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他的表情语气神态都看的出来,李轩很烦恼。

    别的皇子为了争皇帝,不顾兄弟之情,明的暗的,阳的阴的,争得头破血流,下各种死手……

    他为了不当皇帝食难下咽寝难安睡,为之消得人憔悴,无时无刻不想着将皇位让出去……

    要是被蜀王信王齐王或者其他的什么王知道他的想法,怕是会忍不住掐死他。

    处于颓废状态的李轩忽然抬起头,问道:“有酒吗?”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李易就戒酒了,不过眼前之人他是最好的朋友,舍命陪君子,破例一次也没什么。

    身为太子,未来的皇帝,当然要用最大的碗,喝最烈的酒。

    李易站起身,向后方挥了挥手,对一名下人说道:“把府上最好的酒拿出来!”

    很快便有下人抱来酒坛,李易拍开封盖,给李轩和明珠各倒了一碗,端起自己的茶杯,说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干了!”

    李轩的酒量比自己强不了多少,但一大碗酒喝完,整个人就有些脸色发红,眼神迷离了。

    这点酒对于明珠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她喝酒比自己喝茶还要轻松。

    柳二小姐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如仪醉墨若卿也跟着走出,李轩抬头看了一眼,看到醉墨和若卿,诧异道:“什……,什么时候进门的?”

    “就昨天?!崩钜卓戳丝此?,说道:“婚事在下个月底,到时候你人不能来,贺礼可不能少?!?br />
    那个时候,李轩已经是东宫储君了,身价涨了,这贺礼自然也得涨。

    “你的大喜之日,我怎么会不来?”李轩瞪了他一眼,又转头看了看,问道:“娶几个?”

    李易脸上的表情一滞,忽然有些后悔,刚才应该拿葡萄酿凑合凑合的。

    给他重新倒了一碗酒,咬牙道:“一个……”

    “你说你,要不要这么麻烦……”李轩红着脸站起来,醉眼迷离,摇了摇头说道:“一次性办完所有的事情多好……”

    他伸手在院子里面指了指,说道:“醉墨姑娘,若卿姑娘……”

    又转身指了指,“你们家二小姐……”

    再次回头,“还有明珠……”

    “你说,你就不能爽快点,像个男人!”

    李易抓起那只碗,捏着他的嘴巴,将一碗酒全都灌进去,然后将他扛在肩上,说道:“他喝醉了,我带他去休息……”

    ……

    “你们说,论资历,论地位,我有哪一点比不上他李闯,这皇位……,凭什么就给了他!”

    信王府中,信王拎起一只酒坛,晃了晃之后,将其扔在一边,大声道:“再去拿酒来!”

    大厅之内,所有的舞姬都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信王殿下明显是喝醉了,这个时候要是惹怒了他,甚至会有性命之危。

    立刻有下人匆匆的跑出去,跑到酒窖中,拎起一只酒坛就向外面跑。

    跑到门口的时候,被一人拦了下来。

    他急忙道:“快点让开,这是殿下要的,耽误不得!”

    那王府下人沉声说道:“这些全都是顶级的烈酒,殿下已经喝了那么多了,再喝会出事,要是殿下喝出了问题,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那人脸色一白,颤声问道:“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那名下人从他手里接过酒坛,伸手一指另一个角落,“拿那里的,那里的酒不怎么烈,不容易出事?!?br />
    “多谢!”

    那人应了一声,立刻从那边抱了一只坛子跑了出去。

    身穿青衣的王府下人将酒坛放回原处,看了看外面,喃喃道:“天快黑了……”

    ……

    李易原以为醉墨和若卿搬进家里是一件百分百的喜事,但现在看来,似乎也不完全是。

    如仪和醉墨不知道聊什么聊了一整天,晚上居然还要一起睡,似乎是还有很多话要说……

    醉墨和若卿搬过来,小珠和小翠自然也要搬过来,她们和普通的丫鬟不同,和小环一样,住在内院,和如仪如意一起,这样子一来,内院的房间就不够了,李易躺在书房并不舒服的床上,考虑着如仪和醉墨一起睡了,他要不要过去找若卿对付对付,反正时机也差不多了……

    仔细考虑了考虑,还是觉得做人不要太得意,取得这么大的进展不容易,下一次可就不一定能遇到信王这样的好人了。

    虽说没再得意,但心中的高兴和激动,自然还是难免的。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也不知道什么时辰了,还没有一点儿睡意。

    李易站起身,准备去院子里面坐坐,吹吹风,看看月亮,总比躺在这里要好。

    院子里面很静,他走到摇椅旁,舒服的躺上去,双手枕在脑后。

    李轩这个没有一点儿酒品的家伙,喝醉了什么话都敢说,而且从来都不算数,上次喝醉了说要把世子妃送给他,直到现在还没有等到他兑现诺言。

    今天又是同样的情况,要不是自己动作够快,他以为他能承受得住如意和明珠几剑?

    不过,虽然他说话的场合不对,但道理却是那么个道理。

    但是麻烦也没办法,这种事情又不是他以后选妃,看中了一起纳进宫,是要随着感情的增进,水到渠成的。

    李易想了想,喃喃道:“醉墨明年初,若卿,若卿还要再迟一些……”

    “那明珠呢?”

    李易皱了皱眉,说道:“明珠,明珠暂时还不行……”

    “如意呢?”

    “如意……”李易忽然抬起头,看到柳二小姐斜躺在他身后树上的一根粗壮的枝干上,双手像他一样枕在脑后,两条长腿上下交叠在一起,皎洁的月光洒下来,从下面望上去,像是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辉,充满了圣洁的气息……

    “如意------你在上面干什么?”

    “睡不着,出来看看月亮?!绷〗闱崞拇邮魃舷吕?,好奇道:“你刚才说李明珠什么不行?”

    “她呀……”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她处理政事还行,厨艺就差得远了,连蛋炒饭都做不好,远远比不上若卿,甚至连醉墨都比不上,比如意你强不了多少……”

    脑海中不知道闪过了多少道亮光,在一瞬间将刚才的四个名字串在一起,心中舒了口气。

    柳二小姐看着他,没有说话。

    李易抬起头,发现她的脸有些发红,在夜色中显得有些娇媚。

    不是脸红,是被光线映照的发红。

    她的视线望着他的后方。

    李易回过头,在远处的天边,看到了一道红光。

    不,是一片红光。

    ……

    信王府,慌乱一片。

    “走水了,走水了!”

    “快,快救火!”

    “信王殿下还在房间里面,快来人??!”

    “这,这火用水浇不灭!”

    “这,这是火油!”

    ……

    已经睡下的王府下人被一阵阵吵闹的声音惊醒,慌忙穿上衣服走出门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冲天的火光,以及匆匆忙忙,四散开来的人群……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几道人影双手交叉放在胸口。

    “为了娘娘!”

    “为了娘娘!”

    “为了娘娘!”

    ……

    低声说了几句,他们转过身,穿过慌乱的人群,逆流而行,身影很快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