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奇怪了……”

    李易放下筷子,揉了揉眉心,今天的若卿奇怪,连葡萄酿也奇怪,平日里喝上一整壶都没有什么感觉,今天小半壶喝下去,脑袋居然就开始有些昏昏沉沉了。

    若卿同样放下筷子,看着他,疑惑道:“哪里奇怪了?”

    李易看了看她,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这酒有点奇怪?”

    若卿摇了摇头,她只喝了两杯,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我……,我吃饱了,回房休息一会儿?!本屏坎蠲皇裁?,但是喝葡萄酿都醉就有些丢人了,李易站起身,身体却是不由的晃了晃。

    若卿急忙站起来,扶着他,担忧的问道:“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李易摇了摇头,“只是感觉有点晕,睡一觉就好了?!?br />
    “我扶你回房休息吧?!?br />
    李易确实觉得头有些晕,也就没有拒绝,以往除非喝那种最烈的酒,不会有这种感受,莫非他本就微不足道的酒量,还有倒退的迹象?

    若卿扶他回房,帮他盖好被子,这才关上门,缓缓的退出来,收拾了桌上的残局之后,回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房门从里面关上了。

    “小珠,你在里面吗?”

    她的房间除了自己和小珠之外,平日里不会有外人进来,小珠喜欢睡她的床,以前她看书的时候,她若是无聊,就在她的床上睡觉。

    敲了几次门,里面还是没有传来声音,想来她应该是睡着了,她便没有再打扰,小珠的房门从外面锁了,醉墨的房门也一样,她只好重新走回那一处房间。

    若卿房间,小珠趴在床上,小腿翘起来乱晃,喃喃道:“姐姐啊姐姐,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李易房间,若卿将被他踢到一边的被子重新盖好,缓缓在床边坐下。

    她低头望着这张熟悉至极的面孔,视线久久没有移开。

    府门口。

    两名李家下人躬身道:“二小姐?!?br />
    柳二小姐走进院子,先径直去了厨房,这是这座小院子里单独的小厨房,果然又和往常一样,找到了温热的饭菜。

    有菜,有酒。

    她撇了撇嘴,他自己有多少酒量自己都不清楚,居然喝这种最烈的酒,她拎起来掂了掂,酒只剩一半,足够他睡到明天早上了。

    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然后拎起酒坛仰头灌了一口,随后眉头微微皱起,看着手中的酒坛,若有所思。

    不是烈酒,有些葡萄酿的味道,但又不全是,意外的是味道居然不错……

    将半坛酒喝完,走出小厨房,看到那处房门开着,信步走了过去。

    ……

    “等到这个时候,也就不用这么折腾,可以和你们过好久的安稳日子了……”

    房间之内,宛若卿怔怔的望了许久,想起他刚才说的话,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缓缓伸出手,触碰到他的脸。

    她想要过的,也是有他,有醉墨,有小珠的安稳日子------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能成为阻碍。

    她轻轻的握着李易的手,在这一刻,她身上的那一股柔弱气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俯下身子,在他额头上浅浅一吻,然后站起来,转过身……

    转身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柳二小姐。

    她的脸上没有出现任何慌乱或是羞愧的表情,不急不缓的走过去,小声道:“他身体不舒服,让他好好休息?!?br />
    说完,走出门外。

    柳二小姐回头看了看,走进屋内,来到床边,低头嗅了嗅,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葡萄酿兑烈酒,他以为这样就醉不了了吗?

    没有一点儿防范的心理,他自己难道不知道他喝醉了酒是什么样子?

    看到他额头上那个浅浅的唇印,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

    除了那位醉墨姑娘,还有若卿姑娘,李明珠,还有……,真想剖开他的胸膛,看看他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为什么能装得下那么多的人?

    帮他盖好被子,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手腕忽然被抓住。

    “如意,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

    柳二小姐回过头,看着他依然闭着的眼睛,这个时候是不担心他骗自己的,饶有兴趣的问道:“担心我什么?”

    “担心你嫁不出去啊……”李易喃喃道:“别看你长得漂亮,但是脾气太差了,哪个男人敢要你……”

    柳二小姐脸上的笑容反而更加灿烂,“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别担心……”李易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如果到最后都没有人要你,别忘了还有我……”

    她的手腕一僵,猛地甩开他的手,脸上浮现出一丝慌乱,低头看着他。

    “别忘了还有我,我也不要你-------哈哈哈,谁让你总是揍我……”熟睡中的李易脸上浮现出一丝快意……

    柳二小姐深吸口气,转过身,大步的走到门口。

    不是出去,而是关门。

    院子里面,小珠瞪大了眼睛,手中的馒头也掉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小姐啊小姐,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这么大的便宜,就这样让给别人了……”

    ……

    勾栏。

    “若卿姑娘?!?br />
    “姑娘,这是这几天新收的本子,我一会儿拿给您?!?br />
    “若卿姐姐,去年的账目,我放在你桌上了……”

    ……

    宛若卿对遇到的人一一点头微笑,穿过勾栏,走进某处房间。

    “许兄弟,这些道具,你一会叫人搬到另一边?!?br />
    “好嘞!”

    “许兄弟,今天晚上我婆姨要生了,麻烦你帮我值下班?!?br />
    “没问题,王大哥,你放心的去,这里有我?!?br />
    ……

    许正在堂内里里外外的忙碌,一名少女从外面走进来,说道:“许大哥,若卿姐姐找你?!?br />
    许正回过头,笑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br />
    他放下手中的活计,洗了手,整理了衣衫,这才走出门,一路和遇到的人热情的打着招呼,来到某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狈磕诖磁拥纳?。

    许正走进来,关上门之后,恭敬的跪下,“娘娘有何吩咐?”

    宛若卿看着他问道:“圣教在景国有多少人?”

    许正恭敬的回道:“回娘娘,圣教的根基在齐国,约有十万教众,景国教众也有万余,其中留在京都追随娘娘的教中精锐,有三百余人,其余皆是普通教众,有两千多人……”

    “圣教精锐,有三百多人吗?”

    “回娘娘,不止三百,只是教中大部分精锐,都跟随另一位娘娘去了齐国,其余之人,都是属下这两年发展的……”

    “另一位娘娘……”宛若卿看着他,沉吟了片刻,开口道:“圣教------只有一位娘娘?!?br />
    许正怔了怔,片刻之后,跪伏在地,恭敬说道:“圣教------只有一位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