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谍司昨日私闯官宅,今日就有诸多弹劾的折子递了上去,这个机构向来毁誉参半,关键时候,自然不缺落井下石的,朝堂上风波翻涌,就算是有线索,也不能再次闯入国相府邸。

    京城令刘大有接到群玉院老鸨的报案之后,考虑到这起案件的特殊性,用最快的速度请示过公主殿下,得到进入秦府搜查的命令,这才带着县衙的捕快飞快赶了过去。

    诸多捕快之中,为首的一人,是一名身材壮硕的汉子,脸上满是焦急之色,不住的催促着。

    李府。

    吴二挠了挠脑袋,对李易说道:“大人,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br />
    李易想了想,看着他问道:“秦和是怎么知道,秦余抓了一个姑娘进府的?”

    “我也不知道……”吴二摇了摇头,说道:“五爷只是告诉我,让我去救下小眉和那个姑娘,我也不知道五爷怎么知道此事的?!?br />
    李易思忖了片刻,才道:“他怕是已经知道了你的事情,你不用再回去了……,你不是一直想去柳盟吗,现在就能过去?!?br />
    吴二笑了笑,说道:“不着急,我还是想回去一趟,或许还能起到什么作用也说不定……”

    李易略一犹豫,点头道:“接下来,秦家可能会发生一些动荡,你自己小心一些?!?br />
    “我知道?!蔽舛懔说阃?,“我先回去了?!?br />
    秦府门前。

    刘大有客客气气的对秦彦行了一礼,说道:“事关重大,本官已经请示过公主,还请秦大人配合?!?br />
    秦彦面色难看,质问道:“昨日密谍司才闯了一次秦宅,刘大人倒好,今日便直接带着衙役来这里抓人了,你们当秦家是什么地方,是你们想进就进,想搜就搜的地方吗!”

    刘大有脸上的表情十分客气,再次说道:“有证人目击到,那姑娘被人劫走之后,进了秦府的后院,不是本官不相信秦大人,而是此案实在牵扯重大,还关系到另一件连陛下也十分重视的大案,本官此举,也实在是无奈为之……”

    “让他们搜吧?!鼻匮寤瓜朐偎凳裁?,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秦相摆了摆手,脸上无喜无怒,“既然不是秦家做的,搜一搜又何妨?”

    “可是,若是任由他们进去,我秦家的颜面何在……”他反驳了一句,见秦相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才阴沉的看了刘大有一眼,说道:“刘大人,本官可以放你们进去,今日你们若是能从我秦家搜到那女子,我秦彦无话可说,若是搜不到,明日朝堂之上,刘大人想必要早早准备好说辞?!?br />
    “多谢秦大人?!绷醮笥泄傲斯笆?,转头吩咐道:“这里是秦府,你们寻人即可,不可造次……”

    在领头的大汉带领之下,十余名捕快鱼贯而入。

    “废物,怎么可能没有,难道她还能长出翅膀,从府里飞出去不成?”秦余阴沉着脸,冷声问道。

    一名秦家下人哆嗦一下,说道:“小公爷,除了相爷的房间,我们已经将秦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彻彻底底的搜了一遍,真的没有发现那位姑娘,可能,可能她真的已经逃出去了!”

    “逃出去,你当这秦府是什么地方?”秦余猛地将茶杯扔过去,那下人任由茶杯扔在他的头上,一步都不敢躲,鲜血流下来也不敢擦拭。

    这时,又有一人慌慌张张的的外面跑进来,惊慌道:“小公爷,不好了,官府来秦家搜查了,说是我们抓了一位姑娘进来……”

    秦余冷冷的瞥了刚才的那人一眼,“你们昨天抓人进来的时候,被人看到了?”

    那人脸色变了变,“没,没有啊……”

    秦余想了想,挥了挥手,说道:“他们要搜,就让他们搜吧……”

    那位秦家下人抬起头,小心的问道:“小公爷,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怎么办?”

    秦余目光冷冷的看着他,“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我就剁了你喂狗?!?br />
    ……

    吴二匆匆的走进房间,说道:“五爷,京城令已经带人过来了?!?br />
    秦家五爷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吴二诧异道:“报了官我就回来了啊,还能去哪里?”

    秦五爷的目光在他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说道:“算了,不重要了……,那两位姑娘已经从后门出去了,县衙的捕快会找到她们的?!?br />
    他背着手,从院内走出去。

    吴二诧异道:“五爷,您去哪里?”

    “出去走走?!鼻匚逡挥谢赝?,却是对着后方挥了挥手,“我一个人走走,这次你不用跟过来了?!?br />
    吴二脚步停住,摸了摸脑袋之后,点头道:“好?!?br />
    捕快们在秦府之内小心的搜查着,面对一些不配合的人,也极有耐心,这里毕竟是秦府,便是刘大人不特意嘱咐,他们也不敢造次。

    倒是有不少的秦府下人远远的看着,对着一群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吴二双手背后,悠闲的踱着步子过来,指了指那些捕快,说道:“这里是二爷的院子,怎么可能藏人,你们小心一点,别弄坏了东西,赔不起的……”

    领头的大汉沉下脸,随手指了一个方向,说道:“去那边找找!”

    “那边啊,那边是三爷的住处,三爷可是朝中五品官,清廉的很,更不可能藏人了?!?br />
    “去那边……”

    “那边是仆役的住处,你们想去就去吧,反正我觉得那里也不像能藏人的地方?!?br />
    领头大汉回头看着他,问道:“那你觉得哪里才像是藏人的地方?”

    吴二摇了摇头,目光向某个方向撇了撇,“那我怎么知道……”

    领头大汉伸手指了指那个地方,问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那里啊……”吴二转头瞥了一眼,摇头道:“我不知道……”

    说罢,又悠哉悠哉的走开。

    大汉猛地挥手,指了指那个方向:“搜!”

    秦府后宅,一处荒僻的花园中,衙役们在假山之后,找到了两名女子。

    其中一名女子,看到捕快扮相的汉子时,脸上先是一喜,快走两步,随后脚步又停下,跪倒在地,高声道:“大人,您要给小女子做主??!”

    看到这一幕,跟随而来的秦家之人,面色大变。

    远处的另一些人,面色更是惊恐。

    这个地方,他们刚才明明搜查过好多次,根本……,根本没有人??!

    ……

    “小公爷,不好了,他们在后花园找到那女子了!”一名秦家下人闯进秦余的住处,惊慌说道。

    秦余拳头紧握,面色阴沉至极。

    那人焦急的说道:“小公爷,还是先躲一躲吧,一会儿就走不了了!”

    秦余看了看外面,紧握的拳头松开,转身进了后院。

    京都,当夜色逐渐降临下来的时候,距离秦府两条街巷的一处民宅,院内的一口枯井中,忽然亮起了微光。

    系在井外一棵树上的绳子晃动了许久,才有一道人影,费力的从井内爬了出来。

    他回头向井内看了一眼,低声道:“你们快些,趁着天黑,去崔家?!?br />
    院内,一道枯坐已久的身影叹了口气,“怎么才来,我等你很久了……”

    秦余猛地转过头,“谁!”

    只看清了黑暗中一道模模糊糊的人影,颈间便猛地一痛,整个人无力的软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