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去年冬天雪下的特别多,今年一直到十二月初,京都都没有落雪。

    当然,虽然没有下雪,但天气却是非常严寒,傲娇萝莉和永宁都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外面。

    “哥哥!”

    永宁前些日子受了风寒,一直在宫里面休养,直到痊愈,才被允许出宫,刚刚走到门口,看到李易,就张开双臂,飞快的跑过来。

    可能是因为穿的太臃肿,迈过台阶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李易身影一闪,在她快要摔倒的时候,将她抱起来,碰了碰她的鼻子,说道:“小心点……”

    傲娇萝莉走过来,抬头看着李易,可怜兮兮的说道:“先生,好冷,我要喝汤暖一暖……”

    李易用手捂了捂她的耳朵,说道:“外面冷,先进去吧?!?br />
    屋外和屋内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两个小姑娘进去之后,立刻就将外衣脱了下来,李易将她们的衣服挂好,不经意间瞥了一眼脱掉鞋子爬上床的傲娇萝莉,觉得她似乎没有喝汤的必要。

    一岁多的李端已经能够稳稳当当的走路了,就是还走不快,也能够有意识的说出一些简单的词语,两位公主和小环在床上玩牌,他就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也不哭闹。

    不知道是自己的儿子天生乖巧,还是因为有柳二小姐在旁边的原因。

    李易掀开厚重的帘子走出门外,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搓了搓手,向厨房走去。

    又是一年大朝会,十二月,各地的官员陆续开始入京,某些地方偏远,提前入京的官员已经到了,当然,抵京最快的,还是分封在外的诸位王侯,自从十一月天气转寒之后,老皇帝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朝堂和宫中的气氛,也像是这灰蒙蒙的天空一般压抑……

    这段时间里面,皇子们各施手段,在外人看来,皇位之争,大抵也会落在齐王和信王两者其中之一身上,甚至于朝堂上少部分官员,已经开始有了站队的迹象。

    自晋王继位、长公主理政的呼声下去,这几个月,便没有多少人再提起了,他们也需要为自己、为家族早做打算。

    李易依旧过着自己的悠闲生活,朝政上有了难事,长公主会主动过来,和他讨论过之后,再和柳二小姐深入交流一番,顺便蹭一顿饭,酒足饭饱后满意离去。

    算学院的事情,已经全都交给了李翰,他打算过了今年,就将院长的位置彻底的让给他,算学院如今已经气候,接下来的事情,不过是按部就班,往复循环而已。

    景和四年的冬天并不讨喜,干冷无雪,风寒频发,不仅仅是永宁,若卿前两日也受了一点儿小风寒,现在虽然好了一些,但还有些咳嗽的症状,李易煮了冰糖雪梨,放在保温盅里面带过去。

    推开院门,小翠和小珠两个人在院子里踢毽子,李易随口问道:“小珠,若卿呢?”

    小珠正在踢毽子,这么冷的天气,额头上沁出细细的汗珠,应该是踢了很长时间了,头也没抬,说道:“小姐在房间里面,李公子你自己去找吧!”

    李易穿过月亮门,走到长廊上,若卿的房门关着,她应该是在休息,保温盅可以保温许久,李易也没有立刻打扰她,推开另一道门,径直走进了醉墨的房间,将东西放在了桌上。

    目光望向床上,发现她居然还在睡觉,时间不早,就算是午休也应该起床了,李易走过去,说道:“起床吧,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

    “你再不起来,我可就要上去了?!?br />
    李易一边说着,一边向床边走去。

    见床边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他先是将手搓热,然后伸进被子,从她颈下探过去,一只手穿过她的腿弯,将她横抱起来,在她颈间轻轻一吻,轻声道:“起床了……”

    “若卿姐姐,你醒了没有,喝点热水吧?!?br />
    听到声音,李易回过头,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醉墨,只觉得脑海有些乱。

    两个醉墨?

