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二小姐不经常笑,但看到她的笑容,李易不仅没有感受到如沐春风般的感觉,反而感觉到浑身发凉。

    她越是这么说,他的心里就越是没底。

    古话说:“人之相敬,敬于德;人之相交,交于情;人之相随,随于义;人之相信,信于诚”。

    古话又说:“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小姨子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这多多少少都有提到过人际关系中的诚信或是坦诚的事情。

    可古话还说:“人与人之间,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br />
    与人相处,交心是必要的,但哪怕是夫妻,也要留有一定的私人空间,要是彼此之间什么秘密都没有了,无异于时时刻刻都**裸的站在对方面前,心里面肯定会不舒服。

    李易现在就觉得他**裸的站在柳二小姐面前,被她侵略性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扫视。

    两个时辰啊,天知道她问了什么,自己又和她说了什么,这是趁人之危,这是趁火打劫,这是……,这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她,她怎么能这样!

    李易移开视线,说道:“你,你别这样看我?!?br />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绷〗憧醋潘?,表情似笑非笑,问道:“我什么都没说,你怕什么?”

    李易面色变的肃然,虽然他经常被柳二小姐欺负,但从来都没有往心里去过,不过她这次,真的有点过分了。

    他看着柳二小姐,表情平静的问道:“既然我昨天晚上说了那么多,那我有没有告诉你那件事情?”

    看到李易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柳二小姐的脸色也凝重起来,问道:“什么事情?”

    “告诉你……”李易忽然将她的手握住,说道:“我喜欢你?!?br />
    时间仿佛有一瞬间的凝滞,李易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柳二小姐脸上的表情一滞,美目中迅速的闪过一丝慌乱,随后,被他握着的手就飞快的抽了回去。

    她看着李易,强自镇定,握起拳头,说道:“你再这样乱说,我……,我可能会打你?!?br />
    “你就是打死我?!崩钜卓醋潘?,说道:“也改变不了我喜欢你的事实?!?br />
    “我看过许多书,可我最喜欢看的……是你?!崩钜准绦醋潘难劬?,说道:“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未经允许喜欢你,对不起,可是,这种事情,谁都不能控制……”

    ……

    “说完了吗?”

    柳二小姐表情变的平静,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昨夜之后,你在我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秘密了,你觉得我会信你说的这些话?”

    被人当面拆穿,李易自然装不下去了,有些郁闷的向房间外面走去。

    不过,心里却是轻松了许多。

    说什么自己在她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秘密,很明显是骗他的,如果她真的知道了自己的所有秘密,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刚才说的------没有半句假话?

    简直是拙劣的不能再拙劣的套路!

    唯一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有选择直接动手,看来这些日子,她的脾气真的收敛了许多,换做以前,她能把自己和桌子一起拆了……

    房内,柳二小姐面色平静的将放在桌角上的手收回来,又将掰下来的桌角放在桌上。

    她端起一杯茶水,茶杯中立刻漾起一圈圈波纹。

    门外,李易刚刚走出去,身后有一道声音缓缓传来。

    “相公刚才对如意说的话,妾身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过呢?!?br />
    他回过头,看到如仪站在另一边,正向这边走过来。

    她看着李易,摇了摇头,说道:“相公不要总是欺负如意,惹急了她,妾身可拦不住,到时候,相公怕是又要受苦了……”

    ……

    李易很失望,明明是柳二小姐先欺负他的,他只不过是小小的反击一下而已,如仪居然让自己平日里让着她一点,不要欺负她,天地良心,她需要自己让吗?

    况且,她一位宗师,怎么可能拦不住柳二小姐?

    胳膊肘往外……,也不知道是往里还是往外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应该重点关心的是弱势群体,妹妹是亲的,相公就不是亲的了?

    而且,那些用来撩妹的话,一看就不是正经人说的,她羡慕个什么劲啊,两个人平时在闺房里偷偷说的那些话,比这尺度可大多了……

    心中愤愤不平,出了家门,径直便去了皇宫。

    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明珠,毕竟这种狗血的身世之谜他自己也经历过,明珠和自己不同,心里的感受肯定更加复杂和难受。

    走进晨露殿的时候,才发现曾仕春也在。

    李明珠坐在上方,说道:“这些日子,朝堂上的那些闲言碎语,便让他们不要再传了?!?br />
    朝堂上的闲言碎语,自然就是呼吁晋王继位,长公主继续代政的事情了,这件事情,也的确是他在后面一力推动的,如今好不容易才形成势头,殿下却要就此终止……

    曾仕春闻言一怔,忍不住开口道:“殿下……”

    “此事无须在议?!崩蠲髦榛恿嘶邮?,说道:“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你先下去吧?!?br />
    “臣……遵旨?!痹舜禾房戳丝?,只能躬身告辞。

    来的时候满腔热忱,走的时候心事重重。

    他自然也看到了走进来的李易,擦身而过的时候,低声说道:“我在醉墨那里等你?!?br />
    李易看了看他,微微点头。

    发生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变故,是需要给他好好解释解释。

    李易走过去,看着李明珠,想了想问道:“昨天……”

    李明珠抬眼看着他,说道:“你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br />
    李易想了想,忍不住问道:“我昨天,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看到长公主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他,立刻改口道:“我的意思是,我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李明珠看着他,问道:“你指那一句?”

    “-------”

    李易很好奇,倒是听过喝醉了失去一段记忆的事情,但他昨天才喝了几杯?

    他看着长公主,问道:“你昨天怎么不劝劝我……”

    李明珠看了看他,说道:“我看你喝醉了挺有意思的,就多灌了你几杯?!?br />
    ……

    看来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久了,性格上的确是会受到双方的一点儿影响,至少柳二小姐和长公主是这样。

    以前多么纯洁善良真正的一位公主,现在------也不知道昨天他把自己灌醉了以后,有没有趁机占便宜什么的……

    李明珠看着他,说道:“你昨天说的话,我会记得的?!?br />
    李易忐忑的问道:“我说了什么?”

    李明珠递给他一杯茶,说道:“你说如果我厌倦了现在的生活,就去找你?!?br />
    李易点了点头,作为朋友,这句话再也正常不过。

    “你还说,到了那个时候……”

    李易心中一颤,问道:“那个时候……,怎么?”

    一名宫女从外面走进来,说道:“殿下,王爷和王妃娘娘过来了?!?br />
    李易其实很想问问他昨天还说了什么,很可能后面的那一句话才是重点,可是宁王来了,在最不该来的时候,他只能起身迎接。

    宁王妃走到明珠的身边,解释道:“进宫来看望你父皇,顺便路过这里,就过来看看?!?br />
    昨天以前,李易会觉得这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一句话,然而现在,包括宁王妃看明珠的神态和眼神,一切都是那么的漏洞百出。

    明珠刚刚下朝,穿的朝服,宁王妃先陪她进去换衣服。

    “王爷,坐?!崩钜渍泻裟趼渥?,帮他斟满茶水。

    宁王抬头看着他,眼中浮现出一丝诧异和疑惑。

    他和这位李县侯的关系,说不上陌生,但也算不上熟络,虽然他心里对他十分欣赏,但以前对方对他这位王爷,总是有一种隐隐的疏离和抗拒,拒人于千里之外。

    此次,不知为何,他竟是格外的热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