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番外只是番外,用来弥补遗憾的,后面还有不短的路要走,看到这一行字的时候,忘掉番外,一起开启大山贼时代?!?br />
    时间已是景和五年的三月。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

    芙蓉园中的绿柳早就抽出了新芽,杏子林中飘出阵阵幽香,碧水在微风下漾出层层波纹,水边女孩子的声音清脆悦耳。

    “先生,快来看,我钓到了一条大鱼!”

    李易走过去,帮寿宁将钓上来的那条鱼从钩上取下来。

    年满十四,女孩子的脸上已经褪去了大部分青涩,仰起头笑的时候,仿佛这园中的春光都明艳了不少。

    自有侍卫接过那条肥鱼,熟练的开膛破肚,去除鳞片,交给烤架旁的晋王李翰。

    年近十三岁,烤的一手好鱼,已经是算学院正式院长的李翰,原本那胖乎乎的脸,开始变的棱角分明了。

    此时,距离三月初李轩登基,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

    先帝仁宗于年初驾崩,景和的年号止于五年,但要建立新元,也要等到明年了。

    便如同这迟来的春天一般,阳春三月,京都乃至于整个景国,也开始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朝堂运行稳定,国民安居乐业,治安良好,经济迅猛,这些------当然和那位不靠谱的皇帝没有什么关系。

    李轩正在用显微镜观察湖水中的微生物,用玻璃磨出来的东西,对于科学院已经没有了多大的挑战。

    他们已经做出了老花镜,可谓是朝堂上某些老臣的福音,据说某位年迈御史多年的老花眼被治好之后,在李轩想要为科学院追加科研经费的事情上,没有再多说一句。

    李轩这个混账皇帝简直是将偷懒做到了极致,主持先帝丧葬大典的时候,将朝政之事尽数托付给辅政的明珠,等到登基之后,似乎是将这件事情全然忘记,起初还不忘每日上朝,但也只坚持了十天,便以研究忙为由,将所有的朝事都交给了明珠。

    百官对此自是没有什么好说的,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早已明白,景国不能没有公主,也不能没有陛下,如此的安排,看似荒谬,却已经是最合适的了。

    李易牵着永宁,寿宁跟在他的身边,向草坪的方向走去。

    两道小小的身影在草坪上走走爬爬,偶尔还会站不稳摔上两跤,如仪和世子妃……,现在应该称为皇后娘娘了,如仪和皇后娘娘叮嘱过她们身边的宫女护卫,让他们自己去玩,快一岁半的孩子经过这一番摔摔打打,身体才会更加结实。

    景和四年到景和五年,京都诸多官员权贵中,王家无疑是最大的赢家。

    当初多少人认为王家将嫡女嫁给一个世子而不是百官最看好的蜀王,是一件自毁家族根基的事情,现在那些人,都要仰仗王家的鼻息生存。

    他们有景国最强大的财力,背靠景国最强大的势力,谁能与王家争锋?

    若说是有,也只有一家。

    论财力,普通人想到的自然是景国的财神家族,但少部分人却清楚,李家在财力上,怕是已经和王家相差不远,甚至是有所超过……

    论势力,王家虽有皇后娘娘,却还是不能和两朝宠臣相比,王家也无须去比,因为王李两家,关系也非同一般。

    永宁和寿宁跑去逗弄李轩李蕊了,李易走到如仪和王沁身边,微微躬身行礼,“见过皇后娘娘?!?br />
    王沁笑了笑,开口道:“我和如仪姐姐情同姐妹,李县侯不必多礼?!?br />
    李轩虽是皇帝,但后宫只有一位皇后娘娘,朝中多位大臣屡次上书,让他册立众妃,多次无果。

    这也是王家的地位在朝堂上越发稳定的原因,陛下若是不立新妃,下一任帝位花落谁家,便毫无悬念了。

    李翰端着一个盘子走过来,说道:“先生,鱼烤好了,这个是没有放太多调料的?!?br />
    李翰的烤鱼手法已经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于是晋王殿下在任算学院院长之余,同时也是兼职烤鱼手。

    如仪喜欢吃口味清淡的,李易就让他少放了点调料,皇后娘娘的口味应该也差不多,她在皇宫里面一个人没什么朋友,时常召如仪进宫,李轩后来直接举家搬到芙蓉园,反正他们家只有两个人,这里距离李家不远,如仪和她之间走动也十分频繁。

    女士优先,湖里的鱼刺多,李易用筷子挑了刺,才将盘子递给如仪,向湖边李轩的方向走去。

    王沁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父皇在世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夫君,明珠,还有李县侯了,父皇的离开,对他们的打击很大……”

    如仪笑了笑,说道:“相公常说,死亡也不是结束,或许先帝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先帝九五之尊,人中之龙,就算是在另一个世界,也能活得很好?!?br />
    “我相信,陛下和公主殿下,也是这么想的……”

    ……

    “你这个算学院院长,本来就是徒有虚名,算学院所有的事情都是小翰在做,一个挂名而已,又不用麻烦你,为什么还要辞了它?”李轩的视线从显微镜上收回来,看着他问道。

    “机会总要留给年轻人的?!崩钜装诹税谑?,说道:“小翰图谋那个位置已经很久了,作为先生,我自然要成全他?!?br />
    李轩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想到一件事情,忽然道:“差点忘了,你现在还只是县侯,我封你个县公怎么样,算了,要不封个国公吧……”

    自开国以后,国公便不在封,甚至连县公都没有封过一个,他这个县侯,已经是数十年来的例外了,李易看着李轩,问道:“你怎么不封我个王爷当当呢?”

    “你想当王爷啊……”李轩想了想,说道:“想要当什么王爷,我回去就拟旨……”

    如果李轩真的下了这道旨,可能明天就有朝臣一头撞死在柱子上,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李易挥了挥手,说道:“算了,县侯挺好的,陛下走了,什么国公王爷的,也没意思……”

    他看着李轩,说道:“朝政上的事情,你不能全都丢给明珠,你是皇帝,也是个男人,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承担起你应该承担的责任?”

    李轩看着他,问道:“怎么,心疼了?”

    “------”

    “心疼的话,你自己去帮她啊?!崩钚沉怂谎?,说道:“你和明珠联合起来,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

    李易深吸口气,问道:“你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

    李轩反问道:“你喜欢明珠还是我喜欢明珠?”

    李易再次败北。

    “不过,有一句话你说的很对?!崩钚肓讼?,忽然说道:“既然是男人,就要承担起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br />
    李易点了点头,这家伙,还是有几分担当的。

    李轩目光望着某个方向,喃喃道:“小翰已经十三岁了,再过两年,就算是个男人了吧?”

    湖边某处,正在烤鱼的李翰忽然寒毛耸立,身体不由的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