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王府被烧一案,暴露出来的某些事情,让京都两衙和巡城司此类负责京都治安的衙门都提起了十二分小心。

    所幸接下来的几天里,一切都平稳如初,没有再发生类似的恶**件。

    李家今年的年夜饭无疑是比去年热闹了许多,少了林婉如,却多了醉墨和若卿。

    林婉如经?;崂葱殴?,说的大都是生意上的事情,林家的生意如今在齐国做的风生水起,不仅仅涉及珠宝一行,而是遍地开花。

    当然,如今林家的生意,就是李家的生意,两家互利共赢,乃是共生的关系。

    两女刚搬过来的那几天,对于这里还有些生疏,但几天的时间,也足够他们熟悉一切了。

    就连小翠和小珠,都和李家的丫鬟们打成一片,小环也多了两个玩伴,平日里李家的丫鬟们都是将她当做半个女主人看待的,说话做事不敢太放肆,逐渐的,她也就不怎么和她们一起玩了。

    女人间的友谊总是来的特别容易,小翠是古灵精怪的性子,很容易让人接纳,仅仅半天的时间,三人之间的互相警惕和抗拒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景和五年的第一天,便是众人期待已久的大朝会了。

    李易起的很早,这是他极少数不抗拒上朝的时候,因为今天要发生很多大事,有些事情,对于朝臣,对于民众,对于景国,都将是翻天覆地的……

    天色未明,除了一些需要早起的下人之外,府上大多数人都没有起床。

    如仪帮他熨好朝服,若卿端了一碗粥进来,轻声道:“喝碗粥再去吧,大朝会要进行数个时辰,回来怕是就到中午以后了,会饿的?!?br />
    如仪走过来,无奈道:“若卿姑娘是客人,劳烦你亲自下厨,真是不好意思……”

    若卿笑了笑,丝毫不在意,说道:“没关系的,习惯了起早,以前也是给醉墨她们先做好早饭,厨房还有,一会儿她们醒来,再让人拿过去?!?br />
    李易大口的喝完那碗粥,一粒米都不剩,若卿习惯性的拿出手帕,想要帮他擦掉嘴角的米粒,刚刚抬起手腕,又缓缓收了回去,拿起那只碗,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如仪走过来,帮他擦了擦嘴角,似是无意的说道:“若卿姑娘聪颖贤惠,也是一位很好的女子呢?!?br />
    “若卿有些地方,和娘子很像,最像的就是贤惠……”李易点了点后,看看天色,说道:“时候不早了?!?br />
    伸手揽如仪入怀,嘴唇轻轻印在她的额头上,转身时,挥了挥手,“时间还早,娘子再去睡会吧,我走了……”

    ……

    景和四年的冬天没有下雪,但无疑要比前几个冬天更冷。

    天色微亮的时候,朝臣已经陆续的赶往宫门前,准备参加今年的大朝会了。

    平日里上朝,都要求官员们仪容端正,朝服里面不可能穿太厚的衣服,否则便会被御史们揪出来,丢官不太可能,这脸可就丢大了。

    晨风刺骨,对于只穿了一件单薄朝服的官员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煎熬。

    于是,宫门之前,抱肩搓手跺脚的官员数不胜数,御史们对此视而不见,毕竟若是细纠,他们快要结冰的鼻涕,也算的上的不修仪容。

    当然,也有不冷的,李易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之中,一个个穿的像狗熊一样的老将们。

    朝廷体恤官员,对于年纪大的老人们是有优待的,比如秦相和沈相就不用站在这里傻等,等到朝臣们都进入大殿了再过去,比如这些老将们,可以不太在乎仪表,不是因为陛下开恩,是因为御史不敢管。

    “小子,今儿个怎么来这么早,大半年没见你上过朝,老夫还以为你今儿个不来呢!”

    李易这一次对待薛老将军就没有那么热情了,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些老将,一定是最先知道老皇帝决定的人,这么久以来,他和明珠都被他们精湛的演技蒙骗了……

    薛老将军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哎,小子,你不能怪我们,那件事情,你们知道的早了,没好处……”

    李易摇了摇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事已至此,以前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至少,那个人是李轩,不是什么齐王,信王……

    说齐王齐王到,齐王今天穿的特别精神,神采奕奕,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蟒服,昂首阔步,走路带风,似乎全然不惧这严寒的天气。

    “年轻人,身子骨就是硬?!毖辖×艘⊥?,说道:“不像我们这些老家伙,这种天气要是穿的这么单薄,回去可就要命了……”

    马老将军瞥了他一眼,说道:“你现在硬不起来,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和他一样……”

    薛老将军大怒:“马老匹夫,谁硬不起来了!”

    马老将军不屑道:“你硬一个试试……”

    “要不比一比!”

    “怕你!”

    ……

    能在这么多朝臣面前公然开车的,满朝文武,怕也就只有这两位了。

    大多数朝臣并不关心两位将军谁比谁硬的问题,他们的关注点在齐王身上。

    “齐王殿下!”

    “参见殿下!”

    “殿下请……”

    ……

    齐王的到来,引起了宫门前一阵短暂的骚乱,纠察御史们对视了一眼,纷纷对此表示无视。

    此一时彼一时,今天过后,这位齐王殿下可能就要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选择在这个时候得罪他,不是一件明智之举。

    齐王满面春风,对于自己的到来取得的效果很是满意,他喜欢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如今大局已定,心头的一颗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不过,那些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官员,他自是不会理会的,径直向着前方走去。

    前面,才是三省六部那些朝中顶梁大员的聚集之地。

    “严尚书……”

    “齐王殿下……”

    齐王对兵部尚书严炳拱了拱手,严炳拱手回了一礼,随后便转身看着身旁的户部尚书,笑道:“秦大人上次说的那个还不错的茶馆,是在哪里……”

    秦焕笑了笑,说道:“就在杨柳巷里面,严大人若是想去,不若今日下朝之后,我们一起……”

    “如此甚好!”

    ……

    看着相聊甚欢的两位尚书,齐王张开的嘴巴又闭上,脸上迅速的闪过一丝不悦之色。

    很快的,他脸上就再次浮现出笑容,转身看向另外几人。

    还没等他开口,人群便有交谈的声音传来。

    “呀,张大人,您身上怎么这么香,是不是偷用了你家夫人的香水?”

    “这你也闻得出来?”

    “魏大人今天看起来格外精神!”

    “是吗,难道那东西果然有效果?”

    “什么东西?”

    “齐大人还不知道,如意坊前几天才推出的新品如意露,专为男子设计,可以提神醒脑,调节情绪,疏解压力,体现生活品味,提高自身魅力……”

    “是吗,还有这等好东西,本官倒也想试试了……”

    ……

    齐王发现自己又被忽略了,刚才还静静站在原地等待的众官员忽然就热聊了起来,他根本没有办法插进去。

    他阴沉着一张脸,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齐王兄!”

    “齐王兄好!”

    “见过齐王兄!”

    齐王在诸位皇子之中,年纪较长,数位皇子纷纷行礼。

    李易看了看被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中间的齐王,诧异道:“他们在干什么?”

    薛老将军淡淡道:“他们可能以为,齐王已经一只脚迈进东宫了?!?br />
    “这都是听谁说的……”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莫名其妙的,齐王怎么就一只脚迈进东宫了,谣言害人啊……”

    马老将军看了看李易,忽然看向薛老将军,说道:“薛老匹夫,我觉得,这小子有你年轻时候的几分风范?!?br />
    薛老将军大怒,“姓马的,你敢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