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卿站起来,看着他说道:“在你们认我做娘娘之前,我要和你们约法三章?!?br />
    许正面色恭敬,“娘娘请吩咐?!?br />
    “第一,但凡圣教教徒,以后不许杀人,不许为恶?!?br />
    许正没有任何犹豫,点头道:“属下定将娘娘教诲,传给每一位教众!”

    “第二,以后任何时候,不许当众称呼我为“天后娘娘”?!?br />
    许正点头:“属下今日就告知所有教众!”

    “第三,京都所有教众,两日内必须撤离出去?!?br />
    这一次,许正脸上浮现出犹豫之色,说道:“可是娘娘,朝廷正在大力追查我圣教之事,若是所有教众都撤离出去,您的安全怎么办?”

    宛若卿摇了摇头,“我的安全,你们不用费心,若是真到了需要你们费心的那一天,你们也无能为力?!?br />
    许正面色肃然:“娘娘您不和我们一起走?”

    宛若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我是不会走的……”

    “娘娘……”

    “如果你还认我是娘娘,就按照我说的做?!?br />
    “------”许正脸上露出极端纠结之色,片刻后,低头道:“属下……遵命!”

    ……

    “怎么,还是没有什么收获?”李易抿了一口葡萄酿,随口问李轩道。

    他看了看杯中清澈的酒液,觉得真是奇怪,别人温的葡萄酿,和小珠上次温的,味道截然不同。

    这几天他尝试了数种温法,都和上次的差之甚远,看来,要找个时间和小珠请教请教了。

    “什么收获都没有,线索全断了?!崩钚樾鞑辉趺锤?,这是他入主东宫之后,经手的第一个案子,意义非凡,要是搞砸了,太子的面子上过不去。

    作为圣教左使者,和李轩面对面的讨论圣教的问题,李易总觉得有些奇怪。

    卧底做到这种程度,可能也是一个卧底能够达到的职业巅峰了。

    “本来已经有了一些线索,但是顺着线索查过去的时候,所有与之有关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几条线索全都断在了那里……”

    李轩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能找到他们的天后娘娘就好了,她才是那圣教最为关键的人物?!?br />
    不说那道姑现在在齐国,就算是她真的在京都,一位宗师强者,普通人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若卿走过来,给他们的茶杯中重新添上茶水,以前李易没有注意到,过年忙起来之后,才发现家里的丫鬟好像有些不太够用,应该再招几个进来的。

    正好李伯从外面走进来,李易对他招了招手,说道:“李伯,这两天再从外面招几名丫鬟吧,家里的人手不太够用了?!?br />
    若卿想了想,忽然说道:“不用这么麻烦,勾栏里面有很多妹妹,根底清净,做事也勤快,不如我从她们里面挑上几个过来吧?!?br />
    “这样也好?!崩钜椎懔说阃?。

    李轩想到了一件事情,忽然说道:“今天密谍司倒是抓住了他们的一个普通信众,原本是京郊的一个农户,不知道怎么的,就信了那个圣教,不知道能不能从他们口中,问出那个天后娘娘的消息……”

    若卿倒完了茶离开,李轩抿了口茶,不再说那圣教的事情,回头看了看,问道:“若卿姑娘……,你打算什么时候拿下?”

    李易抬眼看了看他,问道:“你呢,马上就是皇帝了,还只有一个皇后,打算再娶几个?”

    李轩略有鄙视的看着他,“我有沁儿就够了,不像你……”

    “赌一把?”话不要说得太满,李易等着他自己打自己脸的那天。

    “赌就赌,怕你啊……”

    ……

    谁都没有预料到,京都天子脚下,居然有这样一个庞大且恐怖的势力。

    上次数十名权贵官员被绑,几乎将京都整个上等阶层清洗了一遍,好不容易安定下来,让大多数人能够安稳的睡个好觉……

    转眼间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许多人睡觉之前,都要担心会不会有人在他睡着了之后放一把火,或者在睡梦中被人抹了脖子……

    京都的官员权贵对于这种极端恶劣的行为表示了强烈的谴责,并且督促相关部门及早破案,还京都一个朗朗青天。

    刑部,密谍司,大理寺等部门联合起来办案的效率还是挺高的,再加上那圣教普通信众意志不坚定的原因,朝廷终于拿到了一个关键性的证物。

    天后娘娘的画像。

    画的像不像暂且不说,茫茫人海,凭借画像找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好歹有了新的线索,这已经是突破性的进展了。

    如仪带着醉墨要出席各种场合,柳二小姐去柳盟,这几天家里经常性的只剩下他和若卿,闲来无事,有时候会和她下下棋,讨论讨论剧本,消磨时间。

    李易随意的落下一颗棋子,喃喃道:“找到了画像也没有用啊,那道姑现在在齐国,退一万步说,就算在景国,除非同时派出去好几位宗师,不然也根本抓不到她?!?br />
    “也不一定……”若卿摇了摇头,说道:“或许他们的娘娘另有其人呢?!?br />
    除了那道姑,还有谁是天后娘娘,这一点李易要是都能搞错,上次不是白被绑了?

    若卿落下一颗棋子,忽然抬头看着他,说道:“其实,我有一件事情瞒着你?!?br />
    李易心中一惊,问道:“难道,你和醉墨真的……”

    若卿认真的看着他,说道:“其实我就是他们说的天后娘娘?!?br />
    李易放下心来,多大点事,他还以为若卿和醉墨瞒着他……

    他看着若卿,同样认真的说道:“其实,我也有一件事情瞒着你?!?br />
    若卿目光看向他。

    李易看着她,缓缓说道:“其实,我是圣教的左使者,地位仅在天后娘娘之下,我都不知道你是天后娘娘……”

    他笑了笑,说道:“你什么时候和醉墨学的,也喜欢开这种玩笑了?!?br />
    “我没有开玩笑?!比羟湟×艘⊥?,说道:“圣教只有右使者,没有左使者?!?br />
    李易将拿起的棋子又放了回去,怔了怔之后,脸上露出疑惑和难以置信之色,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比羟淞成细∠殖鲆凰课弈沃?,“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成了他们的天后娘娘了……”

    李易终于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件险些被他遗忘的事情,在他被道姑带去蜀州的过程中,那蓝衣人给他看的那幅画。

    “所以,李健仁的死,和信王府被烧一事……,都是她们为你做的?”

    若卿点了点头。

    李易忽然笑了,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你这个娘娘当的,连圣教有几个使者都不清楚……”

    他转过身,打开房间里面的一个柜子,取出一个玉牌,走过来放在桌上。

    “我也没有开玩笑?!?br />
    他看着若卿,单膝跪地,肃然说道:“青龙使李易,参见天后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