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教,娘娘……”

    李易的目光从刘县令身上收回来,表情略有思忖。

    刘大有点头道:“是的,信王府的下人,的确是听到了那四人曾经说过“为了娘娘”这句话,种种证据都表明,昨夜的信王府纵火案,是他们所为?!?br />
    李易目光动了动,莫非,是那道姑来了京都?

    仔细想想,又不太可能,圣教的根本在齐国,如今齐国大乱,大皇子和三皇子争夺皇位,她们应该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更不会千里迢迢的来到景国,而他也的确没有收到与此有关的任何消息。

    不过信王,又是什么时候得罪那道姑的?

    这同样无从得知。

    李易知道京都有圣教的人,但这个组织内部,向来都是单线联系,底层教众接触不到核心的机密,外人也很难打入进去,即便是拥有严密的情报部门,对其也是所知甚少。

    火烧信王府,也不排除他们想要趁着大朝会将近,搞一些大新闻出来,信王不过是幸运的被他们选中而已。

    无论如何,这种时候,官府还是要严加防范。

    李易看着他,想了想,说道:“这些人虽然藏的隐秘,但总有些蛛丝马迹,你留意一下京郊人口失踪的案子,或是某些村庄的异常举动,应该会有发现……”

    从李易这里,又得到了不少关于那圣教的消息,刘大有从李府走出来,总觉得他似乎有什么地方忘记了,但具体又说不出来,他到底忽略了哪里。

    前工部侍郎之子的死,和信王府被烧,时间虽然相隔甚远,但应该都是同一批人所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这两件案子又有什么联系-------刘大有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信王府只是房子被烧了,并没有闹出人命,这件事情,还要暂且往后压一压,京都这一年间发生的事情不少,他也要马上开始准备大朝会之上的述职了。

    对于圣教的事情,李易并没有多想。

    他们在景国的势力有限,京都更是重重高压,火烧信王府之后,已经露出了一些马脚,若是再有动作,必定躲不过朝廷的追捕。

    他应该在意的,是眼下的事情。

    醉墨虽然还没有进门,但已经是家里的第二个……,第三个女主人了,这两天如仪在引导她熟悉家里的事情,今天则是被老夫人带过去认人,有如仪一起陪着,柳二小姐去了盟里,家里就剩下他和若卿两个人。

    他坐在院子里的时候,若卿端了一杯热茶过来。

    李易想到了一件事情,说道:“这些天要是想要出去或者去勾栏,我陪着你,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出去?!?br />
    圣教那些人都是疯子,李易还是有些担心那道姑卷土重来,对他身边的人下手,虽然这个可能性很低,但他不能让她们冒这个风险。

    若卿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信王府被烧了,是那个“圣教”的人做的,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不利?!?br />
    “圣教?”若卿怔了怔,有些不确信的问道:“信王府,是他们烧的?”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也不知道信王怎么得罪了他们的那位天后娘娘,让那些教徒疯了一样的报复,不过他也是罪有应得……”

    若卿低声道:“那位天后娘娘,应该很厉害吧……”

    “别的地方厉不厉害不知道,但是功夫挺厉害的,那圣教的势力也不可小觑,要是和他们对上,朝廷怕是会很头疼?!?br />
    李易忽然想起来自己这里还有那圣教一块牌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牌子,如果那道姑哪天出了意外------仔细想想,还是觉得最好不要和那些人扯上什么联系。

    虽然那股势力的确很庞大,但一个个被洗脑的都和恐怖分子一样,身边围绕的都是这些人,想想就不舒服。

    若卿试探的问道:“如果,朝廷抓到了那位天后娘娘呢?”

    “怕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崩钜滓×艘⊥?,说道:“圣教中人行事手段残忍,应该做过不少危害朝廷的事情,朝廷要是抓到了他们的天后,肯定不会姑息,到时候,天下怕是会有一番大的震动?!?br />
    那道姑聚集了这么庞大的力量,说不想造反都没人信,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不少,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必定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结果。

    若卿再没有追问下去,笑了笑,说道:“这些天勾栏里面很忙,我想过去看看?!?br />
    在家里也是闲着,李易站起身,说道:“我陪你去?!?br />
    送若卿到勾栏之后,李易便和邋遢老者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喝喝茶,看看表演,等她处理完事情。

    “宛姑娘?!?br />
    “若姑娘好?!?br />
    “见过若卿姑娘?!?br />
    ……

    若卿一路走来,勾栏里面的伶人纷纷行礼。

    她们对她,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感激,是她改变了这个行业,让她们这些穿州过府,露宿街头的伶人过上了现在的好日子。

    她走进一处房间之后,吩咐道:“小琦,你过去找找许正,让他过来一下?!?br />
    “好的,我现在就去?!币晃簧倥懔说阃?,走出门外。

    许正在勾栏里也很有名,他最初只是一名乞丐,每日里做些打扫的事情换粥喝,但是由于他做事认真,干活勤快,不怕苦不怕累,后来被破格提拔到勾栏做事,这里很多人都知道他。

    不一会儿,便有一名青年从外面走进来,轻轻关上房门,转过身,忽然跪倒在地,恭敬道:“属下参见娘娘!”

    若卿揉了揉眉心,无奈道:“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是你们的娘娘,你认错人了……”

    许正没有再开口,但脸上的恭敬之色却更浓。

    若卿并不和他辩驳,站起身,看着他问道:“你们……,就是那圣教的人吗?”

    “是娘娘的圣教!”

    她拳头微微紧握,又问道:“信王府……,是你们烧的?”

    许正肃然道:“他想要对娘娘不利,就要受到惩罚!”

    她的指节有些发白,声音微颤,“那,工部侍郎的儿子,他们那些人……,也,也是……”

    “意图伤害娘娘,他们全都该死!”

    若卿有些无力的坐回椅子,面色发白,喃喃道:“我,我不是你们的娘娘,你们,你们为什么……”

    青年将头埋的更深,说道:“娘娘,官府已经注意到了我们的存在,京都已经不安全了,为了娘娘的安全,属下建议,我们还是早些离开这里……”

    “出去……”

    “娘娘三思!”

    “出去!”

    她说话向来轻缓柔和,但此时,却是如此的果断和不容置疑。

    “属下遵命!”许正恭敬的说了一声,没有抬头,站起身,果断退了出去。

    她怔怔的望着空荡荡的房间,伏在桌上,小声的抽泣。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是现在……”

    “我不是,不是天后娘娘……”

    ……

    再次看到若卿的时候,李易心中一惊,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怎么了……”

    看她的样子,分明就是刚刚哭过,自他认识若卿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因为什么事情流过泪……

    “没事,刚才看了一个剧本,太悲了,就没忍住……”她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回家吧?!?br />
    “什么剧本……”李易诧异的问了一句,手上忽然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他低头看了看,下意识的握紧,已经不在乎什么剧本的事情了,点头道:“恩,我们回家?!?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