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方脸色一变,抬起头,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

    那女子闻言,身体更是一颤,面色瞬间苍白无血,看着方家嫂子,惊慌道:“姐姐……”

    “别……”方刘氏挥了挥手,说道:“别这么叫我,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小红嘴唇动了动,还未说出下一句话,一道山岳般的身影便已经站在她的身前。

    老方抬头看着自家婆姨,沉声道:“都是我的主意,你要怪就怪我吧?!?br />
    方刘氏用手指指着他,颤声道,“你,你们,你们真的有私情!”

    老方愣了愣,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刚才在诈我!”

    “行啊,你还真是长本事了……”方刘氏顺手便抄起了一旁的扫帚,狠狠的抽了过去,“你带狐狸精来家里,你还有理了,你还有理了是吧……”

    小红的眼中已经满是泪水,拼命的挡在老方身前,哭诉道:“姐姐,你别打方大哥,要打就打我吧,都是我的错,是我……,是我勾引他的!”

    方刘氏的扫帚却是没有落下去,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恸哭道:“我怎么就这么命苦,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老方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使劲的抓了抓头发,又无力的松开……

    ……

    李易和刘一手从府中走出来,刘一手想了想,说道:“事情毕竟牵扯重大,若是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也不好出手,我让他们再加紧时间盯着,争取能拿到一些有用的线索?!?br />
    “不用这么麻烦?!崩钜锥圆辉洞Φ腻邋堇险呋恿嘶邮?,说道:“徐老,有件事情要请您帮忙?!?br />
    “十个鸡腿?!?br />
    邋遢老者最近已经明白,大白兔不是长久之计,在二叔公的影响之下,对鸡腿情有独钟,这不是他唯一学二叔公的地方,昨天还让李易给他也打造一把和二叔公那把一模一样的摇椅……

    李易点了点头,“成交?!?br />
    不过就是亲自下一次厨而已,小环这段时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多吃一点好东西补补,等到过两年,再补可就难了。

    邋遢老者瞥了刘一手一眼,“还愣着干什么,走??!”

    刘一手目光看向他,李易挥了挥手,“有什么事情和徐老说,你们等消息就行了?!?br />
    宗师可谓是武者的巅峰,寻常武人可遇不可求,用来打探情报,绝对是大材小用。

    送走了他们,打算走回去的时候,看到一道身影蹲在角落里,脑袋埋在双膝之间,没有一点儿声息。

    李易四下里看了看,走过去,疑惑道:“这又是怎么了,刚才不都圆过去了吗?”

    老方抬起头,声音沙哑的说道:“小红走了?!?br />
    李易怔了怔,看着他,试探问道:“你家婆姨知道了?”

    老方点了点头。

    李易在他身旁蹲下,想要说一些安慰的话,话要出口的时候,却也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这种事情,不要着急,还是慢慢来吧……”

    老方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问道:“姑爷,我是不是太混账了?”

    说完之后就低下头,摇头道:“不对,这个问题不该问你的……”

    ……

    老方遇到的问题,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决,别人帮不上忙,也无法插手,李易自己的事情更是千头万绪,错综复杂,需要循序渐进,万万不可着急。

    “畜生,简直是畜生!”

    邋遢老者气冲冲的从外面走进来,李易担心他生起气来,会将房子拆了,急忙站起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邋遢老者怒气未消:“那地方就是一个魔窟,老夫活了一辈子,还没有见过如此丧心病狂的人,那地方的主人,就应该凌迟处死,要不是这姓刘的昨天三令五申,老夫非血洗了那个魔窟!”

    刘一手跟在后面,沉声说道:“大人,几乎可以确定,那些失踪的妇人女子,和秦家有关,之前的彭家,应该是专门为了设计褚平而设的局,那个地方,才是罪恶的根源!”

    李易看着他,“那里和彭家……”

    刘一手咬牙道:“是一样的地方,属下已经派人去密谍司增派人手了,事不宜迟,要立刻行动?!?br />
    刘一手匆匆说了几句,便有密谍司之人来报,又匆匆离开。

    邋遢老者坐下之后,猛灌了几口茶水,将昨夜看到的那一幕幕,全都讲述了出来。

    那些被绑在房里的女子和妇人,显然和外面的娼妓不一样,她们已经不懂得反抗,眼神空洞而茫然,只能任人摆布……,邋遢老者说这些话的时候,捏碎了三只杯子,拍坏了一张木桌,李易及时的将那只珍贵的紫砂壶拿开,才免遭横祸。

    他摇了摇头,说道:“密谍司已经全力出动了,您冷静一点,等着消息就好?!?br />
    话音刚落,老方失魂落魄的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李易,怔怔道:“姑爷,小红,小红不见了……”

    李易惊诧道:“不见了?她没有回群玉院?”

    老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问过老鸨了,她说小红自从上次离开了之后,就没有回去过?!?br />
    李易想了想,又问道:“醉墨那里呢?”

    老方一脸焦急,“我也去过了,小翠说她也没有去过那里,她昨天晚上就没有回去,身上没带银子,在京都又没有认识的人,她,她能去哪里……”

    “你先别着急?!崩钜滓槐呦蛎磐庾?,一边说道:“你先想想,她还有可能去哪里,我让勾栏和官府这两边都打听打听消息……”

    门外,方刘氏面色苍白,表情极度懊悔。

    见老方走出来,她迎上去,想要说什么,老方却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匆匆离开……

    ……

    秦家,秦彦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儿子,沉着脸问道:“昨天彻夜未归,你又干什么去了!”

    “找朋友喝酒了……”秦余一脸醉意,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回房,困……”

    “混账,这混账……”秦彦看着他晃晃悠悠离开的背景,挥了挥手,无奈摇头。

    “都处理好了吗?”走过一道月亮门,秦余脸上的醉意消失,低声问道。

    身旁的人立刻道:“小公爷放心,人已经转移了,这次定叫他们扑个空?!?br />
    “一群蠢货……”秦余扯了扯嘴角,随后脸上便浮现出一丝森寒,喃喃道:“李易,李县候,李大夫……,我看你还能得意到几时?”

    脸上的寒意一闪而逝,又问道:“昨天晚上那名女子……”

    那人连连点头:“已经送到您的房中了?!?br />
    秦余没有再开口,走到房门前,推开房门,看到空空如也的房间,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人呢!”

    【ps:写这一章卡死了,明天有事要回家一趟,更新应该会晚。这一段剧情很关键,算是快到一个大**,前面很多坑会填掉,这一卷也将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