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上上下下的氛围都和外面权贵官员的府邸不同,自家大人脾气好,丫鬟下人们就算是不小心做错了事,也不会过分的责罚,逐渐的,下人们也便都放得开了。

    该做的事情自然还是会做好,但心里轻松,不用担惊受怕,逢年过节必有重赏,每月还允许两天的休假,这种情形,在京都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不过今日,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可是二夫人回来的第一天,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自家大人不会打骂她们,但是绝对会把她们这个月的赏钱扣光。

    丫鬟们上上下下的忙碌,偶尔看一眼某处厅堂,原以为夫人和二小姐就是世间一等一的绝色人儿了,想不到二夫人也丝毫不逊色,就连和二夫人一同过来的那位不知道会不会是三夫人的宛姑娘,也不是寻常姿色。

    “姐姐请喝茶?!?br />
    厅内,醉墨捧着茶水,笑盈盈的对如仪递过去。

    如仪将茶水放在一边,起身拉着她的手,笑道:“妹妹不用客气,过来坐?!?br />
    虽然还缺了一道仪式,但也只缺了那一道仪式而已,李家这道门易进难出,走进了李家,她就别想再出去了。

    昨天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曾府被信王派人烧了,杨柳巷被老方家亲戚占用了,大半夜的,带着两位云英未嫁的女子去客栈有点不太好,不免惹人非议,把她们带回家里安置,才是最好的办法。

    听到消息的老夫人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忙活到大半夜,直接就在这里休息了,顺便将婚期敲定,就定在下个月底,日子都是她老人家提前找人算好的,已经错过几个良辰吉日了,下一个合适的,就在下个月。

    醉墨其实没有想到这些,但是老夫人开口,她不能反驳,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下来,于是就有了早上的这一幕。

    让李易意外的是,昨天晚上,若卿对于和醉墨一起搬过来,居然也没有拒绝,她要是不先点头,醉墨怕是也不会同意。

    信王这把火放的------他都有点儿不忍心找他算账了。

    老方站在院子里,看了看屋内小声说话的三女,又看了看李易,压低声音问道:“姑爷,你说句实话,昨天那把火,是不是你故意找人放的?”

    李易皱眉看着他,问道:“我像是这种人吗,那几名死士你也是亲眼看到的,再说了,我会让她们冒着这么大的风险?”

    老方想了想,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姑爷,你老实说,信王是不是我们的人?”

    老方这句话问的很好,就连李易自己,在某一个瞬间,也曾经产生过这样的疑问。

    “我忽然有点不忍心……”李易想了想,说道:“要不,只打断他两条腿算了?”

    “你昨天晚上就说是两条腿?!?br />
    “……两条腿吗?”

    ……

    曾府着火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昨夜并未引起多大的骚乱,白天的时候,也没有引动多少风波。

    当然,有些人,是想瞒都瞒不住的。

    曾仕春慌慌张张的走进来,看到李易,便开门见山的问道:“醉墨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就是房子被烧了,没有人受伤?!?br />
    那里到底是曾府,曾仕春脸上露出一丝伤感,摇头道:“房子烧了就烧了,人没事就好?!?br />
    “纵火之人呢,抓到了没有?”

    这件事情,他是早上才知道的,匆匆忙忙的过来,并没有去县衙询问情况。

    李易摇了摇头,“都是死士?!?br />
    “死士?”曾仕春眉头皱起,“信王?”

    即便是对于京都的权贵来说,死士也不是容易培养的,需要耗费巨大的资源,用死士来放火,或许只有那些皇子能做得出来。

    若是只有那几名死士的线索,这件案子查起来就难了,信王就算争不上储君,也是一位亲王,就算最终查到他,也不会有什么过分的处罚。

    知道这件事情,李易有他的想法,曾仕春也没有多言,见过醉墨之后,就又匆匆离去。

    没多久,李轩和长公主便同时登门。

    李易诧异道:“大朝会没几天了,你们应该没这么闲吧?”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崩蠲髦榭醋潘档溃骸熬退闶亲钪漳懿榈叫磐?,怕是也没有什么结果,现在大朝会就要到了,众多官员齐聚京都,你可千万不要乱来,信王的事情,大朝会之后再算?!?br />
    “放心,我有分寸的?!崩钜滓×艘⊥?,说道:“最多就是烧了他的信王府而已……”

    “------”

    看着李明珠和李轩目光都看向他,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开个玩笑,放火容易连累到无辜,我就算是打断他两条腿,也不会做放火这种事情的?!?br />
    “------”

    “不说这个了?!崩钜滓×艘⊥?,说道:“你们呢,那件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轩在他身旁坐下,猛灌了一口茶水,说道:“还是说说你火烧信王府的事情吧,人手够不够,要不要我帮忙,我可以让他们从空中洒火油……”

    ……

    京都最大的勾栏。

    小珠拎着一只茶壶走过去,指了指一个青年,说道:“哎,那个,你叫许正是吧,让他们歇一会喝杯水吧,一会儿再搬,不着急的?!?br />
    名叫许正的青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问道:“小珠姑娘,你们这是要搬到哪里去,是曾府吗,干脆我让他们直接送过去吧?!?br />
    不说曾府还好,一说到曾府,小珠脸上就浮现出愤怒的表情,摆了摆手,说道:“不是曾府,以后都不去曾府了!”

    许正好奇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们都快要睡觉了,有坏人在暗处放火箭,曾府的房子都被烧光了,我和小姐都被吓到了……”她拍了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真不敢想象,如果昨天晚上我们都睡着了,那些坏人,是想要烧死我们吗……”

    她自然不知道,曾府里里外外的护卫力量有多强,就算是三更半夜,也有人值守,根本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曾府------被人放火烧了?”许正怔了怔,低下头问道:“小珠姑娘知道……,是谁放的火吗?”

    “不知道……小珠摇了摇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好像说是什么信王,派了死士,那些人太可怕了,连死都不怕,我也是听说的……,哎,你们休息好了,就快点搬吧,搬到外面的马车上就行,可别落下什么东西……”

    “好!”

    青年爽快的应了一声,脸上恢复了笑容,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手脚麻利点儿,便耽搁了姑娘的事情……”

    信王府。

    “什么,就只烧了房子?”信王从一名下人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挥了挥手,骂道:“一群废物,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殿下,那曾府的护卫太厉害了,我们的死士,一个都没有回来,怕是……”

    信王摆了摆手,“算了,就让他再得意几天……”

    信王府内,一名管家模样的人指了指几名正在搬东西的下人,问道:“你们搬的什么东西?”

    一名下人笑了笑,说道:“回赵管家,这是今天才在外面采购的烈酒……”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赵管家摆了摆手,叮嘱道:“去忙吧,记得手底下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