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试就不试,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人干什么……

    小时候经常在自己的手腕上留下牙印,然后用圆珠笔画上表针,装作腕表的样子------自己咬自己,再也正常不过了。

    不理会二小姐,走回房的时候,看到小珠和小翠在院子里玩耍,李易停下脚步,想了想之后,对她招了招手,说道:“小珠,你过来一下,我问你件事情……”

    京都某处官衙。

    数位负责“圣教”一案的官员聚在一起,看着平铺在桌上的一张画像,愁眉不展。

    李轩从外面走进来,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问道:“都看出什么了,你们倒是说??!”

    这个案子已经拖了好久,消耗掉了他为数不多的耐心,他还等着这案子结束,去找沈数商量一个科学问题呢,说起来已经有好一段日子没有见到沈数那家伙了。

    大理寺卿一脸无奈的说道:“殿下,这张画像的真假暂且不论,仅凭这张画像,我们也很难找到那位“天后娘娘”,这画像京都的大街小巷已经贴满了,到现在还一无所获……”

    另一边,京城令刘大有目露沉思之色,他总觉得这张画像上的“天后娘娘”,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心烦之下,重新拿起之前的卷宗翻阅起来。

    “行了,你们尽快吧……”李轩摆了摆手,正要走出去的时候,瞥了一眼桌上的画像,脚步顿住。

    他重新走过来,望着那桌上的画像出神。

    刘大有放下手中两件案子的卷宗,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快步走过来,目光望向桌上的画像。

    下一刻,李轩便将那画像直接收了起来。

    “殿下,您……”众官员一脸的疑惑。

    “这画像我拿回去仔细研究研究,你们……散了吧?!彼恿嘶邮?,拿起画像,径直离去。

    众官员面面相觑,“天后娘娘”的原画只有一幅,根据原画他们都找不到人,更何况是画师们仿照画出来的,太子殿下到底想要干什么……

    刘大有有些失神的走出去,心中想着一些事情,他刚刚才想通的事情。

    原来李健仁的死和信王府被烧一案,并不是没有联系。

    李健仁是想要对若卿姑娘不利,圣教之人便干脆利落的先让他下了地狱。

    信王烧了若卿姑娘的住所,于是他的信王府也在那圣教之人的报复下付之一炬。

    这两件看似不相关的案子,因为一个人,便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只是,若卿姑娘就是天后娘娘------这怎么可能?

    ……

    李易抿了一口酒,决定以后提拔小珠做他的御用温酒师,她温出来的葡萄酿,味道就是和别人的不一样。

    有些心不在焉的李轩就是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的。

    李易给他倒了一杯酒,说道:“怎么了,朝事不都是明珠在处理吗,怎么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李轩坐下之后,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画递给他。

    李易打开画卷,猛地站起来,怒视着他,大声道:“说,若卿的画像怎么会在你那里,你已经有世子妃和沈数了,你难道对她还有什么企图,你还是人吗!”

    这画像的画技不怎么高,一般人可能认不出,但他和若卿朝夕相处这么久,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沈数?”李轩怔了怔。

    “这个不重要?!崩钜装诹税谑?,“你怎么会有若卿的画像?”

    李轩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这上面画的是圣教的“天后娘娘”?!?br />
    李易又看了看画卷,问道:“你是不是拿错了,这世上还有长的如此相像的人?”

    这时,老方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进来,慌张道:“姑爷,不好了,若卿姑娘不见了!”

    李易怔了怔,虽然若卿没有告诉他她的计划,但他根本不用担心若卿离开,故作惊讶道:“到底怎么回事?”

    “本来跟在若卿姑娘身边?;さ募父鋈?,全都被打晕了,等他们醒来之后,若卿姑娘就不见了?!崩戏接行┙辜钡乃档溃骸肮靡挥玫P?,我已经派人到处去找了!”

    “李公子,李公子,不好了!”小珠慌乱的从若卿房间跑过来,将一封信递给李易,抹了抹眼泪,声音里面带着哭腔,说道:“小姐,小姐她走了!”

