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教只有右使白虎使,左使青龙使虽有其名,却并无其人。

    这是许正在为她介绍圣教事宜的时候告诉她的,并且告诉了她如何辨认圣教使者的方法。

    她拿起那块玉牌看了看,正面有字,背面是青龙图案,中间有一个凹陷进去的小小缺口,这是圣教青龙使的令牌无疑。

    也就是说,他没有骗自己,他真的是青龙使,在她知道自己是天后娘娘之前,他就是青龙使了。

    她忽然觉得有些委屈。

    在她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成为圣教的天后娘娘,莫名其妙的被朝廷通缉,莫名其妙的成为可能连累到他,打乱她们生活的罪魁祸首。

    这几日,她每晚都彻夜未眠。

    在这几天里,她做了许多人生中的重大决定,她变的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因为她不知道,家里不仅仅只有她一位天后娘娘,圣教位高权重的青龙使就在他的身边。

    他为什么------为什么不早说??!

    如果早知道他和她一样,又哪里有这几天的事情?

    不过下一刻,她的心里就被喜悦和幸福填满。

    原来,原来他也和自己一样,他们是一样的,她不是孤身一人……

    看着怔在原地,表情复杂难言的若卿,李易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若卿,若卿,娘娘……”

    若卿忽然抬头看着他,说道:“我想咬你?!?br />
    “???”李易顿时愣住。

    这时,若卿已经起身走过来,抓着他的胳膊,咬了下去。

    力道不重,但也不算轻,片刻之后,她才松开,李易的手臂上顿时出现了两排浅浅的牙印。

    这不公平,虽然他没有告诉若卿自己是青龙使,但是若卿也没有告诉他她就是天后娘娘啊,凭什么是她咬自己?

    算了,这一口以后再讨回来。

    现在就先算了,反正都是自己人,不管是咬手臂还是咬什么其他的地方都没事,李易伸出另一只手,说道:“气消了吗,要不再咬一口?”

    ……

    “我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彼堑谝淮味岳钜鬃龀稣庵侄?,脸色微红,低下头说道。

    “不行?!崩钜酌挥腥魏斡淘サ囊⊥?。

    “你先听我说完?!比羟淇醋潘?,说道:“他们已经拿到了我的画像,应该很快就会认出我,到时候,你和醉墨她们都脱不了关系,就算是太子殿下和公主相信你,但还有满朝文武,京中权贵……,所以,我必须离开?!?br />
    李易笑了笑,说道:“你知道,满朝文武,京中权贵……,我不在乎这些的?!?br />
    “我在乎?!比羟淇醋潘?,认真说道:“相信我,这件事情,我能处理好的?!?br />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李易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跑远了,我去哪里把你找回来?”

    若卿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跑远的?!?br />
    “我怎么相信你不会跑远……”李易摇了摇头,以他之前对于若卿的了解和认识,出了这种事情,为了不波及到他,她一定会走的远远的,虽然这次她坦白的告诉自己已经让他有些意外了,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若卿忽然上前一步,轻轻的抱着他,将脸颊贴在他的胸口,小声说道:“因为我喜欢你啊,怎么舍得离开你?”

    “------”

    李易嘴唇微张,愣在原地。

    这------这算是表白吗?

    如果不算傲娇萝莉,这算是他两世为人,第一次被异性主动表白……

    只是------这个人怎么可能是若卿?

    这种套路,不应该是霸道女盟主或是霸道女皇才有的吗,难道若卿已经从被动接受型的小家碧玉成功的进化为主动进攻型的霸道娘娘?

    李易伸手抱住她,莫名的心疼,这几天里,她到底经历过怎样的心路历程,才能有这么大的改变?

    久久的没有回应,若卿抬起头,眼中浮现出一丝慌乱,小声问道:“怎么不说话了?”

    李易低头看着她,说道:“你把本该是我说的话都说了,让我说什么……”

    “抱了,抱了……”房间之外,一道躲在树丛中的身影握紧了手中的望远镜,小声道:“亲上去,亲上去……,耶!成功了!”

    ……

    李易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圣教的天后娘娘居然是若卿,再加上自己的青龙使,这个圣教,不就是自己家的了?

    若卿是娘娘,那道姑也是娘娘,算是打平,白虎使比他要低一个层次,自己这边略胜一筹-------既然如此,圣教的大部分教众为什么听他们的话?

    这就有点过分了,没有人可以抢李家的东西,哪怕是宗师也不行,属于他的东西迟早要夺回来,徐老已经觊觎那道姑很久了,以他被二叔公虐待的频率来看,下一次交手,一定能轻松的教那道姑做人。

    到时候,偌大的圣教,岂不是唾手可得?

    至于得到了之后做什么,那是得到以后的事情了,有那么多人手,起个义造个反的也方便……

    当然,齐国距离这里太远,这件事情还得以后再说。

    眼下的要紧事是若卿的天后娘娘身份快要暴露了,真要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护着她,虽然看起来很霸气,但不是最好的方法,重要的是若卿不会让他那么做,李易从来都是相信她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她这几天担心的就是这件事情,他应该早点去问的,多大点事,而且还是好事,要不是若卿忽然进化成功,差点儿就弄巧成拙了……

    “相公,你来抱一下端儿,妾身换件衣服?!比缫潜ё爬疃俗呓?,对他说道。

    李易伸手接过穿的厚厚的李端,如仪忽然诧异的看着他的手臂,问道:“相公的胳膊怎么了,这是被谁咬的?”

    李易低头看了看,说道:“这个啊,自己无聊的时候瞎咬的?!?br />
    如仪看了看那一排浅浅的细小的牙印,狐疑道:“自己咬的?”

    “真是自己咬的?!崩钜椎ナ直鹄疃?,在另一只胳膊上又咬了一口,说道:“就像这样……”

    圣教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再节外生枝,李易走出门,揉了揉胳膊,刚才自己咬的时候,用力有点过猛了……

    柳二小姐和他擦身而过,又回过头,抓着他的胳膊问道:“这是什么?”

    目光无意中看到他另一只胳膊,看了看他,问道:“这又是什么?”

    李易看了看两只手臂上的牙印,再看看柳二小姐,说道:“这几天你们都出去了,一个人在家闲着无聊,自己咬的,好看吧?”

    柳二小姐想了想,指了指若卿咬过的那只胳膊,说道:“你再咬一个我看看,就在这个旁边?!?br />
    “这样两只胳膊就不对称了,多难看……”李易摇了摇头,看着她,试探的问道:“要不,在你胳膊上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