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什么呢!”

    李易屈起手指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说道:“这道圣旨,等你长大才算数?!?br />
    几个小姑娘里面,端午乖巧,永宁呆萌,要数古灵精怪,就只有寿宁了,鬼主意无数,天知道她的小脑袋里面想的什么。

    “人家就是说的长大嘛!”寿宁捂着额头轻笑着跑开了,很快又跑回来,问道:“那多大算是长大???”

    李易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等你长大的时候,就自己知道了?!?br />
    ……

    寿宁跑开之后,李易想到刚才的事情,转头看着明珠说道:“李轩做事不经过脑子,你压着他一点?!?br />
    “你是说右相之位的事情?”李明珠想了想,才看着他说道:“可是我觉得这个位置挺适合你的,难道你不想和我狼狈为奸?”

    “狼狈为奸……”李易摇了摇头,问道:“谁是狼谁是狈?”

    李明珠想了想,说道:“我是狈吧,我喜欢在上面?!?br />
    ……

    自年初先帝驾崩以来,朝堂大致安稳,直到四月,才再次出现了风波。

    秦相多次辞官告老,陛下应允之后,又加封他为“特进”,这同样是一个不直接参与朝事的散官,地位还在金紫光禄大夫之上,有权力参加朝会觐见,见礼如丞相。

    左右二相是朝堂的两根参天巨柱,如今一根巨柱倒下,自然要早些再立起一根。

    近些年来,景国朝堂在逐渐趋于年轻化,如秦相沈相这样的元老本就所剩不多,因为年老力衰的原因,也不适合坐上这个位置。

    国可一日无君,却不可一日无相。

    四月初的朝会上,右相之位的归属,自然是重中之重。

    朝堂趋于年轻化,但还不至于青黄不接,王家,沈家,以及有限几位资历和能力都有的官员,都可能作为选择。

    沈家自是不用考虑,朝堂之上,左右二相不可能全都出自沈家,沈家自己不会参与,百官也不可能同意。

    其他几位官员,要么是因为资历不够,要么是因为背景不足,在相位之争上亦是出于劣势。

    从明面上看,王家是希望最大的。

    再加上皇后娘娘的原因,百官心中也几乎认定,此次王家是要再上一个台阶了。

    然而陛下力排众议,要将右相之位封给李县侯,却是让百官惊掉一地下巴。

    虽说陛下宠信李县侯,但朝堂百官,他也得雨露均沾,感情用事,恨不得将所有的好事都堆到李县侯的头上,就有些过分了……

    更何况,宰相之位又不是大白菜,这是朝廷的基石,需要能力和资历兼备,李县侯的能力,没有人怀疑,但是这资历……

    算了,资历什么的,也就不说了,朝堂这两年来已经形成了某种风气,只谈能力,不谈资历,你行你上,你不行换人,不要说你爹是谁,也不要说你爷爷是谁……

    当然,若是两人能力相差不远,就要看爹看爷爷了。

    对于李县侯,满朝没有人怀疑他的能力,因为能力太强,年纪太轻而导致的资历问题也就不计较了,甚至可以不在乎有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但问题是------他懒??!

    他虽身居高位,但百官一年到头,很多人只有在大朝会上才能见到他一次,他是算学院院长,但他只将算学院当做钓鱼场,他有能力------但是他懒??!

    若是李县侯真的成为了宰相,那朝廷和只有一位宰相有什么区别?

    到时候,沈相一人处理朝中大小事务,怕是也距离辞官告老不远了……

    李轩的这一想法,自然招致了群臣的反对。

    当然,对于他们来说,李县候除了懒,没有什么别的缺点,他们的反对,也还是很隐晦的,即便如此,君臣之间的气氛,还是有些不愉快。

    ……

    李易发现自己比李轩自己还要了解他,这货的脑子,难道真的不能转一点儿弯吗?

    “右相的位置,你留给王家也好,让董文允上也好……”李易郑重的看着他,说道:“别再给我添麻烦了,你要是敢封我做丞相,我马上就离开京都……”

    “我知道你不稀罕,我就是看不惯他们的样子!”李轩冷哼一声,说道:“既然我这个皇帝什么都不能做主,他们还让我当皇帝干什么?”

    李易看着他,反问道:“你以为当皇帝就能为所欲为?”

    李轩挥了挥手,说道:“他们越想要,我就越不给他们,你越不想要,我还非要给你了……”

    李易沉吟了片刻,说道:“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其实……,我刚才的话都是骗你的,作为一个读书人,谁不想出将入相,我之所以拒绝,是因为我知道我越不想要你就越想给,这是最简单的以退为进,你明白吧?”

    李轩看着他,皱眉道:“所以,你其实也想做宰相?”

    李易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你了,我真的想做宰相?!?br />
    “你想做你早说??!”

    李轩拍了拍大腿,说道:“你要是早这么说,秦相第一次辞官的时候我就答应了,我还怕你不乐意,现在好了,明天早朝我就下旨!”

    “------”

    做人要守规矩,不按套路出牌的,都该天打雷劈!

    “姑爷,老刘来了?!闭诶钜缀闷嫠隽嘶实?,为什么人也变的这么贱的时候,老方领着刘县令进来。

    刘大有可谓是将“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话诠释到了极致,每次过来,必有大事。

    而且是不好的事情。

    因此老方私下里都称呼他为扫把星。

    “刘大有参见陛下!”刘大有先对李轩恭敬的行礼,才转过身,躬身道:“见过李大人?!?br />
    李易看着他,问道:“刘大人这次过来,莫非是又有什么大事发生?”

    刘大有连连摇头,说道:“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两个年轻人为了一个青楼女子争风吃醋,拆了一座青楼,两人也都受了点轻伤,现在人还在县衙扣着……”

    两个纨绔争风吃醋的事情,刘大有没有必要专门跑一趟过来告诉他,李易想了想,问道:“我猜,其中一个年轻人,应该是姓李吧?”

    刘大有点了点头,说道:“其中一位是吏部李侍郎长子李英杰……”

    “另一位呢?”

    “另一位……,姓王?!?br />
    李英杰是自己的二叔李明泽的儿子,和他年纪相仿,李易见过不少次,却是没有说过几句话,老夫人倒是经常提起,说是他改掉了以前的纨绔性子,十分难得。

    不说他的父亲是一个仕途正在上升期的吏部侍郎,就算是凭借这个姓氏,京都也没有多少人会主动招惹他。

    刘大有的到来已经说明了一切,李易站起身,说道:“去看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