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崔家来说,眼下所发生的事情,真的只是开始。

    仅仅蜀王不是皇帝亲生一事,在如今的时代,就能让包括崔贵妃在内,崔家九族都下地狱,虽然事实还未揭晓,但最轻也是欺君窃国之罪,再严重一点的话……,不知道欺君和绿君哪一桩罪更重------但无论是哪一桩,和崔家有关系的,一个都跑不了。

    陈冲面色变幻数次,最终苍白下来,看着李易,躬身道:“多谢?!?br />
    李易点了点头,转身走进曾府。

    醉墨看到他进来,赶忙将手里的嫁衣藏好,李易也不多问,她的嫁衣全部绣好,也就在这些日子了,不急在那么一天两天的。

    他嘴巴张开,还没有说出一句话,洛水神女便抱着嫁衣走了进去,只丢下一句:“你们先聊,我进去把那幅画画完?!?br />
    李易诧异的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又看向宛若卿,问道:“她最近怎么了?”

    宛若卿摇了摇头,俏脸上同样露出疑惑之色。

    李易皱了皱眉,最近的曾姑娘有些不寻常。

    他上一次过来,她说身体有些不舒服,需要休息,让若卿陪着他聊天。

    上上一次,她说肚子有点疼,一个人回房休息,让若卿陪着他说话,可李易很清楚,那天距离她肚子该疼的日子,还有至少半个月。

    上上上一次,她说昨天熬夜绣嫁衣,太累了,想要回房休息,还是若卿陪他说话……

    上上上上一次……

    例子太多,不胜枚举。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的事情。

    莫非是------婚前焦虑症?

    想想似乎有很大的可能,很多女子在结婚之前都会患上这种病症,因为这属于是心理上的某种因素在作怪,不同的人表现出来的症状也大不相同。

    或许,她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逃避?

    李易对小翠招了招手,等她走过来之后,才开口问道:“你们家小姐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

    “没有啊……”小翠想了想之后,摇头说道:“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啊……”

    说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拍了拍脑袋,说道:“要说有的话,就是小姐最近这些天,总是去若卿姐姐的房里睡觉,已经好久好久没在一个人睡过了?!?br />
    李易看了看宛若卿,她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她说马上就要搬走了,让我多陪陪她,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br />
    李易忽然看着她,问道:“她和你一起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动手动脚?”

    “什么动手动……”宛若卿疑惑的问了一句,随后便怔住,脸色微红。

    醉墨的性子跳脱,喜欢在床上打闹,睡觉又不老实,有时候,的确会发生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

    看到她上的红晕,李易的脑海中,就不由的浮现出一些画面来。

    然后他的脸色就有些发红,再然后,又有些发白。

    他转头看着宛若卿,面色复杂。

    醉墨是他的,若卿迟早也是他的。

    眼下的情形,居然是她们两个睡在一张床上,时常做一些让人脸红的事情。

    到底是谁喜欢谁谁背着谁谁又对不起谁------不行,这个问题,他需要好好捋一捋……

    ……

    京都近些日子风浪很大,说是滔天巨浪也不为过,一个浪头拍过去,强大如崔家,秦家,虽不至于分崩离析,但也摇摇欲坠,至于其他稍小些的家族,在这种巨浪之下,则是尸骨无存了。

    陈家作为一直和崔家走的极近,只是稍逊秦家一筹的大族,能在这场风浪中不受丝毫波及,实在是一件奇事。

    此时,陈家之内,气氛却不像所有人想象的那么轻松。

    “只是开始,只是开始……”陈庆在厅内踱着步子,沉着脸说道:“如果这还只是开始,那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结束?”

    陈冲坐在椅子上,表情比他要淡定的多。

    他抬头看着外面,说道:“或许,还要加上蜀王,甚至是宫里那位,才算结束……”

    陈庆猛地回头,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

    陈冲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这还只是开始,那么陈家此次,无论如何是逃不掉了?!?br />
    他看着陈庆,说道:“陈家总有一个人要站出来,我不在了,你以后照顾好三妹,若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找他……”

    “不行?!背虑煸荻ń靥溃骸熬退阋?,也是我去,你留下来照顾三妹,此事就这么定了!”

    “大哥,你还有希望……”陈冲看了他一眼,说道:“陈家的过去,就由我一个人担了吧……”

    陈庆脸色森然,摇头道:“不行,这绝对不行!”

    “大哥,二哥……”两人争执间,一道纤弱的身影从门外走进来。

    两人脸色顿变,同时出声:“三妹,你怎么过来了!”

    陈冲更是走过来,急忙道:“我和大哥有要事要谈,你先回去休息……”

    头发雪白的女子摇了摇头,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语气坚定道:“我也是陈家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妙玉都会和大哥二哥一起面对的……”

    陈冲看着她,拍了拍她的手,大步的走出门外。

    ……

    “臣有罪!”

    皇宫,某座宫殿之前,给事中陈冲长跪不起,高声说道。

    “陈家……”榻上,景帝将手中的折子放下,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此事,让明珠去处理吧?!?br />
    ……

    九个月的李端已经可以到处爬了,直到长公主走进来,李易还在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将他从床边挪到床里,等到他爬出来的时候,再重复这个动作。

    她这个时候过来,应该是有事情要谈,李易将小家伙抱起来,递给如意,李端却将小手伸向了小环。

    在这个家里,小家伙就是皇帝一般的存在,但皇帝也有怕的人,这个人就是柳如意。

    柳二小姐可能天生就有一种震慑力,平日里她看着李端的时候,他是绝对不敢大哭大闹加胡搅蛮缠的。

    “小环,我们出去?!绷〗憧戳诵』芬谎?,起身离开。

    小环抱着李端,听话的走出去。

    李明珠将一封奏折递给他,说道:“看看这个吧?!?br />
    李易打开奏折,详细的看了一遍之后,低下头,沉声问道:“如果正常来判,会是什么结果?”

    “陈家罪证不少?!崩蠲髦榭醋潘?,说道:“虽然还是会考虑到国公府的因素,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嫡系一脉,男丁流放,女子------沦为贱籍,充入教坊司?!?br />
    她看着李易,说道:“所以,我来问问你的意思?!?br />
    “这算不算是以权谋私?”

    “算?!?br />
    “------”

    “不过?!彼戳丝蠢钜?,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陈冲是自首,依律……,也应当酌情处置?!?br />
    李易知道,以她的性格,做出这个决定一定不会容易,但他也绝对不可能看着陈三小姐落入那般境地,心中微暖,握着她的手,认真道:“这件事情,谢谢你了?!?br />
    李明珠摇了摇头,“你我之间,说什么谢谢……”

    柳二小姐从外面走进来,走到床边,拿起落在这里的秋水,这才看着两人,目光停在他们握在一起的双手上,问道:“你们之间,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