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府,一处院落之中。

    小翠双手托着下巴,望着院内石桌的方向,喃喃道:“小珠啊,你说,李公子那么吃桂花糕,真的不会腻吗?”

    小珠白了她一眼,说道:“你以为人家李公子是你啊,三心二意,朝三暮四,以前比谁都喜欢吃,现在有了徐福记的蜜饯,就不碰桂花糕了……”

    小翠回头瞪了她一眼:“那也比你总是抢我的蜜饯好!”

    小珠却是没有继续搭理她,单手托着下巴,小声道:“不会腻也挺好的啊,就像李公子喜欢你家小姐,这么久了,也没有腻……”

    说完,她又悠悠的叹了口气,说道:“李公子先遇到的,是我家小姐啊,那个时候,他和醉墨姐姐还不是那么的熟,可现在……”

    小翠瞥了瞥她,神秘的说道:“这个,你不懂?!?br />
    小珠再次丢给她一个白眼,“我不懂,你懂吗?”

    “我不懂?”小翠有些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告诉你,要不是我,我家小姐和李公子,还没有那么快呢……”

    ……

    李易坐在石桌旁,桌上放着一碟桂花糕,他眼睛望着某个方向,眼神没有焦距,习惯性的伸手捏起一块送进嘴里。

    重点盯防的那些权贵官员接下来有没有动静暂且两说,那件案子的关键人物,居然失踪了,秦余这小王八犊子别的本事没有,跑的还挺快,连密谍司都找不着,以前还真的是小瞧了他……

    通过秦余去结果这件案子,是最简便也是最省事的办法,虽然不够直接,但有时候直接往往意味着麻烦,其实最直接的方法是将那个名单送给邋遢老者,徐老的气还没消,宗师的怒火,绝对不是那些养尊处优惯了的人能够承受的,一整套分筋错骨手下来,别说是一件案子,祖宗十八代做的坏事也能招出来。

    这些权贵官员,应该就是崔家最后的底牌了,此案若是这么处理,崔家在京都,将会孤立无援,况且,一旦崔家真的和此案有关联,褚家就是他们的榜样。

    这样做的好处是,崔家有如此重罪在先,虽不至于灭族,但抄家总是逃不过的,便不需要用蜀王一事再给崔家致命一击,蜀王的事情,皇家自己当做内部事务处理即可。

    问题在于,这种方法虽然直接,但同时涉及到那么多的权贵官员,整个京都怕是都会发生一场大的地震,权贵们的安全都不能保证,必定会闹得人心惶惶,朝廷震动。

    怎么就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伤脑筋啊伤脑筋……

    宛若卿走出房门看了一眼,见石桌上的一碟桂花糕已经没有了几块,走进厨房,又拿了一碟出来,将桌上的空盘子换掉。

    李易心中想着事情,习惯性的将摸到的东西送进嘴里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不太对劲,桂花糕……,好像不是这个味道。

    他回过神,低下头,目光望过去,发现他牵着一只洁白纤细的手,送进嘴里的不是桂花糕,而是青葱白玉般的手指。

    宛若卿怔怔的望着他,脑海一片空白,以至于忘记了将手指抽回来。

    李易放下她的手,面露尴尬:“抱歉,刚才没注意到……”

    “没,没关系,我应该和你说一声的……”宛若卿红着脸说了一句,匆匆离去。

    另一边,听完了小翠的话,小珠目露恍然,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小翠有些得意的说道:“那当然,我们家小姐就是一个木头,这种事情,要靠她自己,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我们家小姐,也是一根木头啊……”小珠面露思忖之色,想了想之后,问道:“你上次是不是说过,李公子酒量不好?”

    说到这件事情,小翠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说道:“哪里是不好啊,根本就是没有酒量,不说我们家小姐,李公子的酒量连我都不如,上次你没看到,他只喝了一杯就晕乎乎的,三杯就不省人事了……”

    刚才的糗事之后,李易想事情倒是没有那么入神了,也终于注意到了一道时不时望过来的视线。

    当小珠不知道是第几次从他身旁走过的时候,李易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总看着我干什么?”

    “吃了那么多桂花糕,渴不渴,喝点儿葡萄酿吧?!毙≈樾ξ乃盗艘痪?,递过来一只酒壶。

    其实他真的有些咳了,李易接过酒壶,到了一杯,凑到嘴边闻了闻之后,诧异道:“这不是葡萄酿吧?”

    小珠拿起酒壶闻了闻,说道:“好像拿错了呢,都是酒,也差不多,凑合一下嘛……”

    李易摇了摇头,“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不能喝酒……”

    他起身向屋内走去,陈三小姐在教醉墨绣嫁衣,一件嫁衣已经绣了一多半,即将完成了。

    送陈三小姐出门之后,没有看到陈冲的影子,李易随口问了一句:“今天怎么没有见到陈大人?”

    “去崔家赴宴了?!背氯〗憧醋潘?,问道:“听说,陛下召蜀王回京了?”

    李易点了点头,又问道:“陈大人去赴宴,庆祝蜀王回京?”

    “从崔家送来的请柬来看,应该是这样?!奔嫔幸?,陈三小姐再次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李易挥退了她身边的下人,扶她上了马车,放下车帘的时候,压低声音说道:“蜀王这次回京,要死很多很多人,大概……,就是在今天去参加宴会的那些人里面选了?!?br />
    见马车里面许久都没有动静,一名丫鬟走上前,小声问道:“三小姐,我们回去吗?”

    车帘掀开一条缝隙,随后才有声音传来:“你去崔府告诉二爷一声,就说我头有些疼……”

    “是?!毙⊙诀哂α艘簧?,匆匆向前方跑去。

    京兆尹府。

    有下人将一封帖子递上来,问道:“老爷,崔家送来的帖子,您真的不去?”

    曾仕春看也没看,将那帖子扔在一边,说道:“不去,他们问起来的话,就说我头疼……”

    崔家。

    已经掌管崔家所有事务的崔清明站在门口,亲自迎接登门的宾客。

    “秦大人,里边请,里边请?!?br />
    “韩大人,先进去吧,稍候再叙……”

    “赵老,您也来了……”

    ……

    众宾客也是满面笑容,送上礼物之后,拱手回礼。

    “蜀王殿下即将回京一事,本官也听说了,恭喜崔大人……”

    “陛下在这个关头召殿下回京,意义不言而喻,本官在此,先恭喜崔大人了……”

    蜀王即将回京的消息,虽然还没有大范围的传出去,但京中的官员,自然有得知的渠道,无论他们在京都受到怎样的打压,只要殿下还在,他们的希望就还在。

    如今,他们的希望回来了。

    崔府门前,一辆马车停下,崔清明迎上去,笑道:“陈兄……”

    一名丫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在陈冲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陈冲脸色一变,问道:“你说什么,三小姐病了?”

    崔清明怔了怔,再次上前一步,“陈兄,请……”

    陈冲干脆的转身,再次跳上马车,催促道:“快点回府!”

    崔清明站在原地,怔怔的望着马车远去,“请进……”两个字刚刚吐出来,便消散在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