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朝会至此,已经快要接近尾声。

    今年的大朝会,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可谓是一波三折,二十多年前的悬案,崔氏的定罪,长公主与李轩世子的身世之谜,东宫之位落实,日后朝堂局面也随之落定……

    太子已立,国本安定;公主辅政,朝堂平稳。

    景和四年的一切不安定因素,都在今日被清除一空。

    毋庸置疑,从景和五年开始,景国将开拓历代皇帝都未曾开创的新纪元。

    每年大朝会的最后一项,是对过去一年内有功之臣的封赏。

    景国如今正在如火如荼的改革之中,并且其中的许多举措,已经初见成效,长公主善于用人,且专人专用,过去的一年里,各个领域都涌现出了优秀的人才,以至于大朝会的最后一项,要比往年足足多了小半个时辰。

    不少人都得到了丰厚的赏赐,朝廷不再晋爵,但加官者不再少数。

    这其中,对于李县侯的赏赐,只不过寥寥数句,也并不丰厚,但众人对此,也没有多少意外。

    过去的一年内,李县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那是因为他的作为,已经渗透到了方方面面,时至今日,朝堂之上,谁不知道,景国有眼下的进步,大都归功于长公主,而他,就是那个站在公主殿下身后的人。

    公主殿下的每一项政令和举措,背后几乎都有他的影子。

    他的功劳巨大,却已经不需要赏赐。

    论爵位,他以弱冠之龄,已然封侯。再往上一步,便是一个外臣所能达到的极限。

    论官职,他已是金紫光禄大夫,朝廷正三品大员,虽为虚衔,却有实权。

    论关系……

    他是陛下最为宠信的臣子,只要陛下还在,便没有人能动得了他分毫。

    当今太子,未来的皇帝,是他的至交好友,至交到什么程度,百官已经无法想象。

    当朝公主,地位仅在太子之下的公主,和他一直都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谁在谁前面谁在谁背后,谁在上面谁在下面这种问题,其实也说不清。

    他已经不需要再通过升官加爵来提升自身的地位了,这样的人,早已成为所有官员权贵都无法逾越的高山。

    李易对这些赏赐一点儿都不在意,他其实根本不记得刚才那宦官念了什么。

    老狐狸,全特么是老狐狸。

    原以为李轩成为太子,再继承皇位已成定局,谁想到,中间又来了这么一出。

    好好的明珠郡主,又变成了明珠公主……

    还是辅政的明珠公主,这和以前有什么区别?

    以李轩的性子,他在那个位置上面能坐得???甚至于他当了皇帝,反倒是有足够的权力为科学院大开方便之门,朝事政事肯定全都丢给明珠,反正不是有圣旨吗,主政辅政,谁主谁辅,这哪里有一个明显的界限……

    大朝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只剩下最后的仪式要走。

    某些朝臣对于李县侯显然还有不小的怨念,本来模模糊糊的事情,谁也不知道陛下的心思,在大朝会之前,不敢妄加行动,只因为他打了信王,收了齐王的礼,一些人便旗帜鲜明的站在了齐王的那一方。

    结果齐王马失前蹄,他们也摔了个惨。

    李易心中本就郁闷,感受到身旁的视线,转过头,恶狠狠道:“看什么看,再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那名官员身体一颤,立刻缩回了脖子。

    毕竟,对方已经成为本朝背景最为深厚的存在,亲王都惹不起,他们更加惹不起啊……

    ……

    大朝会结束,远道而来各地的官员也大都会走动走动关系,滞留到元宵之后。

    立太子一事,不止是要在朝堂上说说,此等国之大事,应当布告天下,告示贴在宫墙上、城门口,短短半日,京都便已经人尽皆知,嫡长子的身份,皇室的秘闻,东宫之位……,这些都是百姓们极感兴趣的话题。

    李易则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如今大局已定,李轩上位,明珠辅政,整个京都,整个景国,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拦他们要做的事情。

    没有了阻碍,没有了敌人,自己……,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做了。

    他于朝堂无意,不想再加官进爵,生意做到这种程度,银子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数字,说是站在了人生巅峰也不为过,按照常规的套路,再往上,可能就只剩下把李轩从位子上拉下来自己坐上去……

    不过,这也太便宜他了,不作考虑。

    对了,他还答应过如意,要去武国看她的小徒弟,而且不能是一个人去,京都这个地方,这几年实在是待的烦了,顺便带着如仪她们游山玩水,看看这个世界……

    当然,在这之前,最起码得先把醉墨堂堂正正的娶回家,然后是若卿……

    他收回刚才的话,明明还是有事情做的。

    “小环……”

    从早上到现在,不过是喝完一碗粥,肚子有点饿,李易习惯性的喊了几声小环,才意识到小环如仪和醉墨早上就出去了,年节的时候,有一些少不了的聚会和应酬,以前都是如仪带着小环,醉墨作为李家二夫人,今年自然也要一起去了。

    “李公子,有什么事情吗?”小环没有答应,却看到小珠风风火火的从房间里面跑出来。

    “你去吩咐厨房,让她们做几道菜送过来,顺便再拿一壶葡萄酿……”

    “好,我现在就去!”小珠应了一声,就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回去。

    李易怔了怔,提醒道:“厨房在外面,你跑反了……”

    ……

    干净整洁的房间里面,秀丽女子坐在桌旁,缓缓的翻动着书页。

    “若卿姐姐……”门口传来轻盈的脚步声,少女敲了敲门走进来。

    若卿放下书,转头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小珠眼珠转了转,说道:“李公子饿了,他说想吃小姐做的饭菜……”

    若卿起身走过来,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他才不会这么说呢,是你自己想吃了吧?”

    小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这不是为他着想吗,毕竟他也喜欢吃若卿姐姐做的饭菜……”

    若卿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先去自己玩一会吧,我去做饭?!?br />
    小珠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她走出门,脸上的笑容消失,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家小姐还真是傻啊,李公子也是大笨瓜一个,明明是两个人单独相处的好机会,他们居然一个人在房间里面看书,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省省心……

    不过,只是吃饭的话,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对,差了葡萄酿。

    天气冷,葡萄酿需要温一下才能喝,李家有专门的酒窖,小珠一路小跑过去,房内的一个下人立刻道:“小珠姐,有什么事情吗?”

    在所有下人的心里,小环姑娘,小翠姑娘和小珠姑娘,都是和其他丫鬟不同的,必须恭敬对待。

    “那个,你们家大人要喝酒,帮我拿一壶葡萄酿?!?br />
    “我马上去拿……”

    “等一等……”

    那下人回过头,疑惑道:“小珠姐,还有什么事情?”

    小珠想了想,说道:“再拿一小坛烈酒-----要最烈的那种?!?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