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小看女人,如果除了女人之外她还有宗师的身份,就更不能小瞧了。

    这是李易通过亲身经历得出的经验之谈。

    “若卿姑娘对相公的感情,其实妾身早就知道了?!比缫强吭谒男乜?,说道:“这几年,从庆安府到京都,偌大的勾栏,全凭她一个女子在打理,妾身能够想象她是何等的操劳,若不是对相公已经喜欢到了骨子里,又有哪一位女子愿意为一个人做到这样的程度?”

    “她不愿意做受万人敬仰的天后娘娘,只愿意做跟在相公身边的小青,妾身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此等重情重义的女子,世间本没有多少,但偏偏她们都被相公遇到,相公的运气为何这么好……”

    “妾身,妾身想咬你……”

    若卿的身份对于如仪她们已经不是秘密,但她在府中,还是以“小青”的身份自居,将一名丫鬟该做的事情都悉数做好。

    毕竟她的另一个身份,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一些。

    脖子上多了一个“爱的”咬痕,换来的是如仪对若卿的承认,纵然如仪的心胸多么宽广,在这种事情上,也不可能保持从始至终的坦然。

    所以在她提出“好事成双”,让醉墨和若卿同时进李家的时候,他并没有同意。

    这件事情,还是一步一步来吧。

    吃饭的时候,坐在他身旁的柳二小姐无意中望了一眼,开口问道:“你脖子是怎么回事?”

    醉墨同样表情疑惑的望过来。

    李易看了看如仪,如仪俏脸微红,低下头咬着筷子,同时给了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李易快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如仪的威胁,可要比柳二小姐的威胁有用多了,在醉墨和若卿没有光明正大的嫁进李家之前,无视如仪的威胁,他晚上就只能独守空房了。

    宁可得罪柳二小姐,不能得罪如仪。

    他夹了一口菜,摸了摸脖子上的咬痕,随口道:“哦,你说这个啊,自己闲着没事,瞎咬的?!?br />
    小环放下筷子,脑袋扭来扭去,试试看自己能不能咬到自己的脖子。

    柳二小姐也放下筷子,双手环抱看着他,“你再咬一个我们看看吧?!?br />
    李易诧异道:“在这里?”

    柳二小姐点点头:“就在这里?!?br />
    李易想了想,说道:“那好吧?!?br />
    小环见此,立刻转过头,想要看看姑爷是如何做到这个她做不到的动作的。

    李易漱了口,这才看着柳二小姐,准确的来说,是盯着她雪白的玉颈,问道:“你洗过脖子了吗?”

    ……

    景和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崔家的倒台,蜀王的失势,京都一大批势力都遭受到了血的清洗。

    一些家族倒下去,另一些家族站起来。

    京都乃至于景国如今的局势,已经十分安稳,民心和朝廷都稳定起来,李轩虽然刚刚继位,但他在朝廷之中,本就具有不低的声望,又有明珠在一旁辅助,可以轻易的稳住大势。

    从他们踏入这里开始,就动荡不停的京都,风波初定。

    持续观察了数日之后,李轩终于确定,那件事情,似乎并没有对李易造成多大的影响。

    不仅如此,李家上上下下,好像和以前一模一样,就连那位叫做小珠的丫鬟,对于自家小姐的离开,也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刚才送酒过来的时候,笑的像一朵花一样。

    这让他放下心之余,又有些不解。

    以他对李易的了解,这种时候,他是不可能如此淡定的。

    李轩看着他,狐疑的问道:“你是不是把若卿姑娘藏起来了?”

    李易喝了一杯温热的葡萄酿,摇了摇头,“没有?!?br />
    李轩看了看对面为李易倒酒的丫鬟,忽然诧异道:“你们家这丫鬟有些眼生啊,新来的?”

    他招了招手,说道:“别光顾着你家侯爷,我这里酒也没了,还不快倒上?”

    “倒什么倒……”李易拍了拍桌子,瞪了他一眼,说道:“想喝自己倒,自己没长手??!”

    李轩怔怔的看着他,再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丫鬟,脸上浮现出思忖之色。

    片刻后,他瞪眼看着李易,“你连我都瞒?”

    李易为他添上酒,说道:“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最难做的就是你?!?br />
    “不过,你们家若卿,真的是那圣教的天后娘娘?”李轩脸上的不满之色瞬间消失,略有些激动的问道:“就像是她在信中说的那样?”

    “不错?!崩钜椎懔说阃?。

    “你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崩钚醋潘?,想了想,说道:“现在圣教有两位天后娘娘,要是我们将那道姑……”

    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喃喃道:“那这圣教,不就能为我们所用了吗,你不是说,那圣教在齐国有十万信众,到时候来个里应外合……”

    话虽是这么说,但那道姑好歹是宗师,打不过也能跑,更何况,她身在齐国,身边教徒环绕,其中也不乏高手,真要硬碰硬,现在的柳盟怕也不是对手,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难度略大,李易没有陪李轩做白日梦,问道:“陛下的身体怎么样了?”

    今年的冬天出奇的冷,天气好了几日,又阴沉了下来,元宵之前,应该是回暖不了了。

    以前天气好的时候,他偶尔能进宫蹭一顿御膳,如今已经有不少时日,没有得到召见了。

    李轩将杯中酒饮尽,摇了摇头,说道:“父皇现在每日昏睡的时间,已经比清醒的时候多了?!?br />
    老皇帝的病情随着季节反复,并且一年比一年更加严重,这个冬天又长又冷,到现在还没有回暖的迹象,他和李轩明珠三人都尽量的避免提到这个话题。

    “太医怎么说?”

    “若是能熬过这个冬天,可能会有所缓解,若是……”

    李轩的话没有说完便陷入了沉默,李易抬头看了看天色,天色阴沉,像是整个天穹都要压下来一样,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太子殿下,陛下召见?!庇谢鹿俅用磐庾呓?,恭敬说道:“李侯,陛下也让您一同过去?!?br />
    【ps:第三卷“定风波”已经快要结尾了,下一卷名字暂定为“山贼王”,这里有一个犹豫了很久的剧情,不敢轻易下笔,再斟酌斟酌,晚上如果没有更新,会尽快补回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