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家。

    “这,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太傅,这,这可如何是好?”

    “外面民怨已然沸腾,他,他们就要到这里来了!”

    ……

    数名老者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在堂中踱步不停,因为“妙音阁杀人案”,褚家已然被推向了风口浪尖,随着案情的进展,虽然以太傅大人的名望,仕子们大都还能保持冷静,但京都的普通民众,对于褚家,对于他们,却是已经失去了信任之心。

    昨日,一名颇有名望的大儒,不过是针对那位李县侯,在外说了一句“佞臣误国”,便被人用石头砸破了脑袋,身上挂满了烂菜叶,狼狈至极,回到家中的时候,连院墙都被人推倒了。

    究其原因,此事的源头,还是在褚家。

    褚家成在民心,也败在民心,失去了民心,眼前的老人,也不过就是一位普通的老者而已。

    褚太傅坐在椅子上,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只是怔怔的看着门外,似乎是在思索,但目中却是一片空洞。

    一名褚家下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大声道:“刑部的人来了!”

    几名捕快从外面走进来,缓缓的对着椅子上的老者施了一礼,为首之人开口道:“太傅大人,我们怀疑令孙和一件重案有关,还请褚公子和我们走一趟?!?br />
    一名中年男子从一旁冲出来,大声道:“凭你们的怀疑,就能带走平儿?”

    那捕快从袖中取出一物,递上前,躬身说道:“褚大人,这是刑部拘令,请您过目?!?br />
    中年男子却是并未看那拘令一眼,冷声道:“我褚家之人,岂是你们刑部说带走就能带走的,没有陛下的圣旨,我看你们谁敢在褚家妄动!”

    那捕快闻言,脸上倒是露出了些许难色。

    这里是褚家,褚家和别的家族不同,这里有褚太傅在,即便是刑部的人,也不能太过放肆,当然,若是褚家通情达理,事情自然顺畅,若是他们真的坚持,怕是还得请陛先