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你是不是认识肖家妹子?”方家嫂子看着老徐,目光咄咄的问道。

    老徐暗中看了一眼老方,额头上冷汗直冒,哆哆嗦嗦道:“我……,我……”

    方家嫂子双手叉腰,怒道:“你什么你,快说!”

    老方叹了一口气,刚刚踏出一步,耳边便传来了一道叹息之声。

    只见方家大嫂身旁的女子悠悠的叹了口气,说道:“表哥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们家添麻烦的,过些日子,我就回去了?!?br />
    这番话说完,在场之人全都愣在了那里。

    老方抿了抿嘴唇,一头雾水,老徐更是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方家嫂子先反应过来,指着老徐,问那女子道:“妹子,他就是说的远房表亲?”

    女子点了点头,说道:“要不是家乡遭了灾,我,我……”

    方家嫂子早已大怒,指着老徐骂道:“好你个没良心的,有了钱就忘记穷亲戚了,妹子,你以后就在我们家,我们不麻烦这个没良心的家伙……”

    老徐便是再蠢,此刻也反应过来,一脸陪笑道:“嫂子你这说的是哪里话,我最近这段时间,不是去庆安府了吗,刚好和小红错过了,既然我回来了,那自然不能再麻烦你们……”

    方家大嫂却是没理她,挽着她的胳膊,说道:“走,妹子,不理他们,咱们回去试试新买的衣服……”

    说完又瞥了老方一眼,脚步一顿,问道:“你怎么出这么多汗?”

    老方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抬头看了看,叹道:“今天的太阳真毒,照的我眼睛都……,都流汗了?!?br />
    柳二小姐收回视线,诧异道:“在寨子里那么多年,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老徐有什么远房表亲?”

    李易瞥了她一眼,“人家说有就有,你瞎操什么心……”

    柳二小姐转头看着他,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手中的剑却握紧了。

    李易摸了摸额头:“哎呀,我得好好想想,我们什么时候去武国,看望我的师侄呢……”

    她胸口起伏了几下,片刻后,脸上露出了勉强的笑容,“我去盟里锻炼锻炼新人,晚些回来……”

    加入柳盟的武林中人,之所以武学修为提升很快,就是因为盟里有很多高手,获得足够的积分之后,就能换取这些高手的指点,当然,若是这些高手前辈们心情好了,也会无偿的锻炼锻炼新人,柳二小姐的心情显然很郁闷,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盟里的那些新人,怕是要小心了。

    打算出门的时候,有李家下人来报,刑部刘大人来访。

    刘一手最近在查那件重要的案子,想来是有了进展,他打消了出门的打算,倒了两杯茶,在堂内坐下。

    “李大人?!?br />
    刘一手进来之后,先是对他拱手施了一礼,在李易的示意下,坐在他的对面。

    李易端起茶杯,问道:“可是那件案子有进展了?!?br />
    刘一手点了点头,说道:“属下这几天让人一直跟着秦余,大人猜的没错,秦家果然有问题?!?br />
    “查出什么了?”

    “京都城外,秦家归在秦彦名下的一处庄园,有些问题?!绷跻皇帜抗馊窭?,说道:“这庄园周围守卫森严,连密谍司的高手也无法潜入,根本不像是消遣的私园,而平日里进出庄园的,都是京中的达官显贵,越是如此,便越显得可疑?!?br />
    李易诧异道:“连密谍司的高手都无法潜入?”

    密谍司里面,虽然没有宗师级别的高手,那距离宗师只差一线的客卿可是不少,连他们都潜入不进去,由此可知,那里的守卫有多么森严,整个京都,怕是只有皇宫和天罚司能够比拟。

    刘一手摇了摇头,想到了某件事情,又道:“属下在调查那秦余的过程中,还发现了一些疑点?!?br />
    “什么疑点?”

    刘一手想了想,问道:“大人可知道,几年之前,秦余强行奸污了自己的婶娘,犯下**之罪,导致京都之中,声讨一片……”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听说被他奸污的女子,不堪折辱自尽身亡,秦家后来将此事压了下去……”

    “影响如此深远的事情,纵使秦相是当朝右相,也无法左右民言,秦家又如何压的下去?”刘一手摇了摇头,说道:“此事,乃是崔家利用蜀王一系的力量,连同京中无数显贵,生生将这件大逆不道的事情压了下去,甚至于连宫中那位娘娘,也出了不少力?!?br />
    李易知道刘一手不会莫名其妙的提起这件事情,等着他继续开口。

    “被他奸污的那名女子,名为林怜,在进入秦府之前,曾是京都一位小有名气的伶人,后被秦相第五子秦和看中,纳入房中没多久,就发生了那件事情?!?br />
    “林怜其实并不是那位姑娘的本名,她只是师从京都一位林姓名伶,拜师之后才改了姓,那位林姓名伶早年过世,一生所收的几名弟子,此后境遇各不相同……”

    “那位林怜姑娘,是她所收弟子之中,年纪最大的,继承了她的演艺,她最小的弟子,在琴之一道上,全然继承了她的琴技,并且青出于蓝,犹有过之,在京都极有名气……”

    ……

    李易叹了口气,说道:“她最小的弟子,那位琴艺超群的姑娘,艺名是换做……,林双双吧?”

    刘一手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死去的双双姑娘,刑部告状的林琴姑娘,也是她们的同门姐妹?!?br />
    “百姓只知道褚平害死了双双姑娘,却忽略了一件事情,双双姑娘本就身染重疾,就算是没有那日的事情,也只有数月的性命……”刘一手摇了摇头,说道:“这还不是全部的疑点,曾大人说过,根本就没有什么钦犯,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崔家为褚家设的局,崔家提前买通了双双姑娘,可他们的本意,并不是以双双姑娘的死来要挟褚家……,当天夜里,有人看到秦家五爷秦和那日在妙音阁对面的酒楼中喝的酩酊大醉……,大人曾经说过,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了?!?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所以,这不是崔家为褚家设的局?!?br />
    刘一手看着他,点头道:“这是有人为崔家和褚家设的局?!?br />
    “褚家被废,崔家便已经失去了一条臂膀?!绷跻皇址畔虏璞?,说道:“虽然秦相这一年来,与崔家来往不多,但两家的联系仍然是不可割舍的,秦家若是出事,崔家便真的失去了双手……”

    他抬起头,喃喃道:“这位秦五爷,他想要干什么?”

    ……

    方家。

    方家嫂子和那女子挽着手走进家门,老方拎着大包小包进来。

    “把门关上?!狈郊疑┳雍鋈凰档?。

    “大白天的,关门干什么?”老方嘀咕了一句,放下手中的东西,关上房门。

    方家嫂子放开挽着那女子的手,看着两人,冷着脸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