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自己都意外,他有几斤几两自己不是不清楚,怎么会撞到长公主的?

    以她的武功和警觉性,就算是事情再突然,他的速度再快,她也不可能来不及躲开。

    除非,她真的是心不在焉到了极点,心不在焉到了,连前面有人撞过来都注意不到。

    他刚才的速度有多快,他自然知道,连自己都撞的生疼,更何况是身娇体嫩的长公主,因此第一时间就关心的询问她撞哪里了?疼不疼?需不要他帮忙揉揉?

    然而,从前后方向以及门口感受到的那三道没来由的凉意,又是怎么回事?

    撞了人没有逃跑,适当的关心关心,这有错吗?

    和那些肇事逃逸品德有缺的人相比,人格不知道高尚了多少倍……

    李易看着长公主,关切道:“对不起啊,刚才跑的太急,你没事吧?”

    “没事?!崩蠲髦橐恢皇治嬖谛乜谏?,摇了摇头,眉头还是微微蹙着。

    难怪刚才的感觉那么柔软,李易这才意识到他刚才撞到了哪里,心中不由的更加担心。

    在他几个月的努力之下,公主殿下胸前好不容易才有点起色,甚至可以说是初具规模,要是被这一撞给撞回去了,他的罪过该有多大,这不是毁了人家姑娘一辈子吗?

    出于男人的责任心,说不得也就要对她负责到底了。

    有外人在的时候,柳二小姐的某种性子就彻底收起来了。

    她不想让别人觉得她是一个野蛮暴力的女人,尤其是不想让李明珠觉得。

    她也会读书,也能写诗,也是文武双全,不比她李明珠差在什么地方。

    坐到桌旁的时候,长公主的手从胸口放了下来,李易仔细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她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

    衣衫虽然一如以往的整齐,发丝同样不显凌乱,但她的脸色,却比几天前憔悴了不少,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极为疲惫,这疲惫不是表现在外面,而是在内里。

    以前和柳二小姐站在一起,一眼望过去,她唯一能比得过柳二小姐相比的,就是那种华贵的气质,以及不分上下的姿色。

    现在,气质没有了,姿色也没有了,虽然说憔悴起来的她看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但这属于像他这种少数人才能欣赏到的美。

    李易这次是真的担心了,问道:“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即便是朝事最忙的时候,她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就算是再加上那特殊的几天,也不该憔悴至此……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应该是这几天没有睡好的原因?!?br />
    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张纸,看了看,说道:“这是谁写的诗,字还可以,诗写的简直是一塌糊涂……”

    不顾李易在一边使劲给她使眼色,她摇了摇头,继续道:“平仄不对,意境全无,甚至连格律都不懂……”

    李易揉了揉眼睛,靠在椅子上,双手覆脸。

    长公主从小接受的是皇家教育,可谓是文武双全,综合起来,应该是整个景国,不,加上周边诸国,也是最优秀的女子了。

    柳二小姐的诗,在她看来,和小孩子过家家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事实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如果这件事情能拿出来说的话,她的胸口现在也不会疼了。

    “好久没切磋了?!绷〗隳闷鹎锼?,说道:“打一场吧?!?br />
    “好?!?br />
    两人之间对于各自的挑战向来是来者不拒,心情不佳的长公主或许也想发泄发泄,只吐出了一个字,起身就向内院两人专属的比武场地走去。

    李易躺在椅子上,望着湛蓝的天空,并没有多少想要观战的想法。

    看到她的样子,崔清明在天牢中所说的话,再次在他耳边回响。

    是的,他虽然姓李,但不是皇家的“李”,就算是明珠,也只能算是半个姓李的,无论登基的新皇是谁,都不会容下他或是明珠的存在。

    这一点,根本不用崔清明提醒,他一直都很清楚。

    起初,他的想法很直接,如果根本没有所谓的新皇,这一些矛盾,也就都不存在了。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明珠。

    她可以参与国事,可以代理朝政,可以做皇帝能做的任何事情,但要她真正的坐上那个位置,她心里还有一关过不去。

    她终究绕不过那个躺在病榻的男子,即便她没有任何私心,她只是想要这个国家变的更强,更好……,也不能改变这等同于谋逆,等同于谋逆她自己的父皇的事实。

    哪怕是在他离开以后,她也不能心安理得的去做这件事情。

    这不是她的错,如果她真的能没有一点儿心理压力的去完成这件事情,她也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李明珠,不是他喜欢的那个李明珠了。

    “相公在想什么?”一道柔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李易从椅子上起身,走过去,拉着如仪的手,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说道:“一些烦心事?!?br />
    如仪看着他,问道:“这么久了,相公还没有决定吗?”

    李易有些诧异又有些震惊的看着她,问道:“决定……,决定什么?”

    如仪笑了笑,说道:“虽然妾身不知道相公在犹豫什么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一定很重要,要不然,相公也不会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到现在还没有决定?!?br />
    如仪平日里不像小环那样喜欢说话,叽叽喳喳,也不像柳二小姐,吐字如金,她总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李易的一些微妙的情绪变动,瞒得过小环,瞒得过如意,却是不可能瞒过她。

    如仪靠在他的肩头,喃喃道:“很难决定吗?”

    这件事情不止是长公主很难决定,就连李易自己,也从来没有真正的下定决心过。

    他叹了口气,说道:“一步是天,一步是地,很难啊……”

    如仪握着他的手,微微用力,说道:“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妾身和如意,都会陪着相公上天入地的?!?br />
    有她这句话,李易便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无论是上天入地,他身边都有如仪陪着,柳二小姐------柳二小姐还是算了,她只会打的自己哭天喊地。

    是前进还是后退,他决定将选择权交给明珠。

    他在如仪的脸上轻轻一吻,站起身,向内院走去。

    两人这次的比试,他其实对长公主极不看好。

    一个勤奋到每天找自己切磋提升实力,一个整天被朝事所累武学荒废,一进一退,差距很快就显现出来了。

    果然,以前两个人比试的声音是砰砰砰,现在变成了啪啪啪……

    李易穿过一个月亮门,看到长公主被柳二小姐按在腿上,抬起手掌,又飞快的落下,不停的向她身上某个挺翘的部位打去。

    啪啪啪的声音,就是这样传出来的。

    一边打,还一边皱眉问道:“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

    李易站在原地,想了想,开口问道:“需要我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