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本就是容易失火的时节,天气寒冷,穷人家抵御严寒靠抖,富贵人家则是用炭火取暖,一不小心,就会酿成大祸。

    继曾府之后,信王府昨天晚上也着火了。

    论规模,论破坏程度,论影响,前者都相差后者甚远。

    不仅信王府被烧,就连王府的左右两邻也受到了波及,朝中两位大臣的府邸被烧了几间房子,所幸发现的及时,造成的损失并不大。

    信王府就惨了,整个王府,几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残垣断壁。

    至于信王自己,也在昨夜的火情中狼狈不堪,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头发被烧,从屋内逃出来的时候,被门槛绊倒,摔断了一条腿,现在还躺在太医署里。

    据说,昨夜信王府火势之大,染红了京都的半边天……

    又据说,信王昨天从房里逃出来的时候,连衣服都没穿。

    还据说,昨夜和信王一同从房里逃出来的,还有一个同样没穿衣服的男人……

    ……

    老方一脸幽怨的走过来,抱怨道:“姑爷,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李易手里拿着一份《京都娱乐》,上面的头版头条就是信王府被烧,信王疑似出柜一事,抬眼看了看老方,问道:“什么事情?”

    “火烧信王府??!”老方在他对面坐下,说道:“姑爷你还骗我说等他离开京都在动手,没想到你连一天都等不了……”

    “火烧信王府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

    曾仕春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进来,看着李易,“你,你也太鲁莽了,信王再怎么说,也是一位亲王,你……,你等他离开京都,偷偷摸摸的动手也就算了,你这会让事情无法收场的!”

    “不是我?!?br />
    李易摇了摇头,不知道哪位英雄做了大好事,虽然痛快,但是自己这锅,背的也真是莫名其妙。

    他想了想,说道:“或许是信王府的人取暖不小心呢?”

    “信王府的人难道用火油取暖?”曾仕春脸色有些发黑:“信王居住的房间周围,被浇上了大量的火油,这根本就是有人纵火,如果不是发现得早,信王怕是在昨夜就葬身火海了?!?br />
    “稍微动脑子想一想,也知道这件事情不会是我做的?!崩钜滓×艘⊥?,说道:“信王火烧曾府,朝廷处置不了他,我自己处置,但只相隔一天就火烧信王府,这也太明显了,就像你说的,我原本是打算等他离开京都再打断他两条腿的,现在他断了一条腿,只能打断另外两条了……”

    “你真的打算动手?”曾仕春震惊的看着他,随后又摇了摇头,肃然说道:“可是百姓不会那么认为的,他们只会做最简单的猜测,人言可畏啊……”

    李易放下手中的《京都娱乐》限量手抄版,摇头道:“京都的百姓不是愚民,他们会还我一个公道的?!?br />
    “希望吧……”曾仕春叹了口气,“调查这件案子的是刘大有,他为人心细,应该能发现一些蛛丝马?!?br />
    李轩和公主殿下又是一起来的,李易刚才已经解释过了,不想再浪费口水,看着他们,无奈道:“如果我说我和这件事情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们信吗?”

    ……

    “是他,一定是他!”

    信王虽然已经不复刚才满面漆黑的样子,但头发被烧了大半,一条腿上还有着阵阵痛楚,脸色狰狞,大声道:“胆大包天,当真是胆大包天,这里是京都,他烧得是王府,他……他这是要造反??!”

    床前,一位官员小声说道:“信王殿下,昨夜失火的起因,县衙已经在派人去查了,您稍安勿躁,安心养伤才是……”

    “还调查什么,还调查什么!”信王面色愤怒,想要从床上起来,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处,又躺回去,大声道:“还有什么好调查的,他这是报复,他在报复本王烧了曾府,所以他就来烧本王的王府!”

    “原来前夜曾府的纵火案,是信王殿下指使的?!绷醮笥姓驹谙路?,手上拿着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下几行字,说道:“信王殿下说的话,下官会一字不漏的呈上去?!?br />
    “什么曾府,本王想烧就烧了!”信王挥了挥手,不屑道:“可是他烧得是王府,这是大逆不道,该诛九族!”

    “昨夜王府被烧之后,信王府消失了四位下人?!绷醮笥锌醋潘?,说道:“根据王府的管家所言,这四人昨日从外面采购了一批烈酒回来,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他们采购的不是烈酒,而是火油,正是昨夜烧了整个信王府的火油?!?br />
    信王脸色一变,随后便立刻道:“什么王府的下人,这一定是他找人假冒的,他要害死本王!”

    “据王府的管家和其余下人所言,那四人是殿下从封地一同带过来的,在这之前,他们已经跟了殿下两年,从来都没有来过京都,自然就不可能是有人假冒的?!?br />
    信王怔了怔,恼怒道:“一派胡言,我王府的下人怎么可能会放火!”

    “这就要问信王殿下了?!绷醮笥锌醋潘?,问道:“信王殿下不妨仔细想想,殿下在来京都之前,可曾得罪过什么人,比如------什么娘娘……”

    “什么娘娘!”信王猛地拍了拍床沿,怒道:“本王得罪的只有他,也一定是他!”

    刘大有看了看他,低声说道:“殿下好好休息,下官告退……”

    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对走进来的一道人影躬身行礼,“见过齐王殿下?!?br />
    “齐王兄!”信王见到齐王走进来,眼中猛地一亮,说道:“齐王兄,他到底有多么嚣张跋扈,你也看到了,此人不除------朝堂难安??!”

    齐王看了看左右,房间之内的闲杂人等立刻退了下去。

    他走到信王身边,小声道:“你前日才派人烧了他的房子,他昨日就遣人烧了你的王府------你当他是傻子,还是当天下人都是傻子?”

    “齐王兄……”信王看着他,难以置信到:“你,连你也……”

    “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吗?”齐王俯下身子,说道:“我听说,昨夜火烧王府的,是你的府上的几名下人------你这招苦肉计,用的也太蠢了!”

    信王:“------”

    ……

    走出太医署的刘大有松开拳头,手心已满是汗水。

    信王不可怕,齐王也不可怕。

    可怕的是,那个圣教,那位娘娘啊……

    在信王还没有抵京之前,他的府上,就有了圣教的卧底,谁又敢说,其他的亲王,朝中的官员权贵,甚至包括他自己的府邸中,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这个圣教的强大,再一次出乎了他心中的预料。

    “为了娘娘……”

    刘大有面色复杂,喃喃了一句,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