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恐怕是官府办案最为神速的一次了。

    报案的还在衙门口,没有来得急伸冤陈述,各家丢失的大人物已经全都找了回来。

    按理说,无论是对于官府还是报案之人,这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案子破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谁都免了麻烦。

    然而事情又不止这么简单。

    被绑的皆是京都有头有脸,甚至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并且一绑就是四十位,悄无声息,直到早上才被人发现,这怕是立国以来,京都发生的影响最为恶劣的案件了。

    今日之后,让京都的其他官员权贵还如何安睡?

    毕竟,谁也不想晚上睡下去之后,第二天醒来,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绑着绳子,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跪在民众的面前……

    此案必须得查,彻查!

    若是任由那些穷凶极恶的暴徒在京都逍遥,以后谁都别想睡安稳觉。

    这还只是其一。

    那些被绑的官员权贵,身前所放着的记录他们罪行的纸张,早已经过悠悠众口传了出去,他们固然是受害人,但同时也是加害人,那一桩桩一件件蕴含着血泪的文字,只要稍加验证,便能证明它们的真实性。

    朝廷正处在律法改制的当口,权贵犯法虽然还不能和庶民等同,但一个庶民若是犯下它们任何一人的罪行,够砍头几十上百次了,只砍他们一次总不过分吧?

    这些人各个都罪孽深重,外面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谁敢放他们回去?

    曾仕春揉了揉眉心,那些人已经被他遣捕快衙役搬回来了,但除了有数的几人能够开口,其余诸人皆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纵使鼻青脸肿,也无法发出一声痛呼,更遑论移动。

    “曾大人,我能带我家老爷回去吗?”

    “大人,我家大人受伤了,需要马上诊治!”

    “你们官府不去抓那些刺客,反倒将这些大人扣留在这里,你们到底意欲何为!”

    ……

    听到堂外传来的呼声,曾仕春再次揉了揉脑袋,那些人不是权贵就是高官,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同时得罪这么多家族……

    正当他头疼的时候,终于有捕快一脸喜色的走进来,大声道:“大人,宫里来人了!”

    宫里来的不仅仅只有宣旨的太监,太医署的医官尽出,检查一番之后,太医令刘济民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人全都被人点了穴道,是武人的手法?!?br />
    一名灰衣老者从后方走出,伸手在一人的颈间猛地一点,下一刻,便有惨嚎声传了出来。

    那名男子终于恢复了自由,捂着屁股惨呼不止。

    灰衣老者在人群中走了一圈,将诸人的穴道一一解开,众人耳边顿时传来一阵阵嚎叫,场面一度无法控制。

    曾仕春上前一步,看着最前方的年轻人,问道:“殿下是怎么说的?”

    刘一手看着他,缓缓道:“彻查?!?br />
    曾仕春点了点头,说道:“四十名官员权贵被抓,影响太过恶劣,若是不查清,朝中诸多大臣也不会答应,彻查自然是要彻查的,只不过,能悄无声息的犯下此等案子,怕也不是常人所为,案子查起来,并不容易?!?br />
    “这些罪臣权贵所犯下的罪行,一件件都要彻查?!绷跻皇挚醋潘档溃骸罢庑┤?,暂时就留在京兆府衙,太医署会为他们治伤,其他的事情,将由密谍司全部接管?!?br />
    曾仕春脸上露出笑容,将厚厚的一叠纸张放在他手里,说道:“麻烦刘大人了?!?br />
    围观的民众其实已经将京兆府衙围了起来,若是那些罪行滔天的恶人从里面走出来,怕是会发生一些难以控制的事件。

    好在这一次,朝廷没有让他们失望。

    四十个人,一个也没有从府衙走出来,京兆尹府也在外面贴出了告示,对于那些胆大包天,绑架官员权贵的贼人表示了强烈的谴责,同时表示,一定会严查此案,尽快将那些贼人捉拿归案,还京都一个清明的治安。

    对于这四十人所供认的罪行,官府也一定会一条条的核查验证,一旦核实,绝不姑息,若是民众有什么线索或是证据,欢迎提供,也欢迎大家的监督……

    如果官府每次都这么办案,民众自然不会不满,像窦娥那样的冤情,大概也不会出现,民众对于官府的处理方式很满意,情绪不再亢奋,也不再围在府衙门前,逐渐散去……

    然而,他们的注意力却没有移开,京兆府衙包括那四十座府邸,一夜之间,便成了整个京都的焦点。

    崔家。

    崔家昨夜并未有人失踪,但他们比起有人失踪的那些家族,更加惊惧。

    四十人,他们在京都仅存的一点势力,他们最后的底牌,一夜之间……,一夜之间就被人拔除了干净……

    这不是四十个人啊,这是四十个家族,是他们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好不容易笼络到的势力,他们都有把柄在崔家的手上,和崔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们不是一条船上的人,崔家的大船在前,他们的小船连在大船上,崔家的船乘风破浪,他们也能跟着前行,崔家的船沉了,他们也得跟着沉……,一条小船的覆灭对大船的影响有限,但若是连着大船的四十条小船都沉了,崔家还能独自在水上浪?

    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现任的崔家掌舵人崔清明,便气急攻心,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崔家众人聚集在议事厅中,每个人脸上都是惶惶之色。

    一夜,仅仅过了一夜的时间,崔家就从拥簇者无数,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虽然还算不上是孤家寡人,毕竟还有秦家,陈家,或有或无的曾家……,但他们此时,已经影响不了大势了。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那些人的罪行,或许或少,都和崔家有着一些联系,若是他们的罪行落实,崔家,崔家很难从中脱离出来……

    原本因为蜀王的回京,让他们好不容易看到的那一丝曙光,重新的,被巨大的黑幕遮盖……

    秦家。

    “胆大妄为的贼人固然要查,但身为官员权贵,罔顾法纪,行事如此肆无忌惮,也注定逃不过律法的制裁,此案,陛下已经下令严查,虽然会在京都引起巨大的震动,但从长远来看,益处多于坏处?!奔已缰?,秦相看着下方几人,沉声说道:“此事,你们要引以为戒?!?br />
    哐当!

    秦彦双手颤抖,端不住手中的碗碟,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在他身侧,他的两位同样在朝为官的兄弟,同样面无血色。

    最下方,秦家五爷夹了一口菜,又撕了一只鸡腿,扔给了站在角落里的汉子,继续低头吃饭,和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

    ……

    京都四十位官员权贵被绑的消息,李易昨天晚上就知道了,老皇帝让他查的案子,本来已经快到期限,忽然闹了这么一出,疑犯们纷纷自首,连查都不用查,最近的运气简直不要太好。

    直到心情不怎么好的长公主从外面走进来,走到他面前,问道:“你忘记答应过我什么了吗?”

    坐在对面看书的柳二小姐放下书,抬起头,视线望过来,显然也很想知道李易到底答应了她什么。

    李易看了看长公主,又转头看向柳二小姐,说道:“如意,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ps:这几天现实中遇到一些烦心的事情,学业上的,比较影响状态,又遇到情节转折点,不想断更,也不想瞎写,我尽量调节,现在还没到顶不住的时候,更新的不稳定或是时间不固定的什么,希望稍稍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