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是哪个张家,继续说啊,不要停,后面还有几家,干脆一起说了吧……”

    李易从门外走进来,看着信王,平静的说道。

    信王脸上的狂笑和癫狂冰雪般迅速消融,默默的转身向外面走去。

    李易是县侯的时候他惹不起,现在他是景王了,论地位,不比他低,他更加惹不起。

    惹不起他,只能等他离开京都之后,惹陈家。

    “这就想走了?”李易转过身,看着他问道:“装了逼就想跑,不觉得很过分吗?”

    信王的成长真的很大,从一个傻白甜王爷成长到能说出“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不能拿我怎么样的样子”这种逼格满满的话,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

    看到信王居然一点儿也不回应,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问他到底想怎么样,径直向门外走去,李易更加确认,磨难果然能够使人成长,信王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信王了。

    “老方?!?br />
    老方跟在他身边多年,配合早已天衣无缝,不等李易开口,在信王走出店铺之前,就已经堵住了店铺的门。

    信王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让开?!?br />
    “明人不说暗话?!崩钜鬃吖?,看着信王,说道:“你刚才说了那些话,你让我还怎么放心的离开京都?你怎么就不能再忍耐忍耐呢,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不懂吗?”

    “丧家之犬……,拿命来填?”李易拍了拍信王的肩膀,说道:“年轻人,切记说话不要太满?!?br />
    信王只觉得肩膀上传来钻心的痛楚,额头汗如雨下,张大嘴巴,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李易又拍了拍他的另一只肩膀,说道:“不用等我离开京都了,你会比我更早离开?!?br />
    两条胳膊被废,连痛苦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信王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一名信王府的侍卫走上前,艰难道:“景王殿下……”

    “带他回去吧?!崩钜琢嗥鹚囊铝?,将信王随手扔了出去,说道:“以后不要来京都了?!?br />
    信王的确是变聪明了,但是还不够聪明,或者说不够隐忍。

    要不是今天碰巧遇到,他可能真的将这一个不稳定因素忘了,当然,就算是忘了,对于这里,他也有其他的安排,仅凭一个信王,或者再加上其他的什么家族,根本翻不起风浪。

    “妙玉,妙玉……”身后忽然传来陈冲惊慌的声音,李易急忙转过头,看到他扶着陈三小姐,脸色焦急。

    陈三小姐的脸色发白,看上去十分虚弱,摇头道:“二哥,我没事?!?br />
    她看着李易,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来了……”

    李易匆忙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她笑了笑,摇头道:“前两日受了些风寒,休息下就好,不打紧的?!?br />
    陈冲回头看了看店铺内的一名伙计,说道:“立峻,去请大夫来看看?!?br />
    “不用了?!崩钜装诹税谑?,扔给老方一物,说道:“老方,拿着这块牌子,去宫里请太医令过来?!?br />
    “好嘞!”老方接过令牌,飞快的跑了出去。

    陈冲嘴唇张了张,没有再说什么,转头道:“妙玉,我扶你进去休息一会儿?!?br />
    李易留在店铺里面,等到陈冲走出来的时候,沉着脸道:“你是怎么回事,怎么照顾人的,怎么会忽然受风寒?”

    陈冲看着他,说道:“妙玉听说你要走,说要亲手为你做几件衣服,这几天连夜赶制,昨日就病倒了?!?br />
    李易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不再说话了。

    陈冲在另一边坐下,望了里间一眼,回过头时,脸上浮现出犹豫、彷徨、迷惘……

    片刻后,他忽然问道:“你真的要走?”

    李易点了点头,“真的要走?!?br />
    陈冲深吸口气,许久才开口说道:“你带妙玉一起走吧?!?br />
    李易想了想,开口道:“你放心,我走了之后,会安排好这里的事情?!?br />
    陈冲双目赤红,满眼血丝的看着他,压低声音道:“你还不明白吗,妙玉留在这里,是不会快乐的!”

    李易瞪大眼睛,怒道:“你再凶一个试试?”

    陈冲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

    李易目光同样望着里间,小声道:“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br />
    ……

    太医令刘济民来的很快,刚下马车,就被老方扛着进来。

    “药箱,药箱别忘了……”

    “忘不了,赶快的……”

    好不容易站稳之后,才整理了一下衣服,对李易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下官见过景王殿下……”

    “不必多礼?!崩钜谆恿嘶邮?,说道:“先进去看看吧……”

    刘济民点了点头,挎着药箱,走进里间。

    片刻后,他将三指从陈三小姐的手腕上收回,说道:“只是小感风寒,再加上这两日太过劳累,我开一副药,按时煎服,两三日便好?!?br />
    陈冲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刘大人?!?br />
    “我去开张方子?!绷跫妹裥α诵?,走出房间。

    “三妹,你先休息一会儿?!背鲁宥蕴稍诖采系某氯〗阄⑽⒁恍?,和李易走出房门。

    走到远离里间门口的地方,陈冲闭上眼睛,拳头握紧又松开,松开再握紧,许久才睁开眼睛,说道:“我当你答应了?!?br />
    李易看着他,说道:“你知道,我答应没用?!?br />
    陈冲深吸口气,说道:“我会劝妙玉的?!?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离开了京都,离开了陈家,她依然不会开心,这是一样的道理?!?br />
    陈冲目光略有暗淡,说道:“你们一家人几口人离京,我们陈家怎么能跟去?”

    “谁说只有我们一家几口了?”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几百上千号人呢,你要想走,随便当个马夫车夫什么的,多一个也不算多啊……”

    这次离京是要干大事的,几口人怎么够,勾栏的战略中心要西迁,要组建新的商队,打造西部商圈,柳盟自然也要转移阵地,以前的场子都准备转成勾栏了,那些武林人士这两年一波一波的从混乱之地往返,早就把那里当成第二个大本营,盟主都走了,他们还留在京都做什么?

    以前都是替别人忙碌,自然是有一天没一天的混日子,现在终于要开始为自家的事业奋斗了,顿时干劲满满,吃饭都比以前有味道了许多。

    “上千号人……”陈冲看着他,怔了半晌,才咬牙道:“为什么不早说?”

    “我看你刚才心理活动挺丰富,不忍心打扰……”

    ……

    等到陈冲再一次平复住心情,李易才问道:“刚才信王说的那几个家族,你都记住了吗?”

    “你要干什么?”陈冲看着他问道。

    “干他!”

    【ps:感谢书友“花泽香菜不要放”的五万赏,“xiaoming2”万赏,“归马纵长歌”万赏!

    今天阴历生日,又老一岁,腆着老脸求一张月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