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br />
    柳二小姐点了点头,合上书,起身走回房间。

    看着她云淡风轻,不带有一丝烟火气息,潇洒离去的背影,似乎真的对此事一点儿都不感兴趣,李易不由得有些------心中发寒。

    事出反常必有妖,以如意对他的关心程度,脸上有道唇印,衣服上有根头发、夜不归宿这样的小事,她都会斤斤计较,刨根问底,怎么可能对他对另一个女人的承诺不感兴趣?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她的冤家对头?

    长公主表情平静,看着他问道:“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br />
    李易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很大的错误。

    在一个女人和他说话的时候,她居然想的是另一个女人,而且,他想的女人,比眼前的女人------胸大。

    他连忙转过头,低头道:“在听,在听?!?br />
    “我刚才说了什么?”

    “------”

    李易想了想,说道:“我答应过你什么……,我答应你的事情有很多啊,你说的是哪一件,除了这几天没有带汤去看你,也没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了吧……”

    “你答应过我不轻举妄动?!崩蠲髦榭醋潘?,皱眉说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危险,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此案震动的不是京都,而是整个天下,朝臣人心惶惶,满朝文武都在上书要求彻查此案------要是真的查出来了,你怎么办?”

    “你怀疑这件案子是我做的?”李易站起来,诧异的看着她,“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我在你心中这么厉害,其实我比你想的要弱上那么一点儿……”

    “虽然那些人全都有罪,但上有官府,朝廷……”李明珠看着他,郑重道:“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密谍司查出了真相,到时候你要面对的,将会是整个京都的官员与权贵……,如果没有了你,我怎么办?”

    李易叹了口气,他原本是想培养她独自做事的能力,现在,似乎距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远了。

    柳二小姐走过来,将放在桌上的秋水拿起来,说道:“你们继续?!?br />
    说罢,又很干脆的转身走回去。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陛下有说什么吗?”

    “父皇让密谍司彻查此案,但凡有罪的官员权贵,逐一……”李明珠看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惊讶道:“此事父皇知道?”

    “正是因为此案牵扯过大,才有足够的力量,将崔家拉下水,将崔家和蜀王一系的势力,全都拔除……”李易看着她,问道:“你总不会想要让蜀王并非陛下亲生的事情,人尽皆知吧?”

    她看着李易,问道:“所以,是父皇授意你这么做的?”

    李易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

    “上次进宫那天?!?br />
    这件事情,必须以雷霆之势,让他们来不及反应,朝廷是不可能做到的,出动大批的禁军,大张旗鼓的抄家,京都怕是会炸锅,这种方法虽然有些作弊的嫌疑,但简单直接粗暴,又有老皇帝默许,风险极小。

    蜀王的事情不能闹得人尽皆知,这是皇室所不允许的,便需要有一个理由,将这些人一网打尽,不留后患。

    在柳盟的带动之下,武林上的风气大改,惩强扶弱,扶危济困,其实也是变相的为朝廷做事,这股力量很强大,却不可能直接为朝廷所用,很久以前,关于这股力量,老皇帝就已经和他达成了一致。

    李明珠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你和父皇早就商议好了,那,就这样吧?!?br />
    说完便转身向外面走去。

    李易看到了她表情的变化,急忙站起来,快步追上去,说道:“对不起,是我的错……”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你没错?!?br />
    “我错了?!?br />
    “你没错?!?br />
    “我真错了?!?br />
    李明珠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双手抱胸,“说,你错哪里了?”

    ……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坦诚的承认了错误,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这么大的事情,瞒着你,是我不对,不过,有些事情,你也瞒着我……”

    “什么事?”李明珠秀眉微皱,她连月事是什么时候都没有瞒着,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他?

    真心诚意,掏心掏肺换来的却是对他极为重要之人的隐瞒和猜疑,个中滋味,语言难以描述。

    “你瞒着我的是……你其实已经不用喝汤了?!崩钜卓醋潘?,说道:“如果你没有裹着的话……”

    ……

    公主殿下回去了,再也没提瞒不瞒的事情,柳二小姐从房间里面走出来,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看书。

    李易视线扫了扫,提醒道:“书拿反了?!?br />
    于是柳二小姐不再看书,将那书放在桌上,开始看他。

    李易解释道:“刚才我们……,说了一些朝事?!?br />
    柳二小姐问道:“朝事也包括“没有了你,她怎么办”这种问题吗?”

    李易看着她,认真说道:“我对天发誓,我和长公主之间,是很纯洁的关系,就像我和你的关系一样纯洁……”

    柳二小姐想了想,不由的想起了他那天晚上醉酒和半夜闯进书房的事情,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

    秦府到底是秦府,即使是从秦府带人出来接受调查,密谍司的人也是一副客气的表情:“几位大人,辛苦走一趟?!?br />
    秦彦面色苍白,双眼无神,身后两人脸上也是同样的表情。

    秦相一夜之间,像是又苍老了许多,走上台阶的时候,身体微微一晃,身旁的秦家五爷立刻上前搀着他。

    “有台阶,父亲小心些?!?br />
    密谍司的领头之人走上前,恭敬的说道:“相爷放心,几位大人只是过去接受调查,若是那些人构陷,我们一定会将几位大人完好无损的送回来?!?br />
    直到密谍司的人远去,秦相的目光依旧望着那个方向,小声道:“如果……,不是构陷呢?”

    没有人回答,秦家五爷搀着他,转过身,小声道:“父亲,外面风大,回去吧……”

    秦家三位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官员走出秦府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根据那四十人的供词,密谍司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了那个距离京都三十里外的魔窟,也找到了那数十名失踪的女子,当她们指证出之前被藏匿的地方,正是秦家那处庄园时,秦相长子,那位名叫秦彦的一朝重臣,仕途因此而止。

    其他两人的罪名虽然不如秦彦,却涉及到另外几件案子,经不起密谍司的查问,接连入狱。

    短短几日,辉煌一时的秦家,在朝便只剩下秦相一人。

    而这,还不是结束,随着一件件案子的清查,开始有更多的矛头,指向崔家。

    崔家,议事厅中,气氛一片惨淡。

    京都上到权贵官员,下到普通百姓,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这一桩滔天巨案的推进,他们在朝堂上能获得的所有支持,近乎全部覆灭,即便是还剩下一些,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一名中年男子面色慌乱,开口道:“二哥,我们该怎么办,你说句话??!”

    崔清明眼中满是血丝,却还强自镇定,喃喃道:“我们还有娘娘,还有殿下,殿下就快回来了,崔家不会亡,崔家一定不会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