的一棵大树,钱家耗费巨资,多处走动关系,才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个重要位置被陈家之人替了去,这对于陈家来说或许只是随意为之,但钱家却要为此伤筋动骨。

    曾经的陈家背靠蜀王,自身又在朝堂上有着非凡的势力,远非钱家这种中等家族可比。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如今钱家如日中天,陈家却沦落为平民,往日之仇,该到了讨回来的时候。

    谁想到,消息提前走漏,竟是招来了这样一尊大神。

    陈冲看着愣在原地的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原想着钱大人路熟,既然钱大人不愿意,我们出去多问几个路人?!?br />
    “且慢!”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出,低声道:“我路熟,不用麻烦其他人了……”

    “魏侯,张侍郎,要不一起走?”陈冲看着人群中的几人,说道:“一会儿,怕是还要麻烦你们?!?br />
    连他自己都觉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猖狂,即便是陈家如日中天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猖狂过。

    但一想到信王刚才说的那句“拿命来填”,他心中好不容易熄灭的火焰,便再次燃了起来。

    他只是要这几人带个路而已,他们------要的是陈家的命。

    这过分吗?

    ……

    片刻后,钱家。

    “老爷,您回来了?!鼻颐欧靠醋抛约依弦呓?,立刻上前恭敬说道。

    钱家家主低声说道:“让所有的丫鬟下人都出来?!?br />
    召集府中所有的丫鬟下人,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门房诧异的看着他,问道:“老爷,是有什么事情吗?”

    钱家家主咬牙道:“按我说的去做?!?br />
    看到家主的表情,门房一个激灵,应了一声之后,急忙向府内跑去。

    很快的,钱家所有护卫,丫鬟下人便已经聚集在钱家门前。

    钱家家主看了看大门之上的牌匾,咬牙说道:“砸!”

    “我先回去了?!崩钜卓醋懦鲁?,摇了摇头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你看着办吧?!?br />
    “老方,你先跟在他身边?!?br />
    “好嘞?!崩戏降懔说阃?,看到钱家下人艰难的够着大门上的牌匾,快步走上去,笑道:“我来帮你们!”

    ……

    走回去的时候,邋遢老者一边挖着鼻孔,一边问道:“小子,吃亏的感觉不好受吧?”

    “吃亏的感觉不好受?!崩钜椎懔说阃?,说道:“但是做恶霸的感觉还是很好受的?!?br />
    今天的这一切,的确是做给一些人看的。

    他们忌惮他,畏惧他,认为他权倾朝野,无法无天,如果不做一点无法无天的事情,不是要令很多人失望?

    走回布庄的时候,刚好看到陈立峻抓药回来。

    这位曾经京都最大的纨绔之一,早已被生活磨去了所有棱角,看到李易,目光有些躲闪,急忙道:“见过景王殿下?!?br />
    李易挥了挥手,问道:“这是要去煎药?”

    陈立峻点了点头。

    李易从他手中接过药材,说道:“我来吧?!?br />
    陈立峻怔了怔,刚要说什么,李易摆手道:“别废话,去拿砂锅来?!?br />
    熬药是一个技术活,需要很大的耐心,李易给柳二小姐熬过两个月,经验自然不少。

    他蹲在院子里面,手里拿着一只小小的扇子,小心的控制住火候。

    某处房间里面,靠窗的床上,脸色苍白的妇人透过窗户,看着院中那道忙前忙后的身影,眼中漾出笑意。

    京都一处高门大户之前,陈冲看着那方鎏金牌匾,摇了摇头,叹道:“可惜了……”

    在他身前,一名中年男子面色灰败,咬牙道:“砸!”

    皇宫。

    皇室在京的宗亲齐聚。

    一名太医检查过之后,恭敬的回道:“回陛下,回太后,信王殿下的两只胳膊,怕是……怕是废了?!?br />
    信王已经醒转,但脸色苍白的可怕,悲泣道:“太后,皇兄,你们看看啊,那李易已经猖狂到何等地步了!”

    李轩看着他,问道:“你一个亲王,会亲自去布庄买布?”

    信王:“------”

    李轩又问道:“难道说,就因为你买了一匹布,他就废了你两只胳膊?”

    信王:“-------”

    李轩再问道:“你去陈家布庄干什么?”

    信王忍着痛,说道:“臣弟进宫之时,那李易正带着下人,闯入朝中重臣官邸,大肆砸掠,他这是不将律法放在眼里……”

    “他砸的哪一家?”

    “吴家和钱家?!?br />
    李易摆了摆手:“宣他们进宫?!?br />
    近日以来,对李轩封李易为景王大力反对的李氏宗亲,今日并无一人说话。

    他明明已经要走了,信王这是作的什么死,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很快的,吴家和钱家家主便被宣召进宫。

    两人进殿之后,立刻见礼:“臣参见陛下,参见太后娘娘!”

    李轩看着两人,开门见山的问道:“信王说,景王砸了你们二人的府???”

    信王强忍疼痛,转头看着二人,一脸希冀。

    吴家家主和钱家家主对视一眼,同时摇头。

    “不知信王殿下是从哪里听到了谣传,并无此事?!?br />
    “是啊,前两日和钱大人商量,打算重新翻修一下府邸,今日便索性自己砸了,明日便能开始动工?!?br />
    “吴大人所言极是,陛下千万不要听信谣言……”

    信王看着一脸正色解释的二人,只觉得不止胳膊痛,心也痛。

    他的胳膊不能动,只能用脚指着两人,“你,你们……”

    吴家家主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信王殿下,也不要信谣传谣啊……”

    信王躺在地上,望着殿顶,眼中终于失去了色彩。

    李轩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朕让两名御医跟着,明日你便启程回封地吧……”

    ……

    李易不在乎信王有没有进宫告状,也不在乎钱家和吴家之事的后续,他熬好了药,扶着陈三小姐起来,然后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给她。

    他放下碗,看着她问道:“苦吗?”

    她点了点头,说道:“有一点?!?br />
    “吃个苹果吧,吃了就不苦了”李易拿起一只苹果开始削,房间里面唯一的一名丫鬟惊讶的看着苹果皮呈螺旋状落下来,在落地之前,伸手接住。

    陈三小姐看了看那丫鬟,轻声道:“绣儿,你先出去吧?!?br />
    小丫鬟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李易将苹果切成片,放在碟子里递给她。

    她将碟子放在一边,握着李易的手,目光怔怔的看着他。

    李易坐在床边,她忽然伸出另一只手,覆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

    李易没有躲开。

    “易儿?!彼鋈豢谒档?。

    李易目光望向她。

    “你能……,叫我一声娘吗?”

    【ps:祝所有的书友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