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给李轩制造出安静的环境,李易和长公主本来就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李轩忽然暴怒,将手中的望远镜也摔碎了之后,气氛便更加的安静。

    李易的视线从他的身上收回来,和长公主对视了一眼,心中似有千般言语,但话到嘴边,也只是张张嘴而已。

    李明珠和他一样,因为某个消息乱了心境,眼神失去了焦距。

    有些事情存在于心中原本只是疑惑,像雾气中的纱,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直到有风吹来,吹散了一切,露出**裸的真相,那些心头的疑惑,也全都能够串联起来了。

    一位是一国之君,一位是后宫之主,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瞒着群臣,偷偷离开京都,来到数百里外的庆安府,差点儿连性命也交代在那里。

    老皇帝对李轩也很好,好到超乎了界限,几乎是有求必应,没求也给,好到------比亲儿子还好。

    皇后娘娘对世子妃更是宝贝的不得了,时常将她接到宫里,丝毫不亚于明珠这个“亲”女儿。

    相反,宁王妃一来到京都就频繁进宫,几乎做任何事情都要找明珠作陪。

    王家舍弃了最有权势的蜀王,将嫡女嫁给李轩,一点儿都不担心蜀王登基之后的报复,这不是脑子进水,这是站队,李易也终于明白,王家家主那一份永远存在的自信是怎么来的。

    英明睿智如老皇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立储对于这个国家的重要性,可无论多么危急的时刻,他都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好谈的。

    他心中早就有了人选,只是在这之前,他还要为他清理掉景国所存在的内忧外患,直到现在,崔家倒了,蜀王跑了,京都被用血洗过一遍,外敌在天罚的震慑之下不敢妄动……

    还有最重要的,明珠和李轩的生日是同一天,宁王妃和皇后生产的时候,又恰好在同一行宫,之后又在同一个地方居住了很多时日……

    李易不知道他们的生日到底是不是同一天,但他知道,他简直是蠢到了极点。

    这么多的巧合,这么多明显的线索,他居然从来都没有往那个方向想过,以至于得知真相的时候,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事情应该是这样的,老皇帝和皇后担心李轩和前两个夭折的皇子一样,受到不轨之人的迫害,于是就将他和宁王的女儿对换了,李轩去了庆安府,明珠留在京都……,有谁会在乎一位公主,认为她能威胁到他们的皇位?

    当然,事实证明他们还是错了,就算是皇后生了公主,也还是能威胁到他们想要的皇位。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和李轩以及明珠这几年来做的一切,当然,李轩出的那个好主意,更是使得朝局大变,让原本隐藏在水下的东西,浮到水面。

    而这也恰恰是最可笑或者说是讽刺的。

    他亲手将属于自己的皇位拱手让给明珠,殷勤急切,甚至还要超过明珠自己。

    李轩将已经碎成几块的望远镜踩了个稀烂,这才回过头,脸色苍白的看着李易个明珠,喃喃道:“救我……”

    长公主抬头看了看他,脸上忽然露出笑容,像是一根绷紧的弦忽然放松,整个人在这一瞬间轻松下来,说道:“其实……,这是最好的结局了?!?br />
    李易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加油,我们都看好你?!?br />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们说好的,我们说好的!”李轩身体颤抖,面色惊恐,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我先回去了?!崩蠲髦槿嵘盗艘痪?,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李易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此时牵扯到的,已经不仅仅是那件事情,还有她的身世,一瞬之间,爹不是爹,娘不是娘,这二十年来,一直被蒙在鼓里,纵使她再坚强,也需要时间去接受。

    “我也回去了?!崩钜滓×艘⊥?,巨大的落差,不仅明珠需要时间,这个时候,三个人都需要时间。

    李轩猛地摇头,喃喃道:“你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

    李易实在是想不出来该说什么话去安慰他,歉意的看了他一眼之后,转身离去。

    傲娇萝莉从远处跑过来,举起一只烤的焦黑的鸡翅给李易,说道:“先生,鸡翅烤好了,是我亲自给你烤的,你尝尝?!?br />
    李易接过鸡翅,咬了一口,就知道她不仅忘记了放佐料,烤的火候也不够,外面的已经焦黑了,里面的还有些生。

    傲娇萝莉期待的问道:“味道怎么样?”

    李易三两口将鸡翅吃光,擦拭干净手指,点头道:“好吃?!?br />
    “那我再去给先生烤!”傲娇萝莉脸上的紧张之色消失,终于浮现出喜悦,飞快的向烤架边跑。

    李易拉住她,摇了摇头,说道:“先生还有点儿事,要先回去了?!?br />
    “哦……”傲娇萝莉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随后就抬起头,露出笑脸,说道:“没关系,先生的事情要紧,先生喜欢吃的话,我下次再给先生烤!”

    李易对她笑了笑,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傲娇萝莉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在地上的李翰,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李翰苦着脸,说道:“我不吃了,外面的烧焦了,里面的还没熟,还忘记放佐料了,不好吃,吃了会拉肚子的……”

    “胡说!”傲娇萝莉羞怒的看着他,说道:“刚才我也是这么烤的,先生说很好吃呢,而且全都吃光了!”

    李翰脸色更苦,看着她,说道:“那是因为先生喜欢你啊,就算你烤的再难吃,就算你递给先生一只生的,先生也会说好吃的?!?br />
    傲娇萝莉脸上的羞怒立刻变成了羞涩,捏着衣角,自言自语道:“真的吗,母妃好像也是这么说的呢……”

    “真的真的!”李翰举起手掌,说道:“我发誓,在所有人里面,除了永宁之外,先生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看到皇姐皱起眉头,立刻改口道:“不对,先生最喜欢的就是你和永宁了,喜欢的一样多……”

    许久之后,看着羞涩跑开的寿宁皇姐,李翰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她烤的真的很难吃啊,这是他吃过最难吃的鸡翅了,先生也真是的,这种谎话也能说得出来,还全都吃光了,就不怕拉肚子吗?

    当然,这一次,这些话他只能在心里说,不敢小声嘀咕了。

    “小翰?!?br />
    一道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李翰吓了一跳,猛地从地上弹起来,看到来人时,才放下了心,问道:“轩哥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李轩脸上露出一个极度和善的笑容,说道:“你过来,轩哥哥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说?!?br />
    虽然轩哥哥的笑容很和善,像是有什么天大的好事要告诉自己一样,可李翰就是觉得浑身发凉,毛骨悚然,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先生说过,当你面对无法应对的未知难题时,就靠直觉。

    李翰的第一直觉就是跑。

    于是他真的跑了,速度飞快,头也不回,就像是身后有怪物追赶一样。

    李轩看着那道快速逃离的身影,脸上露出笑容,伸出手掌,喃喃道:“小猴子跑的再快,也逃不过如来佛祖的手掌心?!?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