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是正月十五了,京都一年比一年繁华,此刻不过刚过午时,城中大小街道已经变的拥挤不堪。

    李家。

    小环从厨房外面探出头,说道:“姑爷,我想吃芝麻馅儿的,二小姐也要吃芝麻馅儿的?!?br />
    小厨房空间本来就不大,李易在做元宵,若卿在旁边帮忙,傲娇萝莉在另一边帮倒忙,还有永宁在里面跑来跑去,地方就显得有些拥挤,其他人便是想要帮忙,也不能进来了。

    李易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

    永宁靠近李易身旁,甜甜的说道:“哥哥,心怡要吃糖馅儿的?!?br />
    李易手上全是糯米粉,在她鼻尖上点了点,说道:“只能吃两个糖馅儿的,要是有了蛀牙,会很疼的?!?br />
    永宁想了想,抬头看着他,伸出三根手指,说道:“三个行不行?”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李易只能点头,“三个就三个,不能再多了……”

    “嗯!”永宁用力的点了点头,担心李易反悔,急忙跑到寿宁身边,瞪大眼睛看着。

    傲娇萝莉正抱着一个小筛子不停的摇着,筛子里面是元宵和糯米粉,这样摇出来的元宵滚圆滚圆,她对这一项工作乐此不疲。

    摇了一会儿,她缓缓的走过来,看着李易说道:“先生,能不能包一些豆沙馅的,我下午回宫的时候给父皇带上,父皇最喜欢吃豆沙馅儿的了?!?br />
    李易对她笑了笑,说道:“小青姐姐已经在准备馅儿了,一会儿我们一起包?!?br />
    傲娇萝莉顿时开心起来,永宁走到她身旁,看着她手里的小筛子,小声说道:“皇姐,这个能不能让我玩一下……”

    ……

    元宵是准备晚上吃的,现在时间还早,正月十五的京都,是一年中最为热闹繁华的日子,永宁和寿宁大部分时间都在深宫之中,晚上就要回去,自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吃过午饭之后,李易就带着她们两个去了街上。

    相比于晚上的拥挤,白天要好上一些,因为灯会、烟花之类的重头节目,要到晚上才开始。

    街道之上,有售卖各色零食的,有街头杂耍表演的,也有展示各种机巧玩意儿的……,两个小姑娘看的目不暇接。

    李易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鳞次栉比的店铺,街头络绎不绝的小贩,深深的感觉到,这两年时间,京都到底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给永宁和寿宁一人买了一个代表她们属相的糖人,随口问那卖糖人的老者道:“老丈,今天生意怎么样?”

    老者咧嘴一笑,说道:“生意好啊,以前要卖一天的货,今天半个时辰就卖完了!”

    李易看了看她们手中的糖人,笑道:“老丈的手艺好,这糖人吹的栩栩如生,生意好也不稀奇,想来家中日子应该过的不错吧?”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老头子吹了一辈子糖人,也是近两年日子才过的好起来,要不是陛下体恤我们这些人,三次减税,老头子怕是前年冬天就冻死饿死在家里了……”

    一旁茶摊上的伙计撇了撇嘴,说道:“张老头你还在这里卖惨,一个吹糖人的,今年给两个儿子都盖了新房子娶了新媳妇,来年你家的糖人铺子都快要开张了,你说你有什么好哭惨的?”

    老者皱起眉头,不满道:“老头子有今年是因为陛下仁政,又不是没有过过苦日子,倒是王二驴你这小子,一开始就赶上了好政策……”

    傲娇萝莉吃完了糖人,舔了舔红润的小嘴,摇着李易的胳膊,说道:“先生,我还要……”

    李易看了看另一侧的永宁,发现她也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他点了点头,看向那卖糖人的老者,说道:“这位老丈,再来两个?!?br />
    老者又取了两个糖人,在李易付钱的时候,摆了摆手,看着永宁和寿宁,笑着说道:“小娃娃生得真俊,今天是个好日子,这两个糖人,老头子送她们了……”

    李易将糖人递给她们,说道:“还不快谢谢老爷爷?!?br />
    “谢谢老爷爷……”

    “谢谢老爷爷……”

    两个小姑娘乖巧的说了一句,老者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李易牵着两个小姑娘的手,站在这街道上,这些吆喝声、叫卖声、交谈声、争吵声入耳,连同眼中的一幅幅画面,编织而成的,是一个盛世的雏形。

    只可惜,亲手编织它的人,却是看不到这盛世的诞生了。

    “可惜,陛下的身体……”

    “唉,所有人都在说,陛下怕是……”

    “这老天啊,怎么就不能睁眼看看呢……”

    那老者和伙计还在闲聊,傲娇萝莉嘴里咬着糖人,低下头,小声说道:“先生,我们回家吧?!?br />
    李易点了点头,牵着她们的手,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小摊之上,老者和隔壁伙计聊完,目光不经意的一撇,看着桌上多出的一锭银子,表情怔住。

    ……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傲娇萝莉忽然抬头看着他,说道:“先生,一会儿我回宫的时候,你送我一坛好酒吧,父皇说你家的酒最好喝了……”

    “好?!?br />
    李易笑着点了点头,忽然鼻尖微凉。

    他抬起头看着天空,耳边传来永宁清脆的声音,“哥哥,下雪了!”

    咚!

    某一个方向,传来沉闷的钟鸣。

    一声,两声……

    这声音从东方传来,一声又一声,响彻京都。

    京都,某处勾栏门口。

    “大白天的,哪里在敲钟?”一名大汉疑惑的喃喃了一句,见身旁的中年男子忽然顿住脚步,转身向外面走去,疑惑道:“五爷,怎么了,不看戏了?”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叹息道:“今天怕是听不了戏了,回去吧……”

    京都街头,嘈杂的长街,随着钟声的响起,逐渐变的安静。

    有人开口问道:“钟声响了多少声?”

    “四十五声?!?br />
    四十五,九五之数,钟鸣四十五,大丧之音。

    一人面向东方,缓缓跪下。

    在他身旁,第二人面向东方,跟随而跪。

    三人,十人,百人,千人,万人……

    京都各个府衙,官员权贵,无论品级,无论地位,走出值房,走到院中,面对东方而跪。

    宫门口,守城的禁卫放下兵器,缓缓跪倒。

    整个京都,在这一刻,只余一声回荡的钟鸣。

    李家,跪在地上的皇宫侍卫站起身,走到寿宁和永宁面前,声音嘶哑道:“公主殿下,该回宫了?!?br />
    景和五年,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景和五年,正月十五,这个冬天的第一片雪花落在李易鼻尖时,景国十三州连降大雪。

    景和五年,正月十五,帝崩。

    【ps: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把自己写哭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