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继位,明珠辅政,所有外在的内在的?;忌ǔ豢?。

    大朝会之后,刘一手上表,揭露出京畿附近,存在着一股极其恐怖的隐秘势力。

    其自称“圣教”,掌控这股势力的人,名为“天后娘娘”。

    曾经轰动京都的前工部侍郎之子一案,和信王府被烧一案,都是这个叫做“圣教”的势力所为。

    他们还有没有犯下过其他的案子,犹未可知。

    至于这个“圣教”到底有多么庞大,以及他们存在的目的,同样没有人知道。

    朝廷对于此事自然极为重视,京都的官员权贵们不会容忍天子脚下有着这样的不稳定因素出现,从密谍司、大理寺、刑部以及京都两衙同时追查此案,便能看出朝廷的决心。

    这也是太子监国之后,所下的第一道政令。

    京都若要安稳,圣教必除!

    当然,这件事情和李易没什么关系。

    李易本来以为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无事可做了,坐在院子里想了一会,才发现只是不用再为他们忙活了,自己还有不少事情有待解决。

    直到闻到一阵扑鼻的香味,他才回过神来。

    看到若卿将几道小菜摆在桌上,他讶异的问道:“这些……是你亲自下厨的?”

    其实这个问题是多此一举,李家的厨子做不出这么色香味俱全的菜来。

    “闲着也是闲着?!比羟湫α诵?,将碗筷放在他的前面。

    李易跑到厨房为她也取来一副碗筷,说道:“你也没吃饭呢,坐下来一起吃吧?!?br />
    他此刻才意识到,今天如仪和醉墨出去了,小环和小翠跟着,柳二小姐去柳盟,很晚才会回来,家里就剩下他和若卿。

    不对,还有小珠是多余的。

    明明还有几个剧本要和她讨论,刚才真不应该浪费时间在院子里发呆的。

    若卿做的菜都是他喜欢吃的,这让李易有些愧疚,他和醉墨的口味差不多,若卿和如仪都喜欢吃清淡一些的,李易放下碗筷,说道:“两个人这些菜有些少了,我再去做几道?!?br />
    若卿站起身,说道:“你想吃什么,我去做?!?br />
    “不用不用……”李易摆了摆手,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说道:“我去做,好久没下厨了,有些手痒……”

    若卿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很快的,李易就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

    宛若卿看着桌上多出来的三菜一汤,心中微暖,随后便摇头道:“这么多菜,我们两个人吃不完的?!?br />
    “酒来了……”小珠手里拎着一只精致的酒壶走过来,说道:“刚刚温好的葡萄酿……”

    若卿看了看她,说道:“玉珠,你去厨房拿一副碗筷,也过来吃吧?!?br />
    小珠看了看一桌子美味的饭菜,暗自咽了咽口水,坚定的摇头道:“没事,我不饿,你们吃吧……”

    说罢就转身飞快的跑开了。

    李易觉得自己遇到的丫鬟都很可爱,小环如此,小翠如此,小珠也是如此,看来以后要多关心关心她们,多好的女孩子啊……

    “来,多吃点这个,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都瘦了……”李易先夹了许多菜在她的碗里,随后才自己开动。

    厨房门口,小珠双手捧着一个冷馒头,狠狠的咬了一口,目光死死的盯着某个方向。

    “外面都在说,李轩世子是当年的嫡皇子……”若卿小口的吃饭,忽然抬头说了一句。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恩,他们说的没错,不过……,现在应该叫李轩太子了?!?br />
    “他们还说你和太子公主是京都三杰,因为有你们,才有如今的景国……”

    “那都是他们瞎说的,当不得真,当不得真?!?br />
    若卿笑了笑,说道:“以后太子监国,公主辅政,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啊……”李易想了想,说道:“没什么打算啊,不过等到那个时候,也就不用这么折腾,可以和你们过好久的安稳日子了……”

    “和你们”三个字让若卿脸色微红,她所向往的,又何尝不是安稳日子,而最近这几天,转身是最好的朋友,回头是最喜欢的人,已经是她能想象得到的,这辈子最为安稳舒心的日子了。

    可是,为什么要有那些事情呢?

    她忽然低下头,轻咬下唇,说道:“我……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br />
    李易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她。

    若卿不是醉墨,也不是如意,她没有那么多的套路,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她说有问题想要问他,那便是真的有问题了。

    她看着李易的眼睛,问道:“如果有人想要抓走醉墨,不让你过安稳的日子呢?”

    “谁想抓醉墨,我就打断他的腿,把他沉到算学院的湖里?!?br />
    “如果他们的势力很强大呢?”

    “那就打断他们所有人的腿,沉到算学院的湖里,如果一个湖不够,我就在隔壁的科学院再挖一个,如果还不够,旁边还有女子学院……”

    “如果,如果那个人是李轩太子呢?”

    李易诧异的看着她,随后才说道:“李轩抓醉墨干什么……,虽然他是太子,你信不信我照样可以揍得他连他父皇都认不出来……”

    若卿默然无语。

    李易看着她,问道:“怎么,你不信?”

    若卿笑了笑,抬头看着他,说道:“我相信?!?br />
    她不是不信,而是因为太相信了。

    她相信他可以将遇到的阻碍全都扫除,她相信他有这样的能力,她相信他可以为了醉墨做任何的事情,就像是她相信他可以为自己做这些事情一样。

    哪怕他们面对的是整个朝廷,整个天下。

    正是因为她相信,所以她才不能让他真的那样做。

    李易看了看她握紧的拳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忧,问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比羟湫α诵?,说道:“可惜醉墨不在这里,若是她听到了这些话,一定会很高兴的?!?br />
    今天的若卿有些奇怪,平时她是不会说这些奇怪的话的。

    李易能够看的出来,她心里有事情,但既然她没有说出来,他问也没用,索性也就不问。

    只是以后的日子,需要多多关注关注她了。

    李易将温好的酒拿过来,给她和自己各自倒了一杯,说道:“外面冷,喝杯酒暖暖身子,这是葡萄酿,不醉人的?!?br />
    若卿点了点头,端起酒杯,李易和她轻轻碰了碰杯,将杯中的葡萄酿一饮而尽。

    随后他就看了看手中的酒杯,疑惑道:“今天这葡萄酿,味道有点奇怪------不过还蛮好喝的?!?br />
    若卿只是浅浅的抿了一口,并未察觉到什么,说道:“可能是因为温过了的原因吧?!?br />
    李易点了点头,自顾自的又斟满了一杯。

    以前居然没有发现,葡萄酿温过了以后,味道倒是更加醇厚了,以后倒是可以温着喝。

    厨房,小珠啃完了冷馒头,将半壶葡萄酿倒进半坛烈酒里,用筷子蘸了蘸,放进嘴里,随后咂了咂嘴。

    半壶葡萄酿加半坛烈酒,尝起来味道还不错,既保留了葡萄酿的甜香味,又使得烈酒没有那么烈,这是不醉人的烈酒,却是醉人的葡萄酿。

    再加上酒不醉人人自醉,人不醉心醉------她能为他们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