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从房间里面跑出来,捂胸而逃,像是被流氓非礼了的良家。

    流氓自然就是洛水神女了,在他的培养之下,现在的她,已经越来越不注意两个人之间相处的尺度了。

    院子里面,小翠瞪大了眼睛,连正在踢毽子都忘记了,毽子掉在地上,引得小珠不顾仪态的哈哈大笑。

    “你输了,那支钗子要借我戴三天?!?br />
    “我们是好姐妹,我的就是你的,你要是喜欢,我就把那支钗子送给你了?!毙〈浠赝房醋潘?,撇了撇嘴,说道:“不过,这可不代表我踢不过你,要不是李公子吓到我了,我还能一直踢下去……”

    刚才她看到李易捂着胸口跑出来了,心里面疑惑至极,难道,自家小姐的性子竟然这么猴急,这么多年她都没有看出来?

    她心中暗自叹气,小珠要那支钗子,自己给她就是了,何必和她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以至于错过了精彩的那一幕……

    房间之内,李易将宛若卿用过的碗放在一边,拿着枕头,让她靠在身后,不至于坐着难受。

    然后在她身旁坐下,问道:“感觉好些了吗?”

    她点了点头,“好多了?!?br />
    李易伸出手,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摸了摸,已经不烫了,只是有些咳嗽和体虚,休息几天就能痊愈。

    李易帮她将被子往上扯了扯,说道:“这几天你就好好在家里休息,哪里也别去了,明天我过来继续给你送药,过两天就没事了?!?br />
    因为寿宁和明珠的关系,家里从来都不缺宫里的好东西,太医署的秘方也是随便用,上次小环咳嗽,明珠让太医送来一个方子,当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宛若卿没有拒绝,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李易反倒有些疑惑,她平日里对谁都是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每次想要为她做些事情,她总是担心麻烦到自己,百般推辞,这一次,居然这么听话?

    不过,女孩子嘛,还是听话一点儿好,听话一点招人喜欢,不听话的,就像是柳二小姐------也招人喜欢。

    他自然不知道,这两处房间相邻,格局相反,若是没有床边的那一堵墙,两处房间的床,便等同于是连在一起的。

    而这堵墙,也不过是木板搭建而成。

    以前她和醉墨各睡一处房间时,晚上隔着墙小声说话,对方也都能听到,她们时常用这样的方式,聊到深夜……

    ……

    李翰走到李轩身边,神秘兮兮的问道:“轩哥哥,先生真的说过了年就让我当院长?”

    “他现在应该在你大皇姐那里,你去亲自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崩钚翰阶呓钪?,从怀里掏出一物,笑着说道:“皇伯伯,科学院又研制出了一种机巧玩意儿,挺有意思的,我拿来给您看看……”

    李翰挠了挠脑袋,让他亲自去问,他自然是不敢的。

    先生虽然平日里和蔼的不像话,但曾经那些噩梦一般的感受,他回忆起来,还十分真切,去问他这种话,是要鼓起很大勇气的。

    靠在塌上的景帝还没有说话,宁王抬眼看了看他,说道:“早前就和你说过,这些奇淫技巧,都是旁门左道,多读些经史子集,治国之道,方为正经?!?br />
    “父王此言差矣?!崩钚α诵?,说道:“天罚不是治国之道,旱时遍布京都郊外的水车也不是治国之道,百姓农耕时所用的新犁亦不是治国之道------可谁敢说它们是旁门左道?”

    这句话,宁王自然没有办法去反驳,天罚乃是国之重器,是威慑强敌之存在,后两者,亦是极大的促进民生之法,谁要是敢说这些是旁门左道,怕是会被天下人的唾沫淹死。

    “再者说,术业有专攻,论论治国之道,孩儿比不上李县侯,论武学,孩儿比不过明珠,但是论科学之道,他们两个……”

    李轩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实在是说不出若论科学之道,李易远不如他的话。

    论治国之道,论武学,论科学之道------好像他都比不过。

    这真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

    他轻咳了几声,说道:“更何况,李县侯也曾说过,科技才是强国之本,也是景国长期稳定的发展战略,朝堂上那些治国方略,也不比我科学院的研究重要?!?br />
    “轩儿说的有理?!本暗鄣懔说阃?,声音虽然虚弱,但语气却毋庸置疑。

    “大道万千,每一代帝王的方略都大有不同,科技兴国,又如何不是治国之道?”他接过李轩刚才递过来的东西细细观看,“至少,从现在来看,轩儿的做法是正确的,景国少不了治国的百官,也同样少不了科学院……”

    “皇伯伯英明!”李轩脸上露出笑容,立刻说道:“治国这种事情,我不太懂,也做不好,好在有明珠,这些事情交给明珠就行了,我只懂这些旁门左道……”

    景帝抬起头,和宁王对视了一眼。

    李轩却是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走到皇后身边,笑道:“娘娘,科学院的工匠们前些日子掌握了一种新的技法,能将金银打造的薄如蝉翼,我让他们为您打造了一只凤钗,您看看喜不喜欢?!?br />
    他从盒中取出那只钗子,那钗子打造的极为精细,因为极薄的原因,拿在手里,并未有任何动作,尾部的凤翎便徐徐的颤动,栩栩如生,美轮美奂……

    皇后娘娘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却是没有接过那只钗子,而是直接握着李轩的手,连声说道;“喜欢,喜欢,只要是轩儿送的,娘娘都喜欢?!?br />
    一旁的宁王妃轻咳了一声,说道:“难道你的眼里就只有娘娘,没有我这个娘了吗?”

    李轩有些谄媚的走过去,从怀里拿出另一只盒子,说道:“轩儿当然不能忘了母亲了……”

    ……

    晨露殿。

    公主殿下吃着蛋炒饭,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同样的材料,同样的步骤,他们做出来的饭,和你的味道不一样?”

    “可能是他们没有用心吧……”

    李易随口说了一句,如果同样的材料和步骤,就能做出一样味道的美食出来,那还要那些世界级大厨做什么?

    火候,时间,翻炒的频率……,这其中都有很多机巧,哪里是别人能够随便掌握的,再说了,那些御厨做蛋炒饭的时候,有倾注那么多的爱心吗?

    爱心蛋炒饭先不说,想到另一件事情,李易看着她,认真道:“以后,你要小心李轩一点儿?!?br />
    李明珠抬头看着他,目露疑惑。

    “他现在还只是世子?!崩钜捉馐偷溃骸暗人吹腔隽嘶实?,再让你做女皇,可就容易多了,你要防着他点儿,小心被他出卖了……”

    “皇伯伯,轩儿说的是真的,要说治国理政,李易和明珠,都比我精通的多,尤其是李易,他其实什么都懂,但是他懒,只有明珠找他的时候,他才会说……”李轩想了想,说道:“一个金紫光禄大夫,约束不了他,要是封他做宰相,他就再也不能偷懒了,他们两个人配合起来,我景国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

    李轩说的很激动,景帝脸上露出笑容,看着他,忽然说道:“轩儿既然知道了,还是不肯叫我一声父皇吗?”

    李轩表情一滞,声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