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不同于未来,在这里的几年,李易也逐渐的明白了一些道理。

    对于某些人,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律,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比你更流氓……

    对付这种流氓,干脆什么道理和法律都别讲了,直接掀桌子是最好的选择。

    便如同和傲娇萝莉下棋,谁输谁赢,谁占优势,谁处于劣势,其实并不重要,只要她最后祭出终极杀招宇宙超级无敌哮天犬,或是参赛选手直接化身裁判指定自己赢,这游戏就没法玩了。

    同样的,受傲娇萝莉的影响,李易也不想和崔家玩下去了。

    还是直接掀桌子吧,有徐老这样的老流氓在,看谁比谁更流氓?

    “先生,汤好了吗……”傲娇萝莉坐在院子里面,望眼欲穿。

    李易收回思绪,掀开砂锅盖子,拿起勺子尝了尝,回头道:“就好了就好了……”

    柳盟。

    数十人恭敬的站在一块空地上,看着前方一位邋里邋遢的老者,面露激动之色,躬身道:“但凭前辈差遣!”

    邋遢老者转头示意了一番,早有人将一张张纸发在他们的手上。

    他沉着脸,冷声道:“都看仔细了,今天晚上,你们看到的这些名字,一个都不能少!”

    “遵命!”

    众人纷纷躬身,声音响彻校场。

    秦府。

    秦家下人看着一道喝的醉醺醺的身影走进府里,视线扫了一眼就移开,五爷的这幅样子,他们早已习以为常了。

    只是奇怪的是,平日里他身边总有一个汉子搀着,今天却是独自一人回来。

    秦彦从厅内走出来,心中的郁郁之气难平。

    秦余已经消失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内,连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传回来,京都之内,他能想到的人,也都一一去问过了,同样的没有一点儿音讯,至此,他的心里,终于产生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这不像是那逆子的性格,也实在是不符合常理,他就像是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一样,不仅秦家找找不到他,就连官府和密谍司都找不到……

    他虽然不是那么的了解儿子,但也十分清楚,他没有躲到连密谍司也找不到的本事。

    他心中本就郁闷,看到那一道醉醺醺身影走过来的时候,自然更加心烦。

    “你又去喝酒了,你看看你现在,还哪有一点儿人样!”

    秦家五爷抬起头,郑重的看着他,说道:“大哥,我其实不喜欢你这么说我?!?br />
    秦彦眼睛睁大,这是近几年来,他第一次见到这位五弟顶嘴,他指着他,难以置信道:“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的样子,我都是为了秦家的脸面,你,你还敢顶嘴!”

    “脸面?”秦相五爷嘲讽的笑了笑,说道:“别自欺欺人了,秦家哪里还有什么脸面,秦家的脸面不是被我丢尽的,是被你们这些人……”

    秦彦脸上露出恼怒之色,指着他道:“你晚上喝了多少酒……,混账,混账,你种话你也说得出来,你还有没有一点儿规矩了?”

    秦和认真的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规矩……,别天真了,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大不了老子掀桌子不玩了……”

    他喃喃了一句,又道:“还有,我也不喜欢你骂我------混账?!?br />
    砰!

    秦彦的身体倒飞回屋内,撞倒了数把桌椅。

    秦和伸手抚了抚额头,喃喃道:“还真有些醉了,连手脚都管不住了,吴二,还不扶五爷一把……,吴二……”

    如此说了两句,才有些恍然的点了点头,“哦,吴二没了……”

    “来了,来了……”

    一道壮硕的身影从后方跑过来,搀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又看了看一旁的秦家下人,怒道:“一个个都是死人吗,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扶大老爷……”

    ……

    京都是景国最富庶的地方,也是权贵官员们最为聚集的地方。

    同样的一座城池之内,有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生计发愁的贫苦百姓,也有白日鱼肉,夜晚笙歌的达官显贵。

    一南一北两个区域,便如同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一般。

    京都南区,某处奢华的府邸。

    浑身**的中年胖子刚刚从前几日才娶的第七房小妾身上爬下来,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刚刚擦拭掉的汗水便又冒了出来。

    只不过这一次,是冷汗。

    他身体抖了几抖,看着坐在堂中桌旁,全身都笼罩在斗篷里的身影,颤声道:“你……,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完事了?”一道诧异的声音从斗篷下面传出来,“有点快啊……,肾不行吧?”

    话音落地,两道人影缓缓的走过来,其中一道人影的目光,在床上那赤**子的身上扫了几眼。

    身旁另一人轻咳一声:“注意纪律?!?br />
    那人立刻收回视线,眼观鼻鼻观心,脚尖一挑,掉落在地上的被子便飞上床,盖在了那女子的身上。

    女子早已吓得花容失色,那中年胖子却是强装镇定,指着两人问道:“你,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一人挥了挥手,说道:“韩大元,你的事情犯了,跟我们走一趟吧?!?br />
    “韩大元?”中年胖子怔了怔,说道:“我,我不叫韩大元……”

    “什么?”那人顿时愣住,问道:“这里不是韩府吗?”

    中年胖子唯唯诺诺的说道:“是韩府,但是你们说的韩大元,住在隔壁的韩府……”

    两人之中,其中一人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仔细的看了看之后,低声骂道:“妈的,走错了……”

    他瞪了身旁的人一眼,又看了看那中年胖子,说道:“对不起啊,认错人了,多有打扰,你们继续,继续……”

    两人走到门外,关上门的时候,其中一人回过头,小声说道:“平日里多吃点韭菜,有好处……”

    “抓刺……”

    中年胖子口中的话还未说全,颈间便猛地一痛,整个人软倒在床上。

    那女子欲要张口惊呼,同样的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不多时,隔壁的宅院,一名中年男子缩在床脚,惊恐的看着房内的两人,颤声道:“你,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房内的一道黑影沉声问道:“你是韩三元吗?”

    中年人心中一松,摇头道:“不,不,你们认错人了,我是韩大元……”

    “那就没错了?!币蝗俗呱锨?,在他脖颈间轻轻一点,中年人便惊恐的发现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动弹。

    隐藏在斗篷中的人影冷冷说道:“韩大元,你的事情犯了,跟我们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