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不容二虎,这世上自然也只有一个人能成为山贼王。

    除非一只雄虎一只雌虎,除非一个是想成为山贼王的女人,另一个想成为山贼王的男人。

    和柳二小姐争那个位置,成功的概率不大,李易只能选择第二条路。

    “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币恢皇侄似鹉侵煌?,豪迈的将碗中酒一饮而尽,看着柳二小姐,说道:“我们要走了?!?br />
    柳二小姐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问道:“去哪里?”

    “世界这么大,趁着还年轻,不出去看看怎么行?”李易看着她,说道:“混乱之地那里不是已经出了点成绩吗,不如我们过去,带上柳盟,把那里的山头全都占了,统一混乱之地的山贼势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敢反抗就揍他丫的,揍到他不反抗为止,这样一来,不仅为民除了害,你小时候的梦想不也实现了?”

    这个消息有些突然,柳二小姐怔了怔,随后明显有些意动,看着他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我骗你做什么?”李易摇了摇头,说道:“等到统一了混乱之地,整合那边的势力,我们就去跟前的武国,你徒弟不是在武国造反吗,我们顺便帮她把武国那狗皇帝从皇位上拽下来,你觉得怎么样?”

    柳二小姐瞥了瞥他,问道:“你的景王不做了?”

    李易摆了摆手,丝毫不以为意的说道:“什么景王,景王哪里有实现你的梦想重要?”

    柳二小姐想了想,点头道:“我觉得,你的提议很好?!?br />
    ……

    “先生啊,我刚才听如仪姐姐说什么要走的事情……”李易在房间里面整理东西的时候,寿宁牵着永宁从外面走进来,问道:“你们要出去玩吗,去哪里,去多久???”

    “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崩钜滓×艘⊥?,说道:“还不知道去多久?!?br />
    寿宁看着他问道:“就像上次一样吗?”

    永宁显然还记得上次的事情,走过来,抱着李易的胳膊,声音糯糯的乞求道:“哥哥,我也想去,不要丢下心怡……”

    李易将她抱起来,笑着说道:“当然要带上心怡了……”

    寿宁脸上的表情有些犹豫,问道:“还和上次一样久吗?”

    “或许,比上次还要久一点点?!崩钜卓醋潘?,问道:“冰凝要去吗?”

    “要是去那么久的话,母妃不会同意的……”她的脸上露出期许之色,最后却只能神色黯淡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就在家里等先生回来吧……”

    李易点了点头。

    她脸上露出苦恼之色,喃喃道:“下次,下次等我长大了,先生出去玩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

    “好……”李易笑了笑,将永宁放下来,说道:“去玩吧……”

    看着两个小姑娘手牵着手走出去,李易收回视线,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之色。

    ……

    算学院中的那一片湖,如今已经成为三院最受欢迎的地方。

    湖边绿植如荫,青石铺就的道路,每隔一段,便有一条长凳供人休息,是学院学子晨诵的首选之地。

    现在是上课时间,学院中没有什么人影,青石路上,李易和李轩明珠并肩而行。

    因为身份原因,曾经的京都三杰,如今已经没有人这样称呼他们了。

    李轩转头四望,感慨道:“这两年,京都的变化还真是大,回想起初来京都的时候,还真有些认不出来了?!?br />
    这句话最不该他来说,因为造成京都这些变化的人,就在这里。

    这两年来,他们几乎将京都搅了一个天翻地覆,建三院,斗蜀王,斗崔家,又克服了朝堂上的种种阻碍,推行新制,才奠定了京都如今的局面。

    李轩丝毫不觉得说这句话是多么的不要脸,一边走,一边说道:“等到过些日子,我打算将这里再扩建扩建,多建几个学院,科学院也应该再细分一些,到时候你给我出出主意……”

    “我要离开京都一段日子?!?br />
    “你说,把算学院并入科学院如何,不过这样小翰可能有些不太愿意……”李轩怔了怔,看着李易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李易目光望着湖面,说道:“过些日子,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我马上要离开京都了?!?br />
    李轩脚步顿住,李明珠目光也望向他。

    “离开京都?”李轩看着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要离开,你们家在京都的勾栏怎么办,商铺怎么办……”

    李易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我只是和如仪她们出去游玩,什么勾栏和商铺的……,说到勾栏和商铺,我离开的这段日子,你们可得帮我看着点儿,别让人给欺负了……”

    “你现在可是景王,谁敢找你们家勾栏和店铺的麻烦?”李轩皱了皱眉,说道:“怎么忽然就要走……”

    “我家娘子说在京都待的烦了,想要出去走走,我能怎么办……”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况且,总待在京都也没有什么意思,出去看看山水也好……”

    李轩脸上露出失望之色,随后叹了口气,说道:“真羡慕你们,说走就能走……”

    他看着李易,问道:“这次走多久?”

    李易想了想,说道:“少则半年,多则……难说?!?br />
    李轩看着他,惊诧道:“这么久!”

    “具体的时间还不知道,不趁着年轻好好看看这大好河山,以后可就没有什么机会了?!崩钜滓×艘⊥?,说道:“对了,这次出去,我想把永宁带上,我担心离开的久了,她的病情会有反复?!?br />
    “那个孩子,也只和你亲近?!崩钚那槁杂杏裘?,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会下一道旨的……,你们什么时候走?”

    “下个月初?!?br />
    “不行,科学院的事情,你还是得给我出出主意?!崩钚×艘⊥?,说道:“你要是走了,我以后想要做这些事情难了,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马上去科学院拿资料?!?br />
    李轩匆匆的离开之后,这里就只剩下了他和明珠二人。

    公主殿下从刚才开始就低着头,一言不发,李轩走后,她便独自向湖心亭的方向走去。

    李易跟着她走到亭中,她才终于开口问道:“这次准备去什么地方?”

    李易想了想,说道:“目前的打算是一路往西,会先去庆安府,最终,应该会去蜀州那边……”

    李明珠忽然抬头望着他,问道:“还回来吗?”

    “怎么可能……”李易笑着说了一句,和她目光对视,然后低下头,两人之间陷入久久的沉默。

    李明珠没有多问,因为他知道李易为什么离开。

    只要他还在京都,李轩和朝臣之间的矛盾便不会解除,一个被君王专宠,权势大过天的王爷留在京都,会让无数人半夜睡不着觉。

    他选择离开,是为了李轩,若是他还想回来,就不会想着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李易才抬起头,见她表情认真的样子,伸手扯了扯她的嘴角,扯出一个笑容,笑着说道:“当然回来啊,你还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李明珠没有在意在她脸上作祟的手,伸出小指,说道:“拉钩?!?br />
    看到她的动作,李易先是怔了怔,随后便同样伸出小指,和她手指缠绕,说道:“拉钩?!?br />
    李明珠伸出拇指,和他拇指紧紧贴在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