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重要的事情……”

    李轩面色阴沉,在亭内不停的踱着步子,时而指着两人,“你们,你们……”

    李易和李明珠皆是默然不语,受传统的教育和观念影响,对他来说,这件事情,第一次听到,的确是有些难以接受。

    “你们居然不告诉我!”

    李轩一巴掌拍在石桌上,愠怒的问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居然瞒着我……,你们是不是没有把我当自己人?”

    脸上的怒色只维持了一瞬,便在下一刻消失。

    他拍了拍手,一脸惊喜的说道:“这个主意,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对他而言,若是以后能维持如今的现状不变,那自然是最好的,然而无论谁继承了皇位,以他的身份,位置,在京都都不会过的太好。

    然而明珠是谁,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京都三杰同进退共荣辱,根本就像是穿同一条裤子……,虽然现在穿同一条裤子是他们两个,但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如果明珠真的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绝对是最好的结果。

    只不过,她虽然也是皇伯伯的孩子,但却是女子,女子当皇帝,难度会不会有些大?

    仔细想想看,那龙袍穿在她的身上,也不好看啊……

    “这件事情还不一定,暂且不说?!崩钜装醋×怂募绨?,让他冷静下来,说道:“今天的事情,你谁也不能告诉,包括陛下,你的父王母后,世子妃,还有你的那位沈兄……”

    “你们放心,这种事情,我知道轻重,除了我们三个之外,我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的?!崩钚V氐牡懔说阃?,随后便说道:“照这么说,现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阻碍,就是崔家了,崔家做了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还整天在朝堂上蹦跶,看的也实在是心烦,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

    他转头看了看,“我看这算学院的湖就不错……”

    ……

    虽然不知道李轩这动不动就沉湖的不靠谱想法是和谁学的,但他有一句话却没有说错,崔家不倒,他们就没有安宁日子,这一次不动则已,动则让崔家无法翻身,一劳永逸。

    至于两人之间的秘密被他知道,影响倒也不大,天生少根筋的李轩,在很多事情上都会糊涂,但却从来没有在大事上出过乱子。

    至少他知道以后,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动不动就出幺蛾子,唇语学了个半吊子就出来晃荡,结果搞了这么一个大乌龙出来。

    不过这件事情倒也提醒了他,这世上连这种专门学了唇语拿着望远镜躲在暗处偷窥的变态都有,以后做什么事情,还是加倍小心的好。

    踏进家门之后,脑海中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就都没有了,老婆孩子小姨子,还有已经快要长大开始逐渐摆脱蠢萌的小丫鬟……,这里是另一方小天地,将所有和“家”这个字眼格格不入的东西,全都阻挡在外面。

    柳二小姐手里拿着一张纸在和如仪说着什么,估计是又碰到了不认识的字,如仪是做什么事情都能静下心的性子,两姐妹小时候也做过认字之类的普及,但对柳二小姐怕是做了无用功。

    李易将桌上凌乱摆着的几张纸拿起来看了看,大都是关于柳盟的一些事情。

    柳盟如今早已形成了稳定的体系,说是组织也不为过,其中的精英弟子,无不是精于武道,在高手榜和侠义榜上都赫赫有名的武林高手,至于其他更多地,则是一种类似于契约的关系,盟中高手众多,又有雄厚的资金支持,与武林中人各取所需,合作默契,算是彻底改变了当今武林的格局。

    作为柳盟领袖,柳二小姐成长的速度惊人,当然这不是特指她身体的某个位置,除了生理上的之外,还有心理上的。

    再回想三年前,那个骑在马上的白衣抱剑少女,和如今眉头紧蹙咬着拇指,认真盯着眼前那片纸的女子,已经判若两人了。

    桌上另外一叠叠放的整齐的,李易也翻着看了看,全是关于武国的信息,对于这个周边唯一一个陷入内乱的国家,武国朝廷虽然强势,但国内乱党叛匪实在太多,一时间也镇压不过来,周边诸国在看笑话之余,也未必没有存着一些别的想法。

    看到他走进来,如仪便像是看到了救星,连忙道:“哎呀,相公回来了,快帮如意看看这个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妾身这些天看到这些就头疼……”

    如仪之所以会头疼,是因为柳二小姐这些天遇到不懂的就去问她,如仪其实也不过是比她多认了一些字,涉及到诗词文章的含义之类,也同样会头疼。

    至于柳二小姐为什么不直接问他,李易自己也奇怪。

    如仪开口,柳二小姐才有些不情不愿的将纸张递给他。

    李易扫了一眼,就知道柳二小姐头疼的原因了。

    这一篇类似于朝廷谍报之类的东西,遣词造句并不像寻常书信,官方化十足,晦涩难懂,柳二小姐这种还处在识字阶段的人,看不懂很正常。

    李易看了看,说道:“这上面说,武国的端蓉公主联合一位叛将,在一连攻克了武国两个州之后,被朝廷生擒,不日就要问斩……”

    “什么!”柳二小姐脸色大变。

    “当然是骗你的了……”李易将那纸张放在一旁,说道:“攻克了两个州倒是真的,她们麾下的兵将不少,以前也都是军营出身,实力不俗,如今和武国朝廷处在僵持之中,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事情?!?br />
    柳二小姐深吸口气,胸口起伏了几下,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过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br />
    当自己傻啊,现在和她过去,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李易从如仪怀里接过李端,八个月的小家伙,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引导,已经会发出较为清晰的“爹”“娘”了,当然,叫“小娘”的时候还是要多一些。

    如仪在他身旁坐下,轻声道:“妾身今天去找过醉墨妹妹了?!?br />
    李易转头看着她:“你们……”

    “妾身已经和醉墨妹妹说好了,她说等到再过些日子,就搬到家里来?!?br />
    李易诧异的看着她:“她同意了?”

    如仪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为什么不同意?”

    李易忽然有些怀疑人生的意义,这件事情,他天天在她耳边唠叨,做的所有努力,居然不如如仪的一句话?

    这就有些太伤人了……

    有些郁闷的走出门时,碰到小丫鬟走进来,抬头看了看他,说道:“姑爷,二小姐让你去她的房间,她有一个问题要请教你?!?br />
    有什么问题刚才不能问,非要去她的房间,走到另一侧柳二小姐的房间,房门开着,李易敲了敲门,迈步进去。

    柳二小姐坐在桌旁,抬头看了一眼,说道:“把门关上?!?br />
    李易关上门,才转过头疑惑的问道:“到底有什么问题,关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