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不见了,不仅勾栏那边李易做了安排,县衙府衙甚至于密谍司,他也打过了招呼,几方已经迅速行动,如今能做的,只有等待。

    没有等来消息,却很快等来了刘一手。

    “密谍司出了叛徒?!绷跻皇置娉寥缢?,缓缓说道:“我们带人过去的时候,里面任何痕迹都没有了,只有几名秦家仆从,反而被对方抓住了把柄,那里毕竟是朝中重臣的宅院,事情有点麻烦?!?br />
    李易看着他问道:“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找到吗?”

    刘一手摇了摇头,“一夜之间,足以他们将人转移走了,其他的线索,不足以当成证据,周围都有人盯着,没有可疑人出入,里面应该是有暗道,但我们现在没有搜查的理由?!?br />
    “那叛徒呢?”李易问道。

    “自尽了?!绷跻皇忠×艘⊥?,说道:“那人在密谍司,已经有近二十年了,查到他身上的时候,便咬破了毒囊,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br />
    “我知道了?!崩钜椎懔说阃?,又问道:“平日里出入那里的马车,知道都是哪家的吗?”

    “都有记录?!绷跻皇只赜α艘痪?,又抬起头,说道:“可是大人,仅凭这些,怕是很难构成证据,况且,那些人全都是京都权贵,身份超然……”

    李易摆了摆手:“有这些就够了?!?br />
    密谍司在朝堂之上的地位特殊,但碰到了这些事情,还是会有些麻烦,刘一手接下来应该会有些头疼。

    私闯民宅,这在其他地方算不得什么,但这里是京都,一切都要讲律法,更何况朝廷不久前才顶着无数权贵的反对,改制了律法,密谍司私闯官宅,朝廷若是袒护,无疑是自相矛盾,便给了那些人一个理由,或许会发生一些更严重的事情。

    说实话,就连李易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他们居然在密谍司都能安插进去人,不得不说,他之前是有些小瞧了崔家。

    这一次刘一手无功而返,他们必定会更加小心,甚至于停止一切行动,接下来若要通过正常的渠道来搜集证据,就变的很不容易了。

    咔嚓!

    李易最终还是没有保住那一只紫砂壶。

    “人没有找到?”邋遢老者一巴掌拍在新的桌子上,那桌子应声而碎,其上的紫砂壶也掉落在地,碎成了好几片。

    “他们是在耍老夫?”邋遢老者脸上的怒气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露出了笑容,捋了捋胡须,喃喃道:“有意思,有意思,多少年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

    他脸上露出的笑容,像是一位慈祥的长者,但进来收拾残局的丫鬟却是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只觉得身体有些发冷,手上的动作都快了些……

    ……

    崔家。

    崔清明叹了口气,说道:“可惜了,二十年来,密谍司中的暗子,就只剩那一个,到如今,一个也都没有了……”

    身旁有一人安慰道:“二哥不必叹息,常言道,有舍才有得,虽然损失了那一颗暗子,但密谍司随意闯入官邸,这可不是一个小罪名,朝廷自己改制的律法,总不能自己推翻……,有那刘一手在,刑部我们近乎插不上手,若是拔去了他,以后做事,就方便多了?!?br />
    崔清明点了点头,说道:“让他们做好准备,这一次,不将刘一手彻底的拉下来,誓不罢休!”

    对于刘一手此人,崔氏一族无不恨之入骨,当初便是因为他的多管闲事,使得他们对褚家的一切安排和部署化为飞灰,褚家倒了,崔家已经断去一臂,若是这件事情再牵扯到秦家和那些人,他们便真的走到了山穷水尽的那一步。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也差不多明白,想要陛下下旨将蜀王殿下召回来,怕是不大可能了,但若是维持现状,对于他们,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旦陛下驾崩,在东宫之位空悬的情况下,论身份论地位,还有谁比蜀王更适合这个位置?

    若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行事,反而变得简单了许多。

    崔清明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说道:“真想亲眼看看,那位李县候现在是什么表情?”

    李易心里自然着急,但不是因为密谍司的事情。

    只要知道了事实,证据什么的,都不重要。

    他担心的是,如果小红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老方一家便是毁了,可勾栏和官府不是万能的,便是寻找线索,也需要时间,与其没头苍蝇一样的乱找,不如在这里等着。

    崔家的某些人也是同样的着急。

    “小公爷,前后门那里我都问过了,没有陌生女子进出,那女子一定躲在府里的哪个地方,用心找一定能找出来的!”

    秦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还不去找,全府上下,一个一个房间去找!”

    那下人怔了怔,又问道:“一个一个房间,那相爷和几位老爷……”

    秦余一脚踹了过去,“除了那几个,一个都不放过!”

    秦府,某处偏僻且杂乱的柴房,一名女子看着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中的身影,感激道:“多谢恩人相救?!?br />
    “小红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黑袍中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不难辨别出来是女声。

    “我是被他们抓进来的?!迸踊亓艘痪?,然后才意识到了什么,震惊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叫小红?”

    那黑袍人将斗篷的帽子放下来,是一个样貌普通的女子,只是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看起来有些可怖。

    那女子看着她说道:“以前跟着方大叔他们下山,在路上见过你?!?br />
    小红脸上的表情有些激动,抓着她的衣袖,问道:“你,你认识方大哥?”

    脸上有着长长疤痕的女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着她,说道:“这个地方很偏僻,他们找不到这里来,你先在这里躲着,我想办法传消息出去?!?br />
    她话音刚落,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那女子脸色一变,忙让小红躲在一口大缸中,将自己的黑色斗篷丢进去,抱了一捆柴,走到门前,问道:“什么人,柴火还没整理好,等一下……”

    门外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开门,社区送温暖?!?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