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帝在位之时,勤勉朝政,除病重或特殊情况,数十年来,早朝极少断绝。

    当今陛下,论朝政之勤勉,虽然远不能和先帝相比,但早朝仍然是日日举行,只是主持早朝的人换成了长公主。

    对此,文武百官们早就形成习惯,早朝之时看不到陛下不奇怪,看到陛下才奇怪。

    因此,当他们整齐的站在朝堂上,看到公主和陛下从两边走出来的时候,心里面是有些惊讶的。

    今日不是初一,亦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陛下临朝,实在罕见。

    至于陛下是不是对于之前的懈怠有所悔悟,就不是他们这些臣子能够猜测的了,略微的讶异之后,早朝还是一如既往的举行。

    科学院某官员详细的汇报了科学院近来的研究进展;礼部尚书谏言陛下应扩大后宫,以稳固国本;一名资历较老的御史直言,相位不可空缺,今秦相告老,新的宰相须得早日确定……

    天子对于科学院的研究予以了高度肯定,对于礼部尚书的话置若罔闻,然后才看着众臣,缓缓开口:“相位之事,朕心中已有人选,诸卿不必多言?!?br />
    朝堂上不少人闻言,只觉得心中发苦,他们之所以要多言,就是因为陛下心中已有人选……

    他心中的那位人选,实在是不适合相位啊……

    李轩看了看身旁的宦官,缓缓道:“宣旨吧?!?br />
    “遵旨?!?br />
    那宦官恭敬的点了点头,取出一封圣旨,走上前,看了下方的官员一眼。

    便是这一眼,让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这时,那宦官尖细的嗓音已经从上方传了过来。

    “诏曰……”

    只是听到“诏曰”这两个字,便有无数人心中一沉。

    圣旨措辞讲究,内容不同,措辞不同,主要有“诏曰”、“制曰”、“敕曰”三种。

    “敕曰”在封赏之余,有告诫之意,“制曰”用来宣示百官,表达皇恩,至于“诏曰”,则有昭告天下之意,非重要事件不用。

    陛下册立太子,加封公主,用的便是“诏曰”。

    重要的是,封相------用不到“诏曰”。

    “长安县侯李易,天惠聪颖,功绩斐然,自景和初年来,创天罚,献蹄铁,改刑讯,退敌使,开算学,绝水患……”

    那宦官还在高声念着,殿内百官的耳中嗡嗡作响。

    长安县侯李易……,果然,果然??!

    陛下果然还是不听劝阻,一意孤行,欲要加封李县侯为宰相,这将是景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宰相,最……懒的宰相。

    当下便有数名御史以及老臣面色一变,从人群中站出来,圣旨没有念完之前,他们不能打断,否则便是重罪,但此刻他们脸上的决然,所有人都看的清楚。

    “清蛀虫,扫奸佞,推改革……,其功甚大,加封景王,以示天恩,传之永远,服之休祯,钦哉!”

    那宦官的声音还在殿内回荡,殿内,有人的表情终于松了下来。

    不是宰相……

    原来只是加封景王而已,不是宰相,看来陛下还是,还是……

    景……,景王?

    一字王!

    “景”是景国的国号,景王历来都是地位最为尊崇的王爷,自数十年前起,皇室之中已不立景王,如今,陛下居然将这一个封号封给一个异姓------一个非皇室之人!

    这简直是荒谬!

    滑天下之大稽!

    李明珠看了看一脸肃然的李轩,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

    “陛下!”

    “陛下三思!”

    “外臣封王,有违祖制,陛下三思??!”

    ……

    朝堂上早就炸开了锅,无数大臣在原地跪下,高声说道。

    “朕意已决!”李轩挥了挥手,从侧方走出去。

    有宦官高声道:“退朝!”

    “沈相,您说句话??!”

    “王大人,此事,不能让陛下一意孤行!”

    “杨大人,您去见见太后娘娘,不能让陛下如此胡闹!”

    “公主,公主殿下,您再劝劝陛下吧!”

    ……

    群臣起身之后,立刻便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几位当朝重臣的身上。

    王家家主叹了口气,他知道陛下为何会这么做,所以他也知道,陛下不可能收回这条诏令。

    一名老者摇了摇头,说道:“陛下不同于先皇,这个时候,谁说话也无济于事……”

    沈相浑浊的目光望向殿外,喃喃道:“不,还有一个人,他说的话,陛下一定会听?!?br />
    后宫,某处宫殿。

    王沁端来一杯茶水,放在李轩面前,轻声道:“夫君不要生气了……”

    “他们说我猜忌他……”李轩握着她的手,让她坐在一边,这才叹了口气,说道:“沁儿,你说,我这么做,他能理解吗?”

    王沁叹了口气,却也只能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即便她看的清楚,也不能为他讲清。

    他担心李县侯会因为外面的传言而多想,但他不知道,他越是这样,他的处境便会越遭……

    ……

    今日不仅朝堂炸了锅,就连民间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沸腾起来。

    自陛下登基之后,李县侯的权势便达到了巅峰,自古以来,这样的臣子都没有好下场,不止朝中官员,京中百姓也在猜测,怕是要不了多久,陛下就要开始猜疑他,李家败落已成定局……

    谁想到,这才过了多久,他们的陛下就狠狠的在他们所有人的脸上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景王,一字王……

    外臣封王啊,自开国以来,还没有哪一个外臣得到过这样的殊荣。

    李县侯的功绩虽大,朝中无一人可以比拟,但他到底没有开疆裂土之功,若是他领兵灭了齐国或是赵国,封一个王爷也可以理解,可现在------他毕竟太年轻,这圣眷,有些太过……

    一字王就这么说封便封了,陛下已经直接表明了他的态度,这以后,整个京都,还有谁敢惹李家?

    李家。

    家主被封王,这可是天大的殊荣,整个府上一片欢腾。

    李易才将忧心忡忡的老夫人送走,坐回院子里,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公主殿下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叹了口气,说道:“说好了,让你拦着他呢?”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他要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br />
    “为什么要拦我?”李轩从后方走出来,说道:“你为景国,为天下做了这么多,区区一个王爵,又算得了什么?”

    “你就没有数一数,从景国开国以来,外臣封王的有几个?”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你就不在乎朝臣会怎么想,百姓会怎么想?”

    “我不在乎他们怎么想?!崩钚醋潘?,认真的说道:“我只在乎你怎么想?!?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