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皇位是最威严,最至高无上的东西。

    李轩这种拿皇位当皮球踢一样的思维,和古人相差甚远,李易深感罪孽深重。

    再想到李翰醉心算学,和他如出一辙的样子,作为他的先生,李易发觉他的罪孽更深。

    李轩现在还年轻,想法太过理想,而且不切实际,等到两年之后,他就会明白,皇位不是他想让就能让,想让给谁就能让给谁的。

    李翰可以做好算学院院长,可以做一个厨子,但是不太可能当好一个皇帝。

    至少在吃他烤的鱼的时候,李易是这么想的。

    把剔除了鱼刺的鱼肉递给永宁和寿宁,李翰走过来,看了看远处的李轩,有些犹豫的问道:“先生,你刚才和皇兄在聊什么?”

    李易夹了块鱼肉,问道:“怎么了?”

    李翰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就是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br />
    现在的孩子求生**真的太强烈了,李易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没聊什么,别多想,再去烤条鱼吧……”

    ……

    芙蓉园环境清幽,风景宜人,是除了曲江别苑之外,京都两处最美的皇家园林,李家距离这两个地方都不远,和如仪回家的时候,甚至都不用坐马车。

    李易抱着已经睡过去的李端,如仪偏过头,看着他问道:“相公有没有觉得,端儿很喜欢小蕊呢?!?br />
    这么小的孩子,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喜欢不喜欢的事情,只不过是两个孩子在一起玩耍的时间久了,习惯了而已。

    换做一只小猫,一只小狗,他照样喜欢。

    李易看着她,问道:“是不是皇后娘娘和娘子说什么了?”

    如仪笑了笑,点头道:“她说端儿和小蕊同一天出生,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如果能像这样一起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不如现在就定下亲事……”

    因为自身的经历,李易对于指腹为婚或者是娃娃亲这样的事情深恶痛绝,摇了摇头,说道:“他们的事情,以后看他们自己,我们最好不要插手太多?!?br />
    如仪显然十分喜欢小蕊,想了想,说道:“可是小蕊是公主,到时候肯定许多人都想和皇家结亲,要是端儿喜欢上了她,她又许给了别人……”

    “那就抢??!”李易毫不犹豫的说道:“抢人这种事情,娘子可是最在行了……”

    如仪将李端从他怀里接过来,淡淡的说道:“妾身和醉墨妹妹有事情要商量,相公今晚睡书房……”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别啊,有什么事情要商量,我们一起……”

    如仪看着他,问道:“我和醉墨妹妹准备商量通宵,相公也要一起吗?”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李易看着如仪脸上的笑容,摆了摆手,说道:“算了,那张床太小,睡不下三个人……”

    原本打算年初就将醉墨娶回来,因为先帝驾崩,只能将时间延后,到现在,虽然一月之期已经过去,但短时间之内,没有什么黄道吉日,当然,更加重要的原因,是他认为两件事情相隔太短,心中难安。

    欣慰的是醉墨能够理解这一点,还反过来安慰他,这辈子他是有多么幸运,才能遇到这些女子……

    想想这或许也是老天对他上辈子的弥补,毕竟本着学习的想法去图书馆,不仅遇到了一个恩将仇报的神经病,还遭遇了一场匪夷所思的大火------老天欠他的太多了。

    在李府门口,李易意外的见到了一个人。

    李家门房对一个年轻人客气的说道:“这位大人,我家侯爷和夫人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要不您明天再来,或者先进府等等?”

    那年轻人拱手道:“既然如此,我改日再来?!?br />
    “不用改日了?!崩钜鬃吖?,拍了拍江子安的肩膀,笑道:“江兄,有什么事情,进去说……”

    江子安脸上的表情立刻变的恭敬:“李大人……”

    ……

    府内,丫鬟奉上好茶,李易看着江子安,笑问道:“子安兄应是马上就要离开了吧?”

    “是的,吏部的委任已经下来了,明日就走?!苯影驳懔说阃?,忽然站起身,对李易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江子安多谢李大人搭救之恩!”

    昔日的朋友,差点将他推向了万丈深渊,昔日的敌人,不仅将他从牢狱中救出来,更是给了他一个光明的仕途,此刻,站在李易面前,他心中翻腾不已,难以自制。

    李易起身将他扶起,说道:“此去庆安府,江兄万事小心,安溪县也算是你的故乡,以后要好好治理,不要让父老乡亲失望?!?br />
    江子安面色肃然,躬身道:“子安必不负李大人所托?!?br />
    李易笑了笑,说道:“不用这么客气,坐吧……”

    江子安落座之后,才再次拱手道,“昔日多有得罪,李大人不计前嫌,江某,江某……”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李易挥了挥手,说道:“故人相聚,怎能无酒,来人,拿酒来!”

    李家的厨子动作很快,一刻钟的功夫,就有一坛美酒,几碟下酒菜摆了上来。

    李易曾经下定决心以后不再喝酒,却没有坚持多长时间,这段时间,和柳二小姐以及明珠拼酒无不以失败告终,但他的酒量却有了极大的提升。

    江子安起初十分拘束,但几杯酒过后,整个人便逐渐变的迷离了。

    “李大人,李兄,你当真当我江子安是朋友……”

    “那是自然,我李易朋友不多,你江子安算是一个,别忘了,我们可是有过命的交情……”

    “既然是朋友,有些话我就不能不说了……”江子安醉眼朦胧,不满的看着他,说道:“若卿姑娘多好的女子,就算她是什么天后娘娘,你就不去找她了吗,你,你当初在宁王府骂那些进士的气魄都去哪里了……”

    李易一巴掌扇在他的脑袋上,骂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敢惦记我的若卿?”

    “我没惦记!”江子安涨红了脸,瞪着他,说道:“我就是觉得,你这件事情干的,不像个男人……”

    “我不像个男人……”李易看了江子安一眼,将一旁为他倒酒的女子揽进怀里,说道:“若卿,你告诉他,我像不像男人……”

    江子安大惊:“啊,你,你是若卿姑娘……”

    ……

    门口,听到房间里面传来男人爽朗的笑声,醉墨低下头,目中浮现出一丝哀伤。

    他虽然在笑,但却并不代表他真的那么开心,若是真的开心,也不必喝酒了。

    他不开心,她也难有笑颜。

    如仪走到她的身边,向房间里面望了一眼,低声道:“先帝走后,相公没有多少仇人,也没有多少朋友了……”

    “他曾经说过,先帝走了以后,就没有人能为他们遮风挡雨了……”醉墨看着房间里面的身影,摇头道:“现在的京都,又有什么人能掀起风雨,他们敬他、畏他、惧他,他其实不喜欢这样的……”

    如仪牵着她的手,摇头说道:“相公有一面,我们都不懂?!?br />
    江子安很快就醉了,被李家的下人扶到客房休息,李易靠在椅子上,小憩了片刻,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皱纹纵横的老脸。

    自陛下驾崩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张老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