    他低下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怀中的女子已经从醉墨换成了若卿,她原本是背对着他,抱她起来的时候,只顾着吻了,也没有注意到脸……

    她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中还有一丝迷茫。

    她抬头看着李易,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伸出手,贴在李易的脸上,喃喃道:“又是梦吗?”

    醉墨站在门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问道:“你在干什么?”

    “我……”

    李易抱着若卿,看着醉墨,喃喃道:“我在干什么?”

    “你给我过来!”醉墨瞪了他一眼,转身向外面走去。

    李易低头看着若卿,苦笑道:“我,我不是故意的?!?br />
    若卿此刻自然也知道这不是梦境,脸色微红,解释道:“没关系,这边房间要暖和一些,这两天,她都让我睡在这里的?!?br />
    她看了看外面,说道:“我没事,你快去和她解释吧?!?br />
    李易将她轻轻放下,帮她掖好被子,将那汤盅拿过来,盛了一碗汤,说道:“这是冰糖雪梨汤,里面加了宫里的秘方,你喝一点,很快就不咳嗽了?!?br />
    走到另一处房间的时候,醉墨已经坐在床前等他了。

    李易解释道:“我,我刚才把若卿当成了你?!?br />
    “我知道?!弊砟醋潘?,点了点头说道:“是我让若卿姐姐睡在我房间的,不怪你?!?br />
    有一个通情达理的另一半就是好,遇到误会,不用解释那么多。

    “其实,就算不是误会,是你真的想抱若卿姐姐,我也不会生气的?!崩钜鬃吖サ氖焙?,她忽然抬起头,说道:“你把若卿姐姐也娶回去吧,我知道你也喜欢她,反正娶一个也是娶,娶两个也是娶,我帮你劝劝她,她对你的喜欢不比我少,我劝劝她,她一定会同意的?!?br />
    另一半通情达理固然好,但是通情达理的过分,这其中,必定有诈!

    李易能好好的活到现在,就是因为他见惯了各种套路,不会中这种拙劣的陷阱。

    李易皱了皱眉头,说道:“胡说八道什么呢你……”

    醉墨看着他,认真说道:“我没有胡说八道,她,她和你比我更早,她喜欢你,也要更早一些,是我抢了她喜欢的人,是我对不起她……”

    表演对她和若卿来说,都是小意思,李易自然不会被表面所迷惑,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要整天胡思乱想……”

    “我偷看了若卿姐姐的日记?!?br />
    “我知道她对你的心意?!?br />
    “我知道她有多么喜欢你?!?br />
    ……

    说到日记,已经快要忘却的记忆浮现出来,李易的心又开始纠结在一起。

    醉墨抬头看着他,问道:“你也都知道这些吧?”

    李易默然无语。

    醉墨看着他,缓缓说道:“若卿姐姐那么苦,你不能辜负她?!?br />
    李易深吸口气,看着她,认真说道:“我没想过辜负她,也没想过辜负你?!?br />
    ……

    “好??!你居然真的有这种心思,你居然一直都惦记着若卿姐姐,你……”

    李易话音刚落,便有一只纤纤玉手攀上了他的耳朵,醉墨像一只发怒的小老虎一样望着他,脸上除了愤怒之外,满是失望和悔恨……

    李易怔在原地,这,这难道是一个连环套,陷阱中的陷阱?

    只是,捏着他耳朵的那只手,却是没有用力。

    她的脸上转瞬就从失望悔恨变成了盈盈笑意,问道:“看,我演的像不像,都能上台唱戏了吧?”

    李易脸色由白转红再转青,看着她,咬牙道:“像!像一只妖精!”

    他将这只妖精拦腰抱起,扔在床上,立刻便扑了上去。

    随后便是一连串啪啪啪的响声。

    “我让你演!”

    “上台演戏?”

    “我然你再演!”

    ……

    “你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坏人……”片刻后,她靠在李易胸口,有些委屈的揉着屁股,喃喃道:“你这个坏人,要是辜负了我们,我就------咬死你!”

    “嘶……”李易倒吸口气,声音痛楚:“那个地方,不能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