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二小姐房门口,小环嗑着瓜子靠在柱子上,仔细的听着房门里面的动静。

    房间之内,李易被扔在床上,捂着屁股,怒视着柳二小姐。

    说什么有问题要请教,刚才还好奇她关门干什么,原来是要关门打------他,没心没肺的,亏他刚才还好心的替她着想……

    李易警惕的看着她,威胁道:“你再这样,我就不陪你去武国了……”

    “你说什么?”

    柳二小姐怔了怔,即将落下去的手掌停在空中,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本来想着等忙完了这一阵,就陪你去武国看看,现在我要好好考虑考虑……”

    他起初的目的其实并不是去武国,算算日子,林婉如应该已经到齐国了,那边的生意即将展开,这一年内,混乱之地的格局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每隔一段日子都会有消息传过来,也得过去看看,柳二小姐这么牵挂她的宝贝徒弟,武国怕是也要顺便走一趟。

    当然,在离开京都之前,得先将所有的遗留问题一并解决掉。

    “去武国?”柳二小姐美目一亮,问道:“什么时候?”

    “本来想着过一两个月的……”李易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不去了?!?br />
    “你!”

    柳二小姐脸上露出羞怒,那只本来以汹汹气势落下,又停在半空的纤细手掌,再次落了下去,只不过这一次却带了柔和的力道,她的脸上重新露出浅笑,关切的问道:“还疼不疼了?”

    李易根本没有机会享受柳二小姐温柔的按摩,从床上蹦起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夺门而逃。

    逃出门的时候,顺便抢了小环的瓜子,一边嗑,一边思考。

    居然那么温柔,那么温柔的摸着他的……,柳二小姐疯了,真的疯了……

    ……

    “小姐,我们什么时候搬过去???”

    “小姐,要我帮你收拾东西吗?”

    “小姐,我们搬过去了,若卿姐姐怎么办?若卿姐姐过去了,小珠也会一起过去吧?”

    ……

    正在绣着嫁衣的曾醉墨抬起头,看了一眼背着一个小包袱,在她眼前晃悠了小半个时辰的小翠,重新低下头,说道:“你要是实在等不及了,就先搬过去吧,反正府里还有其他的丫鬟……”

    小翠急忙将小包袱放下,笑嘻嘻的贴了过来,“其他的那些丫鬟,怎么有小翠懂小姐呢,我当然要和小姐在一起了……”

    洛水神女挥了挥手,说道:“离我远点,挡着光了……”

    赶走了小翠,再次低下头的时候,看着嫁衣上的一个图案,怔怔望了许久,脸上才浮现出懊恼之色,“糟了,忘记这一块用什么针法了……”

    她将嫁衣和针线放在一边,向宛若卿的房间走去。

    记得昨天她教自己的时候,是在另一块锦帕上示范过步骤的。

    白天的时候,她房间里面一般是没有人的,有时候勾栏的事情太多,晚上也有可能不回来,她推开房门,很快就找到了放在桌上的那块锦帕。

    拿起来看了一会儿,没多久就想起了步骤,又将锦帕放回去,正欲离开,脚步却忽然顿住,回过头,目光望向床上。

    床上,枕下的位置,露出了一本书册的一角。

    她怔了怔,这是……,被若卿姐姐压在枕头下面的小册子?

    被她这么藏着掖着的,一定是很重要或是私密的东西,就算两人的关系再亲密无间,也不好趁她不在的时候偷偷拿出来看。

    她摇了摇头,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再次一顿,回头望着床边。

    “要不,只看一眼?”

    ……

    她左右看了看,做贼似的关上门,再次回到了床边。

    小心的将那枕下的册子取出来,封面上没有任何字迹,她更加小心的翻开一页,景和初年,七月初一。

    果然是若卿姐姐的日记。

    她知道她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虽然不是每天写,但积攒起来,也有厚厚的几大本,那时候其实也想着偷看,看看若卿姐姐有什么小秘密,但她藏得严严实实的,几次没有得手,也就放弃了。

    此刻虽然心里面有些惶恐,但其实也有些心愿得偿的激动,目光很快移了上去。

    景和初年,七月初一,那一年的七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那酸秀才给自己写了情诗,被妈妈赶出群玉院,这件事竟然也被她写了进去,呀,偷吃桂花糕的事情,原来那时候就被发现了……

    天外飞诗……,无名才子,什么无名才子,分明就是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中秋,中秋那天晚上的事情,那家伙……

    她这样缓缓的翻动着,俏脸上浮现出笑意,这些事情,都是她们以前一起经历过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那些回忆和感触,就会从脑海中涌出来……

    她喃喃了几句,“那个讨厌的家伙,怎么哪里都有他,连若卿姐姐的日记都不放过……”

    她低下头,继续翻动着,随着纸页一页页的翻动,脸上的笑意逐渐的凝住,消散,然后便有些发白,目中开始透出深深的惘然和迷?!?br />
    ……

    宛若卿走进院子,看到小翠一个人坐在院中,四下里看了看,问道:“小翠,醉墨呢?”

    小翠手中捧着一个三棱镜,看着阳光透过去之后,变成七彩的颜色,在太阳下面玩的不亦乐乎,听到宛若卿的声音,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站起身,说道:“若卿姐姐回来了啊,小姐刚才还在这里,现在应该回房了吧……”

    她回头看了看,看到从一处房间走出来的曾醉墨,才走过去,说道:“小姐,若卿姐姐回来了?!?br />
    宛若卿走过去,笑着说道:“他昨天送来的鱼,据说是宫里的贡品,是刺不多的江鱼,担心她们不会做,特意告诉了我做法,这几天天气热,虽说有冰冻着,但还是早些吃了好?!?br />
    “李公子对小姐真好,每隔几天就送鱼过来,宫里的贡品,真的比菜场上的好吃多了……”小翠嬉笑着说了一句,看到不远处的小珠拿着自己的宝贝上下打量,立刻就小跑过去,焦急道:“这是李公子送给我的……”

    小珠撇了撇嘴,围着石桌和她绕圈:“送给你的又怎么样,让我玩玩还不行了?”

    小翠不满道:“李公子先送给我的,我还没让你玩呢,你这是抢!”

    小珠停下来,看着她问道:“还是不是好姐妹了,你就让我玩一下嘛……”

    小翠也停下脚步,脸上浮现出犹豫之色,片刻之后,才说道:“那好吧,不过,你玩过了以后,要还给我啊?!?br />
    宛若卿看了看自己的房门,看着她,疑惑道:“怎么从我的房间出来了?”

    曾醉墨笑了笑,说道:“我笨嘛,昨天你教我的针法又忘记了,就进去又看了看……”

    “没关系,要是忘记了,我再教你,女子一辈子,也就嫁那么一次,嫁衣自然要好好的绣,一针一线都不能马虎的?!彼α诵?,说道:“你等一下,我去房里拿针线?!?br />
    曾醉墨点了点头,有些怔怔的走到石桌旁。

    在她身旁,小翠看了看拿着棱镜在太阳下摆弄的小珠,忍不住笑了出来,“笨啊,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我教你……”

    她望了望嬉笑打骂的两位少女,又看了看走进房中的宛若卿,只觉得手中拿着的嫁衣,红的有些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