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知道李轩是怎么想的,但不知道他居然会这么做。

    景王,一字王,这几乎已经是除了皇帝之外,景国地位最高的人了。

    这才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他没有劝李轩收回成命,因为比外臣封王影响更大的,是封了王之后又将圣旨撤回。

    常人尚且懂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作为皇帝,说出的话更是金口玉言,金科玉律。

    李轩对此毫不在意,说道:“你放心,百官若是反对,一切由我担着?!?br />
    此刻说什么都晚了,李轩的性子他再也清楚不过,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不说这件事情了,喝酒……”

    酒是小翠调的酒,小翠调的酒有两个特点,一是味道甘甜,二是容易上头。

    李轩猛灌了两杯,就有些晃晃悠悠了。

    “你说,做皇帝、做王爷有什么好,为什么就有那么多人挤破头……”李轩醉眼朦胧,喃喃道:“我还是觉得在庆安府的那段日子,最舒服,最自在……”

    李易其实没有喝酒的兴致,今天的事情,李轩只是开了一个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

    “我知道你不愿意做什么王爷,我就是要堵住他们的嘴?!崩钚牧伺淖雷?,忽然说道:“这个京都,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要不,我们跑吧,你不是说蜀州附近有个地方很好玩吗,谁也管不到,要不,我们去那里……”

    李明珠看着身旁的两人,微微摇头。

    最不想做皇帝的人做了皇帝,最不想做王爷的人做了王爷,这世上的事情,有时候便是如此的讽刺。

    她站起身,在李轩的肩头轻轻一点,他便趴在桌上,昏睡过去。

    她坐回原位,看着李易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自从李轩继位之后,李易便意识到了某些事情,只是没有预料到,李轩这忽然的举动,将某种矛盾推到了巅峰。

    “不知道?!彼×艘⊥?,看着她问道:“你饿不饿,我炒碗饭给你?!?br />
    “不饿?!崩蠲髦橐×艘⊥?。

    “要一个鸡蛋还是两个?”

    “两个?!?br />
    ……

    ……

    投胎是个技术活,生在帝王将相家,大抵便一辈子吃喝不愁,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生在布衣寒门,天生便低人一等,需要比那些人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才能挣得一个好前程,却也未必能追上那些人。

    这其中,最好的情形,便是投胎在帝王之家了。

    不需任何努力,天生便是王子王女,贫苦出身的子弟或许可以凭借后天的努力逆转命运,出将入相,但他们的出身就已经决定,他们这一辈子的成就,最高也不过是出将入相了。

    想要再往上一步,只能祈求下辈子可以投个好胎。

    但万事总有例外,昨日的李县侯,今日之景王,便开了景国立国以来未曾有过的先河。

    民间对此议论纷纷,除了表示惊诧之外,倒也没有别的什么。

    诏书之上,景王这些年来的功绩,一桩桩一件件写的十分清楚,这几年他们身边发生了许多好的改变,众人几乎能够在其中所有的事情上看到景王的影子。

    他被破例封王,是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

    民间对此的反对之声并不多,朝堂和宗室,却因为这件事情,和当今天子闹得很僵。

    宗室自不必说,都出自李家王朝,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允许一个外人横插一脚?

    以留在京都的几位年迈李姓宗亲为首,对此向陛下提出抗议,在外的亲王还未得到消息,但想来也不会同意。

    朝堂之上,本就对陛下一意孤行要封李县侯为相颇有微词,现在倒好,陛下没有封他为相,直接封了一字王,此后宰相见到他,也要行礼……

    跟了这样一位一言不合就掀桌子的陛下……,实在是让人头疼。

    无论是民间还是朝堂,亦或是皇族宗室,李易都没有关注。

    封王之后,他甚至没有没有邀请宾客庆祝,和以往并无任何区别。

    要是细说,区别还是有的。

    以前在家里清闲的紧,现在要同时看三个孩子,李端,永宁,寿宁,她们三个尚且应付不过来,不由的让他想象到了以后的生活,未免有些担忧。

    当然,寿宁已经不算是孩子了,很多时候还能帮自己看孩子,这是一个很好的改变。

    老方有些纠结的站在他的身后,问道:“姑爷,咱家门上的牌匾,真的不用换?”

    李易摆了摆手:“不用?!?br />
    “这不换不行啊……”老方摇了摇头,说道:“姑爷现在好歹是个王爷,门口也不能这么寒酸,得换两个大一点的石狮子,那牌匾也该换换了……”

    “以后再说吧?!崩钜滓×艘⊥?,说道:“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大事?”

    “大事……”老方挠了挠脑袋,说道:“大事就是姑爷你被封为景王,其他的好像就没了……,对了,昨天那光头倒是来了一封信,说是现在手下已经有了不少人,他们在山里面建了一座城……,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二小姐在管,姑爷要是想知道,我去二小姐那里拿资料过来?!?br />
    老方起身离开,很快又走进来,说道:“姑爷,外面有一个老头找你?!?br />
    来找他的这个老头,应该算是景国最厉害的几个老头之一了,李易站起身,走到前堂,对坐在厅内等候的老者拱了拱手,“不知沈相驾临,有失远迎……”

    沈相站起身,躬身回礼,说道:“老夫可受不得景王行礼……”

    李家和沈家也算是有几分交情,沈相在朝堂之上,也有数次站在他的背后,让人上了好茶,闲聊了几句,便开口问道:“如今朝堂只余沈相支撑,应是异常繁忙才对,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喝茶?”

    沈相笑了笑,摇头道:“老夫来这里,可不是找景王喝茶的?!?br />
    他放下茶杯,说道:“景王虽不在朝堂,但想来这几日朝中的情形,应该也知道吧?”

    李易没有否认。

    沈相端起茶杯,笑道:“素素的事情,老夫还未谢过景王?!?br />
    他说的是沈**扮男装混入算学院一事。

    李易忽然意识到,沈相在朝堂上素来低调,和秦相截然相反,属于温和一派,但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能混到这个位置的,有哪一个不是老狐狸?

    沈素和李轩的事情,无论是无意也好,沈家有意推动也罢,最终得利的,都是沈家。

    这让他不禁再次对眼前的老者刮目相看。

    李易没有回应,沈相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看着他,缓缓说道:“陛下的性子,想来景王最清楚不过,陛下此次和朝臣宗亲闹翻,朝堂不稳,长此以往,损失甚大,能劝陛下的,也只有你了?!?br />
    李易看着他,问道:“你要我怎么做?”

    沈相摇了摇头,说道:“老夫不知道应当如何,但老夫知道,景王殿下一定知道?!?br />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知道?”

    “景王亦非老夫,又怎知老夫不知道?”

    ……

    再问下去未免有水字数的嫌疑,李易摇了摇头,不打算和眼前的老头子计较了。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话说到这里,就不能再说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