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儿进去了,说话小心点?!鼻谡钪?,将要踏上台阶的时候,李易有些不放心的对李轩说道。

    李轩面色肃然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此事我知道轻重?!?br />
    关于女子学院的事情,虽然刚才那位赵老大人只是说了一句,话题很快被岔开,群臣和老皇帝似乎都没有听进去,但李易的心里,却总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臣参见陛下?!?br />
    “参见皇伯伯?!?br />
    勤政殿内,老皇帝坐在位子上,常德和长公主分别侍立两旁。

    景帝抬眼看了看他,问道:“密谍司的事情,你知道吧?”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密谍司查到京畿附近的多起女子妇人失踪案与秦家有关,在闯入那处宅子之前,已经确认此事,只不过没想到密谍司出了叛徒,提前泄露了消息,让他们转移了证据?!?br />
    景帝看向常德,常德微微点头。

    景帝又问道:“听说秦家那秦余强抢民女,案发后畏罪潜逃?”

    李易再次点头,“确有此事,昨日京城令刘大人带领县衙捕快,将那女子从秦家搜了出来,人证物证确凿,只不过,秦余现在还不知所踪,若是能找到他,想必能找到这两桩案子的联系?!?br />
    “此事,密谍司已不好插手,秦家一案,朕交给你了?!本暗鄱似鸩璞罅巳蟠?,说道:“一个月的时间,够不够?”

    李易拱了拱手:“臣尽力而为?!?br />
    邋遢老者亲眼所见,秦家的案子,其实已经有了结果,难的是将过程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如果他们之后还有动作,必定会留下一些手脚,事情便简单多了,但若是此事之后,他们彻底收手,收集不到证据,事情则会变的些许麻烦。

    不过,这件案子,迟早会有结果的,倒也不用太过担心,老皇帝似乎没有注意到刚才那位老者在朝堂上说的话,也实在是万幸。

    上方,景帝抿了一口茶,转头看着李明珠,问道:“刚才在朝堂之上,赵大儒弹劾女子学院误人子弟,传播谬论,是真是假?”

    李轩脸色微微一变,拳头握紧,李易眼睛闭上又睁开,目光看向李明珠。

    李明珠面色平静,片刻之后才开口:“近些日子,儿臣专于国事,疏忽了对女子学院的管理,请父皇责罚?!?br />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朝政之事,是朕强加在你的身上的,又哪里再顾得上女子学院,说什么责?!?br />
    他目光又看向李易,问道:“赵大儒说单睑的双亲不可能生育重睑的子女,是这样吗?”

    “回陛下,赵大儒说的……”

    景帝看了看他,忽然回头说道:“朕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常德,让密谍司找出来一百对单睑夫妇,看看她们的子女到底是单睑还是重睑……”

    李轩猛地抬起头,脸上的惊色已经掩饰不住,上方,长公主看着李易,目光复杂。

    李易将快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抬起头看着景帝,许久,才叹了口气,开口道:“陛下,此事,不必再麻烦密谍司了……”

    大殿之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许久,李明珠才转头看着景帝,担忧道:“父皇……”

    景帝面色平静,伸手向下方压了压,说道:“拟旨,召蜀王回京?!?br />
    随后便向下方挥了挥手,“你们先退下吧?!?br />
    “臣告退?!?br />
    “儿臣告退?!?br />
    ……

    “呵呵,好一个单睑,好一个重睑……”大殿的门重新关上之后,景帝从位置上站起来,笑了两声,便猛地咳嗽起来,咳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三人走出大殿,皆是面有忧色。

    李轩回头望了一眼,担忧的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两个人都低头默默走路,没有回答。

    他有些焦急的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倒是说句话??!”

    李易回头看了看李明珠,问道:“你饿不饿?”

    李明珠点点头,“饿?!?br />
    李轩有些恼怒,“喂,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说这些!”

    小半个时辰之后,膳食局,他抹了抹嘴,又揉了揉鼓胀的肚子,这才道:“崔家死有余辜,可皇伯伯……”

    李易撕了一只鸡腿塞进他的嘴里,不耐烦道:“吃你的饭!”

    崔家是一定会灭亡的,但绝对不该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刚才殿内传来的那几声剧烈的咳嗽,他听到了,相信明珠也听到了,用崔家的灭亡来换取这些,值与不值,没有定论。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皇家闹出这么大的丑闻,若是泄露出去,会在民间引起多大的风波和舆论,这是连勾栏都控制不住的,那些风波又会造成怎么样的影响,他们现在仍不知道。

    李轩咬着鸡腿,又道:“那件案子皇伯伯交给了你,你要怎么查?”

    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早已脱离了他们的控制,多想无益,李易看了看已经将那只鸡腿解决的李轩,问道:“吃饱了吗?”

    李轩揉了揉肚子:“吃饱了?!?br />
    “吃饱了就回家睡觉,别瞎想那些有的没的……”

    ……

    与膳食局的沉闷的氛围相比,崔家的气氛则要欢快的多。

    “这一次,密谍司的事情,他刘一手绝对不可能善了!”

    “朝中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就算是陛下想要徇私,怕是也难了?!?br />
    “若是这刑部侍郎的位置能重新落到我们手中,以后行事可就方便多了?!?br />
    “不管那个位置最后花落谁家,但每拔除一人,对我们总是有好处的,依我看,那位京城令,也是一个不识好歹的……”

    ……

    崔家众人脸上一扫之前的阴翳,毕竟这可是近些日子来,唯一一件算是能够稍稍挽回劣势的事情。

    若是没有那刘一手,褚家不会倒,他们崔家背后也会站着远超现在的力量,今天朝堂上,刘一手被千夫所指的那一幕,现在想起来,依然大快人心。

    便在这时,忽有一人从外面小跑进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一边跑,一边大声说道:“崔大人,大喜事,大喜事??!”

    见那人几乎是欣喜若狂的样子,崔清明疑惑道:“什么事,竟劳烦许大人亲自过来?”

    那中年男子立刻道:“陛下刚刚已经拟旨,要召蜀王殿下回京!”

    “什么!”崔清明身体一震,抓着他的胳膊,激动道:“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那人语气肯定的说道:“旨意已经下达三省,乃是本官亲眼所见,崔大人只许再等几个时辰,怕是就能听到旨意正式颁布的消息了?!?br />
    “好!”崔清明眼中精光闪烁,大笑道:“好啊,果然是大喜事,今日崔府设宴,我等共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