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李轩,穿着一身深色衣服,头上的树枝花环格外显眼,如果再在脸上抹些迷彩,就更像那么回事了……

    “你,你们刚才说的,我都看到了!”

    他一路狂奔过来,喘着粗气,脸上的震惊之色还没有褪去。

    李易不知道他现在这幅样子,这幅打扮是为哪般,诧异道:“你看到了什么?”

    李轩指了指脖子上挂着的望远镜,李易反而更加疑惑。

    李轩看了看两人,目光惊异到了极点:“我不用听你们说话,只要看着你们的嘴唇,就知道你们说了什么?!?br />
    李易看着他,面色微惊:“你学了唇语?”

    没有等李轩点头,他便想起来,这一段时间,但凡两个人说话,他总是盯着自己的嘴唇,难道真的是在学唇语?

    再看看了他脖子上挂着的望远镜,莫非他学唇语的目的,就是为了偷看加偷听?

    这家伙,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李易嘴唇动了动,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你看我刚才说了什么?!?br />
    “你骂我也没有用?!崩钚哪抗庠诹饺说纳砩侠椿厣ㄊ?,说道:“你们刚才说的,我已经看到了?!?br />
    李易和李明珠对视了一眼,皆是有些头疼的感觉。

    两人之所以选在这个地方,就是为了避开李轩,毕竟以他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

    可千防万防,也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为此特意学了唇语,脖子上戴的望远镜,怕也是科学院产的高倍精品……,世界上怎么会有无聊至此的人?

    “你,你们,这,这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李轩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看着李明珠,一脸沉痛的说道:“你可是公主啊,你们,你们两个,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

    看着激动至极的李轩,李易回头看着李明珠,开口道:“要不,沉湖吧?”

    ……

    “看样子是瞒不过去了?!崩钜滋玖丝谄?,再次看向李明珠,问道:“你说还是我说?”

    李明珠挥了挥手,坐在一旁的石椅上,望着平静的湖面,说道:“你说吧?!?br />
    李易点了点头,看着李轩,再次问道:“你刚才都听到了什么了?”

    “你不用试探我?!崩钚戳肆饺艘谎?,说道:“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若是让父皇知道,让朝臣知道,让天下人知道,你们两个,从今以后,在这景国,便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br />
    李易摇了摇头,看来他真的是无聊到了某种境界,果然学会了唇语,话说到这里,已经不需要再有什么试探了。

    “你知道,蜀王虽然已经被赶去了蜀州,声名尽毁,但他到底是皇长子,一旦陛下出事,他便有很大可能东山再起,甚至重登帝位?!崩钜卓醋潘?,说道:“陛下的几位皇子,无才无德,这天下落在他们手里,迟早要落得一个败亡的结果,我们一步步走到今天,绝对不能看着朝廷再走回头路,更何况,以明珠手中握有的权力,任何一位皇子继位,她都不会有好下场的?!?br />
    李轩闻言,面色稍沉,这一个道理,他又何尝不懂。

    也只有皇伯伯的胸襟,才能允许长公主执政,将一国的大小事务,全都交在她的手上,到如今,朝中的大多数大臣,已经默许了公主殿下的存在。

    但若是新帝继位,定然不会允许这些权力,被一个公主握在手中,甚至于科学院,也要脱离他的掌控。

    他们能安稳的前提,是皇伯伯还掌控着这个国家,一旦没有了他,许多人的命运,便要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然而------这些虽然是事实,但却和他们说的事情,没有一点儿关系。

    重点根本不在这里。

    一个是云英未嫁的公主,一个是已有家室的重臣,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在一起,不被人发现,一切便都能相安无事,但现在明珠已经有了身孕,根本瞒不了多久,一旦此事公开,便会成为皇室最大的丑闻,两个人必将被千夫所指,就算能保住性命,以后在景国,也再无立足之地了。

    “你们,你们怎么就这么不小心!”李轩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们一眼,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走吧,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你们的地方,不要再回来了……”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崩钜灼骄驳目醋潘?,李轩看了他一眼之后,低下头,开口道:“你说吧?!?br />
    “其实,晋王是最适合继承陛下位置的人?!崩钜啄抗馔蛩阊г旱姆较?,缓缓道:“可是他的年纪太小,不能及早的担当重任,所以……”

    “这种时候,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你闭嘴,听我说完!”

    等到李轩彻底闭嘴以后,李易才再次开口道:“所以,我们要把明珠推上那个位置?!?br />
    李轩愣了愣之后,诧异的看着他,问道:“推上什么位置?”

    “陛下的位置?!?br />
    “------”

    李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李明珠,揉了揉脑袋,摆手道:“你等一下,我现在有点乱,让我先捋一捋……”

    许久之后,他才重新抬起头,问道:“难道不是明珠有身孕了吗?”

    公主殿下猛地站起身,俏脸绯红,看着他,怒道:“你胡说什么呢!”

    李轩怔怔的说道:“我刚才明明看到,你说,你说你怀孕……”

    “你学唇语多久了?”李易想了想,忽然问道。

    “不到一个月吧?!崩钚叵肓艘幌?,说道。

    李易目光直直的看着他,问道:“你刚才以为,明珠怀孕了,所以才冲过来的?”

    李轩点了点头,理直气壮的说道:“不然还能有什么?”

    “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也都是因为这个?”李易揉了揉眉心,再次问了一句。

    李轩诧异道:“难道明珠没有怀孕,是我看错了?”

    他说完之后,脸上忽然露出恍然之色,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李易:“等等,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把明珠推上什么位置?”

    李易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李明珠,“要不,还是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