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穿越小说 > 逍遥小书生 > 第九百一十四章 越远越好【为盟主“術”加更!】

第九百一十四章 越远越好【为盟主“術”加更!】



    房间里面,陈夫人在教醉墨刺绣,对于京都的官家小姐来说,刺绣是一项必须要会的技能,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在成亲之前,亲手绣好自己的嫁衣。

    看到李易走进来,她飞快的将嫁衣藏起,李易也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心理,居然将嫁衣看的比肚兜还要隐秘,连她穿肚兜的样子都见过好几次了,却连一件没绣好的嫁衣都不给他看。

    陈夫人将他们的手叠放在一起,说道:“你们两个,也该挑个日子,早些将日子定下来,总不能一直这样拖下去?!?br />
    “还,还早呢……”醉墨低下头,小声的说了一句。

    李易瞥了她一眼,说道:“什么还早,不早了?!?br />
    看着他挣脱开自己的手,飞快的跑出去,李易无奈的摇头,别看她平时看起来挺大胆的,但两人关系更进一步之后,反而害羞了起来。

    陈三小姐微笑的看着她跑出去的背影,良久才转过头,叹了口气,说道:“你现在还年轻,不知道朝堂的凶险,一家人能够安安稳稳,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哪怕平淡了些,也比每天面对那些尔虞我诈的争斗要好的多?!?br />
    李易低着头,却是没有开口。

    没有人喜欢整日里活在尔虞我诈、互相算计之中,和这些相比,在家里逗孩子逗如意逗傲娇萝莉,不是更有意思一些?

    想要安稳,须得先承受动荡。

    她看了看门外,两女在说着些什么,回头道:“我看若卿那孩子,也是一心想着你的,虽然这里有醉墨,但你也不能一直忽视她,我看的出来,她的心里,其实比谁都苦,你可不要负了她?!?br />
    “我知道?!崩钜卓戳丝疵磐?,点头道:“不会的?!?br />
    她看着李易,脸上竟是罕见的浮现出了一丝埋怨之色,“你爹当年是何等的专情,为了和你娘私奔,连家族传承也不要了,怎么到了你这里,偏偏就招惹了这么多情债……”

    李易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无法反驳,也只能默不作声。

    她拍了拍李易的手背,说道:“好了,能让这么多妙人儿垂青,是你的福缘,只盼你以后,莫要伤了任何一人的心……”

    说完便站起身,笑了笑说道:“到了你这里,总是忍不住多嘴……,好好陪陪她们吧,我回去了?!?br />
    李易同时起身,送她出门,看着陈冲从对面的茶馆中走出来。

    陈府的丫鬟搀着她上了马车,在陈冲要登上另一辆车的时候,李易忽然问了一句:“陈大人每天都这么闲吗?”

    陈冲已经掀开车帘的手又放了下来,反问道:“莫非,李大人打算去公主那里参陈某一本?”

    “我可不是那种会打小报告的人?!崩钜滓×艘⊥?,说道:“只是想劝劝陈大人,好歹是朝廷命官,一个月里面,总有几天,要装作辛勤做事的样子吧……,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小事要提醒陈大人……”

    他略微压低声音,说道:“离崔家远一点,越远越好?!?br />
    陈冲脸上露出讥讽之色,刚要开口,听他后半句话,表情猛地一滞,问道:“你这是何意?”

    “陈大人会明白的?!崩钜卓醋潘?,再次说了一句,转身走回了院子。

    只留下陈冲在原地,面色肃然,心中早已闪过了千百个念头,最终归结为某条讯息。

    崔家……怕是要生变了。

    李易走回去的时候,醉墨从房里走出来,问道:“陈夫人走了?”

    “回去了?!崩钜鬃吖?,揽着她纤细的腰肢,说道:“她说让我多陪陪你们?!?br />
    “谁,谁让你陪了……”她慌乱的看了一眼坐在院中喝茶的曾仕春,急忙推开他。

    随后,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看着他,不确信的问道:“你们?”

    李易转过身,快步向曾仕春的方向走去:“曾大人,刚才那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蜀王无才无德,的确是不适合帝位,否则,陛下和朝臣好不容易稳固的江山,怕是会毁在他的手上?!痹舜合肓讼?,说道:“诸多皇子之中,晋王殿下当属人杰,身份也同样尊贵,但晋王太过年幼,却也难登大宝,目前,除了陛下之外,能够治理好江山的,也只有长公主了,可公主殿下辅政已是开了先例,实在是……”

    李易诧异的望着他,问道:“我们刚才说的,是这个问题吗?”

    ……

    曾仕春说的很有道理,其实越到后面,他也越觉得想让明珠穿上那身制服,体验一把龙袍诱惑是多么艰难的事情,他们一开始的目的,不过是不想让这大好的江山,落在蜀王手中而已,到现在,蜀王已经提前出局,她不愿意让老皇帝知道这件事情,但也绝对不会同意,让李家的江山落到别人手里……

    湖心亭中,公主殿下点了点头,“不错,无论如何,这个江山,都不能落到蜀王手里?!?br />
    这一处亭子,已经越来越频繁的成为两人密谈的场所,因为这里四处都是湖水,又夹杂有水浪之声,除非是有人有千里眼顺风耳,否则是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的。

    他四下里望了望,湖岸边的树丛中似乎有亮光闪了闪,转瞬便消失。

    李明珠忽然道:“宁王叔回了庆安府?!?br />
    李易收回视线,看着她问道:“现在已经六月了,他们早应该回去了吧,这有什么奇怪的?”

    “正是因为宁王叔回去了,所以才奇怪?!崩蠲髦橐×艘⊥?,说道:“这一次,只有宁王叔一个人回去了,并且拿走了兵符,足以调兵两千……”

    “两千兵丁能做什么,抄崔家在庆安府的祖宅倒是够了,造反……,怕是还差得远?!?br />
    李明珠望着湖面许久,才转过身,脸上浮现出一丝茫然:“我怀疑,父皇和宁王叔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也瞒着朝臣……”

    “看不到啊……”湖岸边低矮的树丛之中,李轩看着湖心亭中背对着他的两人,无奈的喃喃了一句。

    好不容易看到明珠转过身,立刻打起了精神,握紧了手中的望远镜。

    “我……怀……,父……皇,瞒……着……,朝……臣?”

    他皱起眉头,喃喃道,“说的这么快,怎么听得清……”

    他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明珠到底怀什么,瞒着皇伯伯,瞒着朝臣,看上去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啪嗒!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倒吸一口凉气,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手中的望远镜猛地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从树丛中蹦起来。

    李易和李明珠抬起头,看着头上戴着用树枝编制的花环、上面还点缀着几朵小花,向这边狂奔而来的李轩,脸上同时浮现出意外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