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辆马车行驶过去的时候,车内传来剧烈的咳嗽声音,李明珠回头看着李易,“你和太傅说什么了?”

    李易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啊?!?br />
    李明珠再次看了一眼前方的马车,咳嗽声逐渐远去,用一种你猜我信不信的眼神继续望着他。

    “我以一个佞臣的名节发誓?!崩钜拙倨鹚母种?,“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和他说?!?br />
    褚家之所以会亡,主要原因,其实并不在于崔家。

    正常情况下,褚平所犯下的两件案子,按照景国之前的律法,无非是上等人杀了下等人,赔偿些银两而已,连褚平自己,都未必会受到多么严厉的惩罚。

    真正的原因,在于褚太傅。

    从一开始的不作为,或是袒护,到之后的变本加厉,褚太傅无法回头,褚家也无法回头,这一切,都是那位爱惜名声,名望极高的褚太傅一手造成的,褚家因名声而起,又被声名所累,百年大族,才致以沦落到这般田地。

    他曾经问过对方那个值与不值的问题,褚太傅没有回答,却用行动给出了答案。

    但无论如何,这位老人也曾经显赫过,至今仍然被无数人所注视,如果告诉他蜀王不是陛下亲生的,他想要明珠做女皇,太傅大人突发心脏病或是脑溢血,一不小心驾了鹤,他身上的冤屈,可就真的洗不清了。

    两人没有再上马车,信步走回去。

    快要走过祠堂的时候,迎面走来两道身影。

    走在前面的中年男子抬起头,微微愣了一下,立刻拱手道:“见过公主殿下,见过李大人?!?br />
    李明珠回头看着李易,眼中的疑惑之意明显。

    “秦和,秦相第五子?!崩钜锥运馐土艘痪?,然后看着秦五爷,指了指他的头发,目露疑惑。

    “哦,这个啊……”秦家五爷笑了笑,说道:“人老了,自然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

    李易点了点头,随后微微拱手,“近日之事,多亏秦相在朝中周旋,代我谢过他老人家,改日再亲自登门拜谢?!?br />
    “家父只是在做他认为对的事情,我们是说不上什么话的?!鼻丶椅逡×艘⊥?,说道:“不过,李大人的话,我会带到的?!?br />
    李易看了看身后的祠堂,又问道:“你们也是来祭拜双双姑娘的?”

    秦五爷点了点头,说道:“双双姑娘虽然不在了,但她的死却是有意义的,有这么多人缅怀她,也有无数人对她感恩戴德,她一个人的死,做到了满朝群臣也做不到的事情,值得祭拜……”

    ……

    走回去的路上,李明珠望着他,问道:“他就是秦和,王叔说的那位秦和?”

    “怎么,不像?”

    她摇了摇头,说道:“只是觉得,当得起王叔那样评价的人,怎么都不该是这个样子?!?br />
    “别看这位秦家五爷邋邋遢遢,不修边幅……”李易笑了笑,说道:“这可是一位真正的厉害人物啊……”

    祠堂之中,两人在那石碑前上了香之后,便来到了祠堂里面。

    刚一进门,便看到了一座正常人大小的女子雕像,雕像下方,是一个宽敞的台子,人们在外面上香之后,会将祭拜带来的东西放在这里。

    大汉神神秘秘的问道:“五爷,刚才李大人身边的人,就是公主???”

    “怎么,不像吗?”秦五爷将盒中的一碟糕点放在台子上,随口问道。

    “说实话,不像?!贝蠛旱懔说阃?,正在纳闷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的时候,耳边忽然听到咔嚓一声。

    他转头看着身旁的五爷,惊诧道:“五爷,你手里的苹果哪里来的?”

    秦五爷随手指了指台子上明显缺了一只苹果的果盘,“那里,味道还不错,你要吗?”

    “这……”大汉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他,“这是别人献给双双姑娘的,五爷你……”

    “双双啊……”秦五爷摇了摇头,说道:“她才不喜欢吃苹果呢,留着也是浪费?!?br />
    咔嚓。

    又是一声。

    “那边的,干什么呢!”此刻,祠堂之内还有不少人,有人抬头看到这一幕,立刻大怒着站了起来。

    “连献给双双姑娘的东西都敢吃,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什么,谁干的!”

    “抓他们去见官!”

    ……

    大汉顺手牵了一只苹果,抓住秦家五爷的胳膊,慌忙道:“还愣着干什么,跑??!”

    片刻之后,京都的某条巷子里,秦五爷大口喘着粗气,拍了拍身上的一个脚印,问道:“怎么,这苹果怎么样?”

    大汉咔嚓咬了一口,点头道:“又脆又甜,双双姑娘怎么就不喜欢吃呢?”

    秦五爷靠在墙上,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我也想不明白,她怎么就不喜欢吃呢……”

    他沉默了一会,等那大汉吃完苹果,才道:“吴二啊,你跟着我有多久了?”

    大汉愣了一下,下一刻就扔掉苹果,拍了拍手,肃然道:“五爷,您说吧,这次要我干什么?”

    “你去跟着小公爷,看他这些天都在做什么?”

    “跟踪这种事情,我最拿手了?!贝蠛号牧伺男馗?,“我办事,五爷放心?!?br />
    ……

    “线索断了?!崩钜滋玖丝谄?,说道:“怎么就断了呢……”

    刘一手摇了摇头,说道:“刑部加上密谍司都查不到,此案的幕后之人,在京都定然有着极大的势力?!?br />
    李易揉了揉眉心,顿时觉得有些头疼,偏过头看着公主殿下,无奈道:“现在就只剩崔家了,要不然,我们还是选择另一条路吧?”

    李明珠看着他,疑惑道:“什么路?”

    “我知道有条路可以直通算学院的中心湖,晚上走绝对不会被人发现,不如我们趁着月黑风高……”

    “把崔家沉湖?”

    “你也觉得这办法好吧,简单方便还省事……”

    “要我帮你把崔贵妃从宫里绑出来吗?”

    “你能帮忙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

    李易和她两眼对望,刘一手急忙望向窗外,片刻后,李易才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天黑看不清路,还是从长计议吧?!?br />
    “崔家如果能够这么轻易推倒,父皇也不会等到现在?!崩蠲髦橐×艘⊥?,说道:“二十几年前,他们的力量便渗透进了朝堂的各个角落,在民间亦是没有什么不好的风评,虽然如今已经大不如前了,却也依然有着不可小觑的底蕴……”

    李易叹了口气:“所以我说,还是选择另一条路方便?!?br />
    老方从外面大步走进来,将一个信封递到他的手里,说道:“姑爷,吴二那边有消息了?!?br />
    李易拆开信封,看了看之后,将之递给了刘一手,笑道:“这不就接上了吗……”

    【ps:一群已经满了,二群昨天忘记升级,后面的读者可能没加上,重新加就行,已经在催画师了,如果没有意外,如仪的q版人物图,今天之内能赶出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