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帝驾崩之后,常德便去了帝陵守陵,如今一年之期还早,在这里看到他,李易除了惊喜,还有意外。

    “老常啊,你怎么出来了?”他诧异的问了一句,又摆了摆手,为他倒了杯酒,说道:“什么也别说了,好不容易见一面,喝酒……”

    常德的那张老脸上依旧面无表情,也没有动那酒杯,淡淡的说道:“陛下看不到这个天下了,我出来替陛下看看?!?br />
    “你说你啊,能不能不要老摆着这一张死人脸……”李易将酒杯递到他手上,有些不满的说道:“没事多笑笑,笑一笑能延长寿命五秒,你这一大把年纪了,还不注意着点……”

    常德咧开嘴,问道:“是这样笑吗?”

    李易看了看他的笑容,怔了怔,摇头道:“算了,你还是别笑了?!?br />
    常德拿起酒坛,猛灌了一口酒,才道:“陛下能撑过这几年,多亏了你,要不是有你们,陛下临终之前,也放不下这个天下?!?br />
    李易摆了摆手:“这些话就不用说了?!?br />
    常德将酒坛放下,看着他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啊……”李易想了想,摇头道:“不知道,你呢,一年以后,还回朝廷吗?”

    很少有人知道,常德不仅是内监总管,还是密谍司的真正掌权者,密谍一司,便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

    他是前两任帝王手中的一把刀,一把悬在京都官员权贵头顶的利刃。

    “你不是说过,机会是留给年轻人的……”常德看了看他,摇头道:“连你都不是年轻人了,老夫又何必占着这个位置不走,先帝将陛下托付给我,如今陛下也走了,老夫的使命已经完成了?!?br />
    李易低头喝酒,没有说话。

    先帝的离开,不仅仅代表着新旧两朝的交替,对他,对常德,对李轩对明珠,对一些人来说,便是命运的转折。

    一旦自身所处的位置发生变化,曾经的朋友,敌人,便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常德仰起头又灌了一口,忽然说道:“陛下临走的时候,让我带几句话给你?!?br />
    “陛下说什么了?”李易抬起头看着他。

    常德眯起眼睛,说道:“陛下让我告诉你,你要是负了明珠,他就是在九泉之下,在另一个世界,也不会放过你!”

    李易面色没有什么变化,问道:“还有呢?”

    “你离开的时候,带上永宁,她不能没有你?!?br />
    李易点了点头,这是两个互相牵连在一起的灵魂,不仅仅是永宁不能没有他,他也离不开永宁。

    他看着常德,继续问道:“还有吗?”

    “不要伤害寿宁,她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背5路畔戮票?,说道:“等到她真正懂这些了,让她自己做决定?!?br />
    李易看着他,问道:“懂什么?”

    常德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将陛下的话转述给你?!?br />
    李易想了想,点头道:“好?!?br />
    ……

    先帝驾崩之后,内监总管常德在帝陵守陵一年,这一年间,他并不是寸步不离的守在那里,作为跟随在先帝身边一辈子的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先帝,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要做什么。

    送常德走出李府的时候,迎面碰到邋遢老者。

    认识了邋遢老者之后,李易才明白,能在任何一个领域达到巅峰,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在认识邋遢老者之前,他见过练功最勤奋的人是杨柳青,然后是柳二小姐,在认识了邋遢老者之后,李易终于知道,他的宗师境界是怎么来的。

    一把年纪,还这么拼命,他不成宗师,这世上就没有天理了。

    然而高手寂寞,作为宗师,能为成为他对手的,也只有宗师。

    如仪是宗师,但她是不会和邋遢老者切磋的,那道姑也是宗师,却远在千里之外,近处的宗师也有,李易至今不知道二叔公是什么境界,但绝对足够当邋遢老者的对手,可惜在二叔公面前,他就没有那么寂寞了。

    当然,再近一点的宗师,就是眼前的常老头了。

    两人年纪相仿,境界相当,实在是极好的对手。

    邋遢老者和他们擦肩而过,脚步顿住,又很快走回来,目光望向常德。

    这一刻,李易居然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某种莫名的光。

    “打一???”

    邋遢老者看着常德,忽然说道。

    常老头保持着一向的高冷,淡漠的瞥了他一眼,向门外走去。

    邋遢老者不屑的一笑,“你不敢?”

    这种拙劣的激将法对于熟悉各种深宫套路的常老头自然没有什么作用,常德脚步很稳,马上就要迈出大门。

    邋遢老者怒道:“你这个老阴人,宗师的胆气都被狗吃了吗?”

    常德脚步一顿,下一刻,还是毫不犹豫的迈出门外。

    邋遢老者想了想,平静的开口说道:“你没有小**?!?br />
    李易忽然感觉到有些发冷,然后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阴冷声音。

    “既然你想找死,老夫成全你!”

    他撒腿就往里面跑,边跑边大声喊,“如意,如意,快出来看戏!”

    柳二小姐正在房间里面伏案写作,应该是在处理柳盟的事情,现在的她,越来越像是一个合格的武林盟主。

    “什么事情?”她看着忽然闯进来的李易,抬头问道。

    “来不及了解释了,出去再说!”李易拽着她的胳膊就向外面跑,宗师对决可不是随便哪天都能见到的,尤其是宗师拼命,柳二小姐距离这个境界就只差一步了,看了之后,或许会有什么感触也说不定。

    根本不用李易解释,柳二小姐被他拉着走出府门,看到外面那两道看不真切的身影时,就已经停下了脚步,移不开目光了。

    李易只看到两道残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怎么样,现在谁占上风?”

    “别说话!”

    柳二小姐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李易拿开她的手,闻到的尽是一股熟悉的香味,呸了几下,目光才再次望向了场间。

    常老头这次可能真的是拼命了,从地上打到墙头,再从墙头打到天上,最后再从天上打到地下,李易都看不清他们出招。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功夫,耳边才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两人身影分开,各自站在一边墙头,颇有几分西门吹雪大战叶孤城的感觉。

    “痛快,好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卞邋堇险叽笮α肆缴?,说道:“我赢不了你,你也败不了我,今天就算平手,来日再战,如何?”

    常德缩在袖中的拳头微微颤抖,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跳下墙头,没有说话,径直转身离去。

    见他离开,邋遢老者面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晕红,从墙头上跃下,喃喃道:“这老东西,不愧是从宫里出来的,要不是这些日子小有进境,今天可就丢人了……”

    柳二小姐站在原地,若有所思,李易看了看她,走到邋遢老者身边,问道:“徐老,宗师的瓶颈到底有多难突破,有没有什么经验?”

    “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卞邋堇险呋赝房戳肆〗阋谎?,说道:“有人难在体,有人难在心,放下执着,放下牵挂,方能度过心之一关……”

    说罢就大步的向里面走去。

    李易紧随其后,好奇的问道:“什么意思?”

    “该懂的人一听就懂,不该懂的人说了也没用?!卞邋堇险咝α诵?,说道:“你们家二小姐,还有那位公主小姑娘,此生能不能踏出那一步,便看她们能不能迈出心之一关了?!?br />
    什么执着牵挂心不心的,不好好劝人勤加练习,宣传什么唯心主义,李易看着邋遢老者,忽然问道:“这么说来,徐老也曾经放下过执着,放下过牵挂?”

    邋遢老者脚步顿住,脸上浮现出复杂之色,却是没有回答。

    李易想了想,又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br />
    “爱过?!?br />
    邋遢老者的身影在原地消失,只留一声长长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