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京都不宁,你们出去走走也好……”

    老夫人抱着李端,叹了口气,说道:“只是端儿年纪还这么小,受得了这长途的奔波吗……”

    李易安慰道:“这一路慢慢的过去,也没有什么奔波的?!?br />
    此行路远,车马劳顿是难免的,不过李家的马车,都经过特别设计,减震性能良好,要论舒适程度,连李轩的銮驾都比不上,问题倒也不大。

    “你们每到一个地方,就给奶奶写信?!崩戏蛉丝醋潘?,叮嘱道:“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能撑多久,怕是看不到端儿长大成人的那一天了?!?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檀印大师都说了,奶奶身子骨康健,长命百岁也不是难事,一定能看得到那一天的?!?br />
    “老婆子不求长命百岁,能看着你们都好好的,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崩戏蛉嗽偬究谄?,说道:“这一次出门,时间不短,有些府上,你还得亲自走动走动?!?br />
    李易点了点头,“孙儿知道?!?br />
    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以及京中关系,就算是离开,也不能悄无声息,不能像上次一样,和如仪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更何况,这一次离开的意义,也和上一次截然不同。

    ……

    秦府。

    身穿一件朴素灰袍的老者亲自泡了杯茶,递到对面,摇了摇头,说道:“本以为朝堂如今已然清明,人才辈出,却是没想到,仍然有这么多的目光短浅之辈,他们糊涂,糊涂啊……”

    秦相辞官以后,整个人反而变得精神起来。

    刚才和他闲聊几句,得知老人辞去相位之后,如今每天就是喝茶听戏,这个为国操劳了一辈子的老人,晚年虽谈不上幸福美满,好在也落得个清闲。

    上场演了一辈子戏,如今,也到了该坐下来好好听戏的时候了。

    李易抿了口茶,笑道:“人这一辈子,难得糊涂?!?br />
    秦相摇了摇头,说道:“老夫知道,陛下用来封你为王的那些理由,还不是你的全部……,他们失去了一个机会,一个横扫诸国,天下一统的机会?!?br />
    李易笑着喝茶,低头不语。

    “难得糊涂啊……”老人站起身,说道:“走吧,这个京都困不住你,老夫也要出去走走,吃过饭多走走,或许就能多活几年,看看你们能够走到哪一步……,只希望到时候,你不会将刀剑指向景国?!?br />
    李易摇了摇头,“秦相过忧了?!?br />
    “老夫已经不是秦相了……”老人笑了笑,说道:“难得糊涂,难得糊涂啊……”

    他拄着拐杖走出门,身后一位老仆紧随其后。

    李易走出秦府的时候,看到几道身影从前面走过来。

    “小心些?!鼻睾头鲎乓晃慌?,小心的迈上台阶,那女子的小腹微微隆起,应该是有了身孕。

    女子有些脸熟,李易很快就想起来,她就是双双姑娘的姐姐,那位曾在刑部门口喊冤,叫做“林琴”的姑娘。

    “你们先扶夫人进去?!鼻睾投陨砗蟮牧矫诀叻愿懒艘痪?,回过头,躬身说道:“草民见过景王?!?br />
    一名汉子站在秦和身后,看到李易,目露喜悦之色。

    李易微微点头,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脚步顿住,问道:“一身胆识本领,就没想过入朝为官,复兴秦家?”

    “入朝为官啊……”秦和笑了笑,随后说道:“入朝为官多没意思,复兴家族,更没意思,哪有一介平民来的自在……,景王殿下,您说呢?”

    李易回头看了看那已经远去的女子,微微抬手:“先恭喜了?!?br />
    “谢殿下……”

    ……

    老方坐在马车上,问道:“姑爷,我们现在去哪里?”

    如今的京都,值得他亲自拜会的府门已然不多,李易想了想,说道:“去薛将军府?!?br />
    薛老将军的称呼中虽然带着一个“老”字,但除了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和“老”这个字实在是没有什么关联。

    李易和老方走进去的时候,他正**着上身,举着两只巨大的石锁哼哧哼哧的在院子里跑,见到李易进来,左右看了看,皱眉道:“你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上人家里来做客,哪有不带礼物的道理!”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来看看薛老将军身子骨可还康健,不是来做客的,如今看来薛老是老当益壮,这就告辞!”

    “还想走,当我这薛府是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薛老将军将手中的石锁扔过来一只,李易随手接过,扔给后面的老方,回头说道:“薛府是将军府,又不是土匪窝,不用这么霸道吧?”

    薛老将军咧嘴一笑,说道:“你还别说,我老薛家祖上还真是土匪,后来跟着开国皇帝打天下,才成了将军的……”

    “那可真是巧了?!崩钜仔α诵?,说道:“我家祖上也是土匪,同样是土匪,差距还真大……”

    薛老将军看着他,目中精光直放,说道:“我早就说你小子适合从军,没想到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居然隐藏的这深……”

    说罢又看了看将石锁像颠石头一样颠来颠去的老方,惊诧道:“这要是放在战场上,也是以一当十的悍卒……,怎么,有兴趣入伍吗,老夫保证,两年之内,至少也能让你有个千夫长当当?!?br />
    薛老将军虽然老狐狸,但想要忽悠老方还差一点,他对当山贼可比当千夫长要感兴趣的多,两年之内,或许可以借两个千夫长的头来玩玩。

    “这件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崩钜滓×艘⊥?,说道:“我这次来,是和您辞行的?!?br />
    “辞行?”薛老将军怔了怔,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回头对一名薛府下人吩咐道:“去,把老马他们几个叫过来?!?br />
    几个将军府距离不远,当初朝廷分房子的时候,文臣和武将分的很开,没多久,几位老将就都出现在了薛家的主堂之内。

    马老将军叹了口气,说道:“陛下执意封王给你,的确有些欠妥当,要不然,局面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br />
    薛老将军转头看着他:“什么重要的事情?”

    李易摇了摇头,没有应答。

    “不说了,喝酒!”马老将军有些烦闷的拍了拍桌子,说道:“不说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你想做什么事情就去做吧,放心,京都有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在,一定能护的李家周全?!?br />
    李易来拜访这几位老将,也有这样的一层意思,他自己的李家无惧什么,但老夫人所在的李家不一样,有李轩和这些老将的双重保险,他才能放心的离开。

    他举起酒杯,说道:“我敬几位将军一杯!”

    薛老将军摆手道:“这时候,你小子还要偷奸?;?,挨个敬,先敬老夫!”

    马老将军怒道:“薛老匹夫,为什么先敬你,是你脸长还是那玩意儿大?”

    薛老将军嘲讽道:“比脸长老夫可比不上你的马脸,比那玩意儿,老夫怕过谁?”

    “要不比一下!”

    “怕你!”

    李易急忙将两人拉开,说道:“上次不是已经比过了吗,今天不比了,喝酒,喝酒……”

    【ps:感谢“首席军师”的万赏,今天阴历生日,祝自己生日快乐,也祝大家情人节快乐?!?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