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和四年的冬天没有下雪,景和五年初,正值元宵佳节,京都雪花大如席。

    李易站在院子里面,耳中仿佛还有钟鸣一直回荡。

    雪花纷纷而落,仅一刻钟的功夫,院中便多了一个雪人。

    如仪撑着一把伞,静静的站在他的身旁。

    醉墨和若卿走过来,面露担忧的看着他。

    “姑爷……”小环双目垂泪,帮李易将肩上,头上的雪花扫落。

    柳二小姐大步走来,将他扛起,干脆利落的走回房中。

    伸手封住他的穴道,粗暴的将他的外衣脱下来,再将他扔到床上,盖上厚厚的棉被。

    转身关门,一气呵成。

    ……

    帝崩,国之大丧。

    京都官员权贵,无论官职大小,爵位高低,需斋戒三日;二十七日内,在京军民百姓需摘冠缨、服素缟;一月内不准嫁娶,四十九日不许屠宰,百日内不准作乐;京都自大丧之日始,各寺、观鸣钟三万次……

    景和五年只有正月十五,没有元宵。

    举国皆哀。

    李易再次单独见到李轩,已是七日之后。

    他身上的衣衫依旧华丽,形容却十分枯槁,嘴唇干裂,胡子拉碴,当然,李易自己,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

    这七天里,除需要参加的仪典外,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睡的久了,便有些头疼,到现在依然没有缓过来。

    明珠比他们两个要好上太多,只是目光无神,人有些憔悴,先帝驾崩,李轩主持丧葬之事,朝政上的事情,还要她稳住。

    “两天前,崔贵妃自缢于掖庭……”李轩盘腿坐在地上,声音嘶哑,“她死之前,还高声喊着“臣妾没有做对不起陛下的事情,臣妾这就下去陪你……””

    他看着李易,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这皇宫,比之前冷清多了?”

    “这座皇宫,一直都很冷清?!崩钜滓×艘⊥?,喃喃说道。

    李轩叹了口气,“还真是不喜欢这个地方啊……”

    李易看着他,问道:“什么时候登基?”

    国不可一日无君,景国外敌环伺,陛下驾崩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天下,到时候,齐国赵国,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动作,一个月内,新君必须要登基,稳定局势。

    “再等一个月吧……”李轩挥了挥手,“我想再多陪陪父皇,之前都没怎么陪过他的……”

    他转头看着明珠,说道:“朝事上,就劳烦明珠了?!?br />
    ……

    李易从殿内走出来,一道身影正要走进去。

    “先生?!崩詈蔡房醋潘?,小声说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易总觉得李翰要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消瘦了一些。

    李易拍了拍他的肩膀,抬起头,放眼望去,灰蒙蒙的天穹下,整座皇宫,尽是身着缟素,低头匆匆穿行的宦官宫女,的确要比之前冷清多了。

    他没有直接出宫,而是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这里是后宫,没有皇帝的旨意,外臣不得擅入。

    但有一个外臣例外。

    某处宫殿前,一名宫女恭敬的躬身,说道:“李侯稍等,我去通报娘娘?!?br />
    李易点了点头,站在宫门前。

    不多时,那宫女便走出来,说道:“李侯请进?!?br />
    李易走进这处稍小的宫殿,对坐在榻上的一名宫装妇人微微躬身,“见过燕妃娘娘?!?br />
    “李大人不必多礼?!毖噱加罴溆凶乓凰烤胍?,扶着额头,伸手指了指一个方向,说道:“她们两个都在房间,你去看看也好?!?br />
    李易穿过一个侧门,不停有宫女宦官对他躬身行礼。

    一处房门前,有宫女小声说道:“两位殿下这几天睡眠不好,刚刚睡下?!?br />
    “无妨?!?br />
    李易轻轻推开房门,又缓缓关上,房间里面的一张大床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抱在一起,即便是在睡梦中,她们的眉头也紧紧的蹙着。

    李易走到床边,脚步声很轻,悄无声息。

    傲娇萝莉忽然从梦中惊醒,看到他之后,怔了怔,眼眶里面立刻就蓄满了泪水。

    她穿着Hellokitty睡衣,扑到李易怀里,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先生,父皇走了,我好怕……”

    她的声音惊醒了永宁,穿着美羊羊睡衣的永宁从被窝里爬出来,她的目光略有惊慌,一只手抓着寿宁,一只手抓着李易,紧紧的不松开。

    李易坐在床边,一左一右将她们揽在怀里,小声道:“有先生在,不怕……”

    他看了看这幽暗的房间,以及怀中梨花带雨的小脸,帮她擦去泪水,说道:“快点穿衣服,先生带你们出宫?!?br />
    “真的?”傲娇萝莉抬头看着他,脸上犹有泪痕。

    “真的?!崩钜椎懔说阃?。

    傲娇萝莉离开李易的怀抱,低下头,小声说道:“那,那先生你转过身去,我要换衣服了……”

    不多时,李易牵着两个小姑娘的手从里面走出来。

    燕妃站起来,缓缓开口:“把她们带出宫去吧,这里不是她们应该待的地方?!?br />
    李易点了点头,看着她,说道:“多谢燕妃娘娘……”

    燕妃摆了摆手,向宫殿深处走去。

    带寿宁和永宁出宫,只需要燕妃允许,和李轩的一句话,燕妃对此没有什么意见,李易让一个宦官给李轩带了话,便将她们带出了宫门。

    走出宫门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

    厚重的乌云积聚在宫殿群落之上,压的人喘不过气。

    燕妃说的没错,这座深宫,的确不是她们应该待的地方。

    ……

    生老病死,这是任何人都逃脱不了的规律。

    上天是不公平的,有人天生就是乞丐,有人天生却是皇帝。

    上天也是公平的,不管是乞丐还是皇帝,终究都难逃一死,不偏不倚,不袒不向。

    先帝以仁政而被百姓所爱戴和铭记,在位期间,数次改革,改善民生,扶持寒门,休整税法,整顿军纪……,亲手开创了景国自立国以来,从未有过的盛世。

    今先帝驾崩,一个盛世结束,举国悲痛。

    一月之后,新帝就将登基,那将是一个盛世的启幕。

    一个新的盛世。

    【ps:新的剧情还没有详细规划,忽然很想写一个景帝的番外,迫不及待,不想耽搁?!?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