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级别的权贵官员相比,李家的下人不多,这是因为家里所有的主人都没有让人伺候的习惯。

    不过,负责收拾房间,打扫卫生,给客人端茶倒水之类的丫鬟还是要有的,自从醉墨和若卿搬过来以后,家里的人手就显得有些不够用。

    若卿在离开之前,从勾栏里面挑选了几个手脚勤快,根底清白的姐妹,知根知底,没有其他方面的担心。

    李管家站在院子里,看着站成一排的几名女子,肃然说道:“这位就是咱们家的侯爷,都睁大眼睛瞧仔细了,以后可别认错了主子,待会儿再带你们去见过夫人……”

    自己和如仪平日里都不怎么训斥丫鬟,扮演黑脸角色的是李伯,用他的话来说,下人就该有下人的样子,就算是主人仁慈,下人也不能不知好歹。

    新来的丫鬟,需要立威,李伯板着脸说了一番话之后,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从最左边开始,你们先挨个介绍一下自己?!?br />
    “我叫小秋?!币幻诀哂行┣忧拥乃档?。

    “我叫小容?!绷硪幻诀哒境隼?。

    “奴婢小柔?!?br />
    “我,我叫小蝶?!?br />
    这次进府的一共有五名丫鬟,待会儿还要去领着见一见如仪醉墨,李易的视线在她们身上扫视了一遍,移动到最后一名白衣女子身上。

    那女子笑了笑,对他微微躬身,“小青见过侯爷?!?br />
    李伯回过头,笑了笑说道:“少爷,我再带她们去见见夫人和二夫人?!?br />
    “等等,我书房还缺一个研墨的人……”李易想了想,目光又看了看几名丫鬟,随手指了指,说道:“就小青吧?!?br />
    李伯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少爷的书房早就被二小姐霸占了,他平日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院子晒太阳,要说是缺一个捏肩捶腿的丫鬟还说得过去,这是磨的哪门子墨啊……

    不过,这整个李家都是他的,要一个丫鬟,自然也不是什么问题。

    李伯看了看她,说道:“小青,那你以后就跟着侯爷吧?!?br />
    女子低下头,再次躬身,“是?!?br />
    ……

    这个冬天,怕是真的不会下雪了。

    元宵将近,天气便开始逐渐转暖,到了正午之时,便没有了多少寒意。

    永宁和寿宁脱掉了厚厚的裘衣,在草坪上嬉笑打闹,李易坐在一边悠闲的烤肉,两人终于玩闹的累了,跑过来蹲在李易身旁,一边吞咽口水,一边眼巴巴的看着金黄色的油脂滴落到木炭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不正常,这绝对不正常?!崩钚驹谠洞?,望着这一幕,脸上担忧之色更浓。

    李明珠转头看着他,问道:“怎么不正常了?”

    “若卿姑娘已经消失整整三天了?!崩钚攀种甘耸?,目光又看向李易,“他怎么可能这么淡定,居然还有心情坐在那里烤肉,居然还有心思喂寿宁?”

    “这不好吗?”李明珠看着他,问道:“难道你希望他消极颓废?”

    李轩摇了摇头,说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古话?”

    “什么古话?”

    李明珠看着他,问道:“什么古话?”

    李轩低声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br />
    李明珠疑惑的看着她:“这是哪位古人说的?”

    “鲁迅?!?br />
    “谁是鲁迅?”

    “李易上次说过的什么文学家思想家教育家……,你先别管谁是鲁迅了……”李轩摇了摇头,说道:“别看他表面上笑呵呵的,说不定心里……,总之,他这样子很危险,他表现出来的越是淡定,就越危险?!?br />
    “那他怎么做才是正常的?”

    “找??!”李轩有些焦急的说道:“他应该比谁都着急,满世界的去找,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淡定,你想想,要是你丢了,他会怎么做?”

    “一会过去的时候,千万别提若卿姑娘的事情,也不要提圣教……”李轩一番话说完,又叮嘱了一句之后,才快步走过去。

    “我来我来……”

    李轩将李易手中的铁签夺过来,说道:“你歇着吧,我来烤一会儿?!?br />
    想不到太子殿下也有勤快的时候,李易将手中的铁签递给他,自己拿了一只穿着的鸡翅,刚才只顾着喂那两只馋猫了,自己都没怎么吃。

    “放下别动!”

    李轩一把将他手中的铁签夺过,将那鸡翅用筷子捋下来放在盘子里,说道:“这样吃方便些?!?br />
    李易看着他,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

    李轩猛地摇头:“没有啊?!?br />
    “真的没有,你只有这一次机会?!?br />
    “真没有……”

    ……

    李易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今天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离他远一点,吃完了鸡翅,径直向湖心亭走去。

    今天天气不错,回去的时候顺便钓两条鱼,一条熬汤,一条红烧。

    李轩烤好了鱼,一转身才发现李易已经不在他身边,回头看了一眼,大惊道:“明珠,快拦住他,他要投湖!”

    ……

    “这就是我回来的时候为什么换了一身衣服的原因?!崩钜兹缡嵌匀缫呛土〗阋约白砟馐偷?。

    毕竟,回来和出去的时候穿的衣服不一样,还是明珠的,的确会造成很大的误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干了什么龌龊事情呢。

    他只不过是在钓鱼的时候,下意识的躲开明珠的一抓……

    结果鱼跑了,自己却掉进了湖里。

    这个时节的湖水冷的刺骨,要不是明珠从旁边的女子学院给他重新拿了一件衣服,今天怕是会冻出病来。

    当然,她的衣服有很多都是中性的,穿起来也没有那么违和。

    虽然换了一身衣服,但看起来还是有些狼狈,如仪帮他脱掉外衣,说道:“我让小环烧了水,相公先去洗个热水澡吧?!?br />
    湖水不干不净的,是该好好洗个澡,而且他外面虽然穿着明珠的衣服,里面的内裤可还湿着呢……

    舒服的泡在浴桶里,水汽蒸腾,李易闭上眼睛,仅存的寒意立刻就没有了。

    房门传来“吱呀”一声响,又缓缓关上,有人为浴桶里加了热水,李易开口道:“帮我按一按肩膀吧?!?br />
    已经准备走出门外的身影脚步顿住,不一会儿,就有一双柔软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那双手在他的肩膀上缓缓移动,某一个时刻,李易开口道:“小环,这里不用按,按以前那个地方就行了?!?br />
    “我……,我不知道小环姑娘以前按的是哪个地方?!?br />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李易睁开眼睛,转过头,惊讶道:“若……,小青,怎么是你?”

    身后的女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端儿在吵闹,小环去哄,让我替她过来加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