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李易心中一紧,问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他只记得昨天明珠得知身世,心情不好,他和她喝了几杯酒,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就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难道是醉酒以后,勾起了某种原始的冲动,兽性大发,对她霸王硬上弓,她反抗不过,之后两个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想想又不可能,毕竟他的实力和明珠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差距的,就算是醉酒以后实力会有一点加成,恐怕还不是她的对手。

    不过,如果她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一下,然后半推半就的------这个也不可能,明珠不是那种人,他也不是那种人??!

    李易揉了揉眉心,还是没有想起来一丝一毫。

    不过,看小环和如仪她们的反应,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姑爷,昨天你回来,把端儿架在脖子上满院子跑,还对端儿说,等他长大了,不要娶李轩世子家的小蕊,说他要是娶了小蕊,一辈子都抬不起头,端儿,端儿都吓哭了……”

    李易额头上浮现出几道黑线,这是他昨天做的事情?

    小蕊是李轩家闺女的闺名,世子妃的名字中含有一个心,他就让女儿的名字里面含有三个,这是一个低级的不能再低级的拍马屁行为。

    等到他和如仪的第一个闺女出生了,就叫做李思仪或者李慕仪,多有意境,多有含义,思仪,慕仪,小蕊……,只是听上一听,高下立判。

    小环看着他,好奇问道:“姑爷,小蕊怎么了?”

    小蕊当然没怎么,是小蕊的爹怎么了。

    郡主和公主,虽然只相差一个字,但这其中的差距,可是大了去了。

    娶郡主就叫娶郡主,娶公主叫尚公主,那不是娶老婆,那是迎回来了一个祖宗,会被天下人看不起,好好的郡主变成了公主,还是长公主……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娶长公主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当然,如果公主变成郡主,事情就容易多了。

    “小蕊没事?!崩钜滓×艘⊥?,说道:“我就是告诉端儿,小孩子……,小孩子不要早恋!”

    小环低下头,声音糯糯的说道:“姑爷以前都不在外面喝酒的,回来了就对大小姐又抱又亲的……”

    “------”

    “小环?!比缫橇成⒑?,看了她一眼,小环立刻不说话了。

    李易看了看如仪,叹了口气,说道:“昨天发生了一些事情……”

    他心中暗松口气,幸好昨天只是架着李端满院子跑,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对大小姐又抱又亲的没什么,如仪是他的娘子,只要不是对二小姐就好……,喝酒误事,以后要尽量避免。

    小环抬头问道:“是姑爷和二小姐说的事情吗?”

    “------”

    李易抬起头,怔怔的看着她,“我和如意说什么了?”

    “昨天你跑到二小姐房间,关上门,和二小姐聊了整整两个时辰……”小环单手托着下巴,眨了眨眼睛,问道:“姑爷,你和二小姐,到底说了什么啊……”

    “------”

    李易自己也很想知道,他和柳二小姐到底说了什么。

    于是他的目光看向柳二小姐。

    “没什么,你进去之后只说了两句话,就躺下来睡着了?!绷〗惴畔驴曜?,说道:“我吃饱了,床单上满是酒气,小环,一会儿记得让人洗了?!?br />
    李易这一次总算放下心了,并且在心里暗暗决定,做一个有酒品的男人,以后坚决不再喝醉!

    吃完早饭,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浑身都舒爽了许多。

    李易走到柳二小姐房间,敲了敲门进去,看着柳二小姐,说道:“如意,昨天对不起啊,弄脏了你的床……”

    “你真以为你在我这里睡了两个时辰?”柳二小姐抬头看着他,反问道:“我怎么可能让你上我的床?”

    李易怔在原地,刚刚洗过澡,冷汗又开始冒出来了。

    “那……,那两个时辰我们干什么了?”李易面色一变,除了床,还有桌子,椅子,实在不行,地上铺块毯子也可以……

    她总不会让自己睡地上吧!

    柳二小姐淡淡的说道:“把门关上?!?br />
    “我行得正坐得直,身正不怕影子斜,真金不怕火炼,根深不怕风吹,明人不作暗事……”李易大大方方的在她对面坐下,拳头紧握,身体绷直,看了看门口,调整好方向,肃然问道:“我又没有做什么心虚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关门做什么?”

    “别紧张?!绷〗愕沽吮韪?,“慢慢说?!?br />
    “呵呵,开玩笑,我会紧张?”李易端起茶杯,杯子里的茶水立刻漾出波纹。

    柳二小姐看着他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喝醉了酒之后,有一个优点?!?br />
    李易摇了摇头,喝醉了以后的事情,他哪里知道?

    “你喝醉了,就不会说谎了,而且话很多?!绷〗阕旖腔坏阑∠?,说道:“问什么,说什么,不问也说,一点儿都不犹豫……”

    房间之内忽然阴风阵阵,李易抿了口茶水补充水分,“我都说什么了?”

    柳二小姐看着他问道:“李明珠当不了皇帝了吗?”

    这一点不用对柳二小姐隐瞒,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不太可能了?!?br />
    若她是长公主,以如今的局势,排除所有阻碍,真正的登基上位,几率在五成以上。

    当然,若只是辅政,成功率近乎十成。

    但现在,她的身份是郡主,名不正言不顺,一旦身份公布,便是朝臣对她的期望再高,再依赖她,也不会让一位郡主坐上九五之尊的位置。

    其实仔细想想,这真的是最好的结局了,脏活累活苦活全丢给李轩去干,明珠没有坐上那个位置,以后就会少许多麻烦。

    这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不过柳二小姐好像不太高兴,李易看了看她,试探的问道:“我还说什么了?”

    柳二小姐目光微微眯起来,看着他,冷冷道:“你还说你看过许多女子------很多女子不穿衣服的样子!”

    污蔑,**裸的污蔑!

    除了如仪,醉墨和柳二小姐自己之外,他哪里看到过其他女子不穿衣服的样子,柳二小姐那次水汽朦胧的,她又是在浴桶里,根本不能算,醉墨那只是意外,加起来也才两个人啊,都是他的女人,这有什么不对吗?

    “你又想骗我?!崩钜卓醋潘?,认真说道:“我可以对天发誓,除了你那次,我绝对没有看过其他不该看的女人不穿衣服的样子!”

    “我哪次?”柳二小姐拿起了秋水,想到了某件事请,又轻轻放下,看着他,冷冷问道:“是吗,那你告诉我,波朵野洁衣,大乔唯久,天海依,桃谷慧,李香……,这些女人都是谁,是我编出来的吗?”

    “------”

    李易放下茶杯,抿了抿嘴唇,看着她,问道:“你昨天晚上趁我喝醉,到底问我什么问题了?”

    柳二小姐移开视线,说道:“我没问,这是你自己说的?!?br />
    李易就不拆穿她的谎言了,叹了口气,说道:“醉酒的人说的话能信吗,你也不想想,波朵野洁衣,大乔唯久,天海依……,景国……,再加上齐国,我们身边,有叫这种奇怪名字的人吗?”

    “那李香呢,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这个……”李易看着她,解释道:“桃谷慧和李香,其实是同一个人……”

    “你真的不认识她们?”

    李易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发誓,这个世界上,没有她们这些人,我就更不可能认识了?!?br />
    柳二小姐看着他,没有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任何撒谎的迹象。

    李易反倒是有些惶恐,两个时辰,四个小时,两百四十分钟,一万四千四百秒……她连李香都知道了------她到底问了自己多少问题,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李易看着她,警惕的问道:“我还和你说什么了?”

    柳二小姐脸上浮现出一丝饱含深意的笑容:“不如------你猜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