    李易拆开信,她在信中详细的说了她是如何成为天后娘娘的事情,虽然这一切都并非她本意,但为了不连累他和李家,最好的办法就是她离开这里……

    李易将那封信放下,缓缓坐下。

    李轩探过头看了看之后,脸色顿变,摇头道:“我,我不知道啊,我如果早知道,就不让他们去查了……”

    小珠抱着李易的胳膊,声音里面带着哭腔,说道:“李公子,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啊……”

    一名李家下人走过来,小声说道:“侯爷,刑部有大人来访……”

    李易挥了挥手,“让他进来?!?br />
    “见过太子殿下,见过李大人?!币幻滩抗僭弊呓?,先是恭敬的鞠了鞠躬。

    李轩心头烦闷,瞥了他一眼,问道:“有什么事情?”

    那官员抬头看了看,小声说道:“回殿下,我们的人刚刚已经查到,那画像上女子的身份,只是,那位“天后娘娘”,好像和李县侯……”

    “好像什么好像!”李轩沉着脸,冷声道:“你们刑部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他说那是天后娘娘就是天后娘娘,你们就不会动脑子想一想……,回去再认真调查!”

    那刑部官员被太子殿下当头痛骂一顿,只得唯唯诺诺的点头称是,无奈的退了下去。

    李轩看着李易,有些担忧的说道:“你别着急,我会下旨让人去找若卿姑娘的……”

    李易摆了摆手,“不用了,无论如何,她也是圣教的天后娘娘……”

    “不不不……”李轩连连摇头,“你上次不是说过,圣教的天后娘娘,是那个道姑吗,怎么可能有两位天后娘娘,若卿姑娘的事情,是一场误会,我这就下旨,全景国通缉那个道姑!”

    李易摇了摇头,没有再开口。

    李轩肃然道:“我这就回去下旨!”

    从李府走出去的时候,李轩仍然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此时,圣教已经不是他心中担心的事情。

    若卿姑娘走了,以李易的性子,定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他要是也跟着走了,这个京都,可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院子里面,老方诧异的看着淡定的喝着葡萄酿的李易,问道:“姑爷,若卿姑娘是那圣教的天后娘娘啊,您就不惊讶吗?”

    且不说若卿姑娘忽然成为天后娘娘的事情,她就这么失踪了,姑爷的表现,怎么也不该是这样??!

    “若卿是天后娘娘怎么了?”李易看了看他,说道:“我还是圣教的青龙使呢,我有炫耀过吗?”

    ……

    近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圣教一事,还未平息,便又在京都掀起了一番波澜。

    事情是这样的,本来已经离京的信王,在前往封地的途中,和一群暴徒不期而遇,不仅一行人被洗劫一空,连信王殿下也遭到了他们的毒打。

    于是,刚刚离开京都的信王殿下,又被人抬了回来。

    经证实,那一群暴徒,便是那圣教的信徒。

    虽然信王殿下糟了无妄之灾,但好歹那些人离开了京都,严令追查那些暴徒的同时,满京的权贵官员终于放下了心。

    终于走了……

    至于那圣教的天后娘娘,到底是那位被通缉的道姑还是另有其人,和李县侯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朝廷没有定论,他们也分不清真假,但太子殿下和公主都不在乎,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只要以后不再受那些人的威胁就行。

    刑部等衙门虽然查到了一些事情,但那位姑娘从京都消失,他们无法证实,太子殿下有意结案,更是对他们下了死命令,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退一万步说,有谁赶去李县侯家里查案?

    ……

    李府。

    醉墨看着李易,目光灼灼的问道:“若卿姐姐到底去哪里了?”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前几天她的画像曾经贴满了京都,现在肯定不能出现……”

    “你肯定知道些什么?!弊砟涣车牟恍?,摇了摇头,说道:“若卿姐姐要是真的失踪了,你会急疯的,哪里有心思在这里喝葡萄酿?”

    “你看着我诚挚的眼睛?!崩钜着踝潘牧晨醋潘?,说道:“我没有骗你,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br />
    醉墨打开他的手,心里却不那么紧张了,虽然还是十分的好奇若卿姐姐为什么会成为天后娘娘,但更重要的是她平安无事。

    因为要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某人可要比她着急得多。

    李易看到李伯匆忙的外面走过,问道:“李伯,你做什么去?”

    李管家又退回来,站在门口,说道:“姑爷上次不是说家里人手不够吗,要再挑几个丫鬟,若卿姑娘从勾栏挑了几个,现在人都来了,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