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告辞?!?br />
    “沈相慢走?!?br />
    ……

    送走了沈相,李易走回院中坐下。

    沈相今日过来,不是为了和他探讨“子非鱼”的哲学问题。

    李轩一根筋,做事情仅凭一腔热情,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他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质,坚持。

    坚持到撞上南墙也不回头,撞倒南墙后继续大步向前走。

    先帝在位时,并不乾纲独断,大多数时刻,都会和朝臣商议,兼顾朝中重臣的意见;李轩平日里不太管政事,但他决定的事情,哪怕有再多的人反对,也无法改变他的想法。

    以前他是世子,还有宁王,有先帝能够束缚住他,现在他是皇帝了,整个天下都是他的,便没有人能够约束他了。

    宗室朝臣若是一直和他这样僵持下去,若无意外,坚持到最后的,一定是李轩。

    而李易自己,就被他这么推到了前面。

    但这不能怪他,他做事从来都不会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朝臣觉得他猜忌自己,他就封相,朝臣再继续猜疑,他便直接封王。

    这是他的态度,简单直白,略有粗暴。

    这是一个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又有些感动的做法,甚至有些孩子气,当然,这样的孩子气,出现在一国之君身上,并不是一件好事。

    院内,小珠和小环小翠在玩蹴鞠,李易对她招了招手,说道:“小珠,等一会帮我温一壶葡萄酿?!?br />
    “好嘞,我马上就去!”小珠将藤球传给小环,向厨房小跑而去,李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这次少掺点烈的……”

    柳二小姐没有在家,没有人能陪他喝酒了,李易一个人自斟自饮,想着刚才那件事情,另一个方向,如仪收回视线,低声道:“即便是被封王,相公还是不开心……”

    若卿面有忧色,说道:“他这次被封景王,看似是天大的恩典,但恩典太过,也未必是好事,陛下登基之后,李家已经让不少人忌惮,这一次,皇恩厚重,他们会忌惮更深,木秀于林,并非好事?!?br />
    如仪面露思忖之色,望着那个方向许久,才道:“有件事情,我想和两位妹妹商量一下?!?br />
    她小声的说了几句,醉墨脸上浮现出笑容,说道:“但凭姐姐做主?!?br />
    若卿同样点了点头,说道:“一切都听姐姐的?!?br />
    李易一边喝着葡萄酿,一边想着事情。

    先帝临终之前,将明珠和李轩交给他,让他看着这个朝堂,看着这个天下,后来又让常德带话,让他照顾永宁,照顾寿宁……

    自己又不是他家的保姆,他凭什么?

    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答应了下来,照顾永宁,照顾寿宁,照顾明珠,这是应该的,照顾李轩……,谁让他是唯一的好兄弟呢,他也认了,但整个朝堂,整个天下都让他照看着,这就有些过分了。

    起初想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照看着就照看着吧,可现在,他要让李轩坐稳这个位置,君臣和睦,朝堂安稳;还要留在京都,替他看着李家的天下,这两件事情有所冲突。

    直到现在,他也还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法。

    李易心中升起一丝不忿,老皇帝啊老皇帝,自己是骗了他女儿还是怎么了,临走之前还要坑他一把……

    他皱起眉头,伸手去拿酒壶,却捉了个空。

    如仪拎起酒壶,将他的杯子倒满,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看着他,微笑道:“妾身陪相公喝两杯?!?br />
    如仪平日里不喝酒,连葡萄酿也不曾喝,除了某一次在房中被李易死缠烂打补上的那一杯交杯酒,就没有见她主动喝过了。

    李易诧异的和她碰了碰杯,她抿了一小口,才看着李易说道:“有件事情,妾身想和相公商量?!?br />
    如仪不太用这种语气和表情和他说话,李易疑惑道:“什么事情?”

    如仪看着他,说道:“妾身想出去走走?!?br />
    李易闻言愣了愣,然后站起身,说道:“我陪娘子出去走走?!?br />
    “妾身不是说家门外面?!比缫且×艘⊥?,说道:“妾身说的是京都之外,在这京都待的这么久了,有些烦闷,妾身想和相公,带着端儿,如意,小环,还有两位妹妹,一家人出去游玩些日子,看看山水……,上次和相公出去,还是两年多以前?!?br />
    如仪很少主动对自己提什么要求,李易想了想,并没有思考多久,点头道:“好?!?br />
    世界这么大,如仪想出去看看,他自然要陪着。

    不过,这样一来,答应老皇帝的事情,怕是要食言了……,算了,食言就食言吧,最多下次见面的时候,让他踹两脚出出气……

    他看着如仪问道:“娘子想去哪里?”

    “相公决定?!?br />
    李易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如仪想了想,说道:“总要留些时间准备,不如便下个月初吧?!?br />
    距离下个月初还有半个多月,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李易站起身,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次出去,怕是要不短的日子,有些事情要和老夫人交代,京都的勾栏,商铺,一切都要安排妥当……

    勾栏和商铺都已经形成体系,不用他太过插手,便是离开一年两年,也能正常运作,倒是不用太担心。

    而这次具体去哪里,还要再好好想想。

    李易坐在院内思索,柳二小姐拎着一个小小的酒坛坐到他的对面。

    柳二小姐喝酒从来都是用碗的,李易自己给自己倒了一碗酒,问道:“柳盟最近怎么样了?”

    柳二小姐随口道:“和平常一样?!?br />
    李易又问道:“混乱之地那边来消息了?”

    柳二小姐云淡风轻的说道:“这两年柳盟不断有人过去,打下了一些地盘,算是有些成绩?!?br />
    能被柳二小姐用“有些成绩”来形容,那就不只是有些成绩了。

    当初只是路过那里的时候,随手安排的一件事情,没想过什么深远的东西,如今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想到某件事情,李易忽然问道:“如意,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去的地方?”

    “没有?!绷〗阋×艘⊥?。

    “你再仔细想想?!崩钜卓醋潘?,说道:“小时候的也行,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或者想要做的事情、理想之类的……”

    “小时候……”

    柳二小姐想了想,看着他,问道:“成为山贼王算不算?”

    “算……”李易愣了愣,随后看着她,喃喃道:“山贼王啊,这就巧了……”

    柳二小姐看着他,问道:“你小时候也想成为山贼王?”

    李易想了想,点头道:“差不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