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天子脚下,权贵官员众多,纨绔子弟更是不计其数,他们家中都多有背景,年轻气盛,几乎每个月,作为京城令的刘大有都会处理上几桩这样的案子。

    这种案子说难不难,说不难也难。

    那些高门都是极好面子的,往往都不用经过县衙,涉事的两家便会在私下中解决,若是没有私下里解决,他可公正断案,如今的县衙早已今非昔比,只要秉持住一个“理”字,不用惧怕任何所谓的豪门。

    然而这次的情形有所不同。

    王家可以说是当朝最有权势的家族,吏部侍郎所在的李家虽然远不如王家,但却靠着一棵更粗的大树,况且王李两家私交不错,他一个外人,还是不要插手。

    事情的经过,李易在路上就听刘县令详细的讲过了。

    无非是年轻人争风吃醋,各不相让,从言语冲突发展到肢体冲突,再发展到两方人马的乱斗,过程中砸了那青楼,才引来县衙的捕快。

    李易和李轩走进县衙的时候,两家都已经来了人。

    小辈的事情,长辈自然不好插手,李家来的是如今的总管家,王家来的人李易也认识,王家的下一任家主王永,这些时日,他屡次被王家推到人前,想来家主的位置应该是稳了。

    王永自是认识李轩的,急忙起身上前,恭敬道:“王永参见陛下!”

    “参见陛下!”

    他这句话一出,场间哗啦便跪了一片。

    李轩摆了摆手,说道:“朕就是过来看看,起来吧,案子该怎么断还怎么断?!?br />
    王永恭敬的点头,然后转头看着李易,一脸歉意的说道:“李兄,今日给你添麻烦了,王建是我二叔之子,不知天高地厚,我回去定让二叔以后对他严加管教,那青楼的损失,王家会赔偿的,明日也会备上一份厚礼赔罪,真是抱歉……”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王兄不必如此,年轻气盛很正常,你我也都曾经历过这个时候,我来的时候已经问过刘县令了,此事两人都有错,那青楼的损失,又怎么能让王家全担了,至于什么赔罪,也不要再提了?!?br />
    王永知道他的性格,也不多言,点点头,回头时,脸色沉下来,冷声道:“还不快给人赔罪!”

    代家主的威严还是很有用的,一名衣衫凌乱的年轻人向对面的另一人躬了躬身,说道:“对不起?!?br />
    另一人也同样的躬身道歉。

    王家的那位小辈很快被王家下人带回去了,李英杰也被府上的管家带走。

    本就是两家小辈之间的冲突,不会有人在意,王永回头笑了笑,说道:“家父前几日还说过,许久没有见过李兄,李家年节时候送的茶都快要喝光了……”

    李易笑了笑,说道:“王大人喜欢喝的话,改日我让人再送上一些?!?br />
    “不用改日了?!崩钚诹税谑?,说道:“正好沁儿这几天在王家,我也许久没有去过王家了,不如就今天……”

    ……

    王家。

    年轻人揉了揉脸上的淤青处,一脸不悦的说道:“大哥为什么要我道歉,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错了!”

    一名中年男子沉着脸道:“谁让你和李家的人起冲突了?”

    年轻人脸上的表情更加不服气,“李家怎么了,我王家难道还要怕他们李家吗,皇后娘娘姓王,我王家也是百年大族,李家除了一个李易还有什么,为什么要怕他?”

    “住口!”一直没有开口的王家家主瞪了他一眼,沉声道。

    “你这个孽子,你在说什么!”那中年男子走上前,举起手掌,又无奈的甩了甩,说道:“这是你能说的话吗!”

    “本来就是!”

    年轻人撇了撇嘴,说道:“他那么年轻,权势就那么大,现在连宰相之位都要和大伯争,古往今来,像此等权倾朝野之人,最后都会被皇帝忌惮,哪个有好下??!”

    “到如今,百官已经十分忌惮他了,陛下也不可能容他太久,他要是识相,早些退隐才好,要不然,我看他最终会落得一个什么下??!”

    “住口!”

    一道厉呵的声音响彻众人耳边,却不是出自堂内任何一人。

    王永一人从外面走进来,年轻人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王永拎起手边的椅子,狠狠的砸在他的头上。

    那椅子瞬间便四分五裂,足见王永用力之大。

    年轻人跌倒在地,本就鼻青脸肿,此刻头上更是血流如注,却还没有晕过去,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喃喃道:“你……”

    “还没说够?”王永看了他一眼,拎起第二只椅子的时候,堂内之人才回过神来,王家家主站起身,惊到:“永儿,你在干什么?”

    王永扔下椅子,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和李县侯刚才在外面?!?br />
    此言一出,王家众人脸色顿变。

    ……

    “王家……”李轩面色阴沉,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之色。

    李易笑了笑,丝毫不在意的说道:“他代表不了王家?!?br />
    李轩忽然看着他,问道:“你说,朝臣们真是这么想的吗?”

    “想什么?”李易抿了口酒,随口问道。

    “他们觉得你的权势太大,觉得我会忌惮你?!崩钚酒鹕?,说道:“既然如此,我就让他们睁大眼睛看看……”

    李易心中涌出不妙的预感,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明天就知道了?!崩钜壮磷帕乘盗艘痪?,大步的走出门外。

    片刻后,同样的位置。

    王永面色复杂,叹了口气,说道:“父亲已经让他回洛川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足京都?!?br />
    李易摇了摇头:“这又是何必呢……”

    “姐姐会和陛下好好解释的?!蓖跤赖拖峦?,说道:“王家永远都是李家的朋友,李兄万万不要多想?!?br />
    百姓乃至于朝臣都认为,王家是当今景国的第一大族,以王家的权势,足以在景国横行,无所畏惧。

    崔家当初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崔家亡了。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知道,有的人,只能为友,不能为敌。

    王永是代表王家来赔礼道歉的,带了非常丰厚的礼物,这份礼物不能不收,不收便代表着拒绝,代表着和王家撕破脸,不过是一个自大的纨绔,代表不了王家,这一点李易清楚,况且这礼重的,也不好退……

    李易是在下午的时候见到明珠的。

    “你和王家怎么了?”李明珠从外面走进来,诧异道:“皇后让我来告诉你,今日之事,非王家所愿?!?br />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一场误会而已?!?br />
    李明珠看着他,疑惑道:“那你在担心什么?”

    李易叹了口气,说道:“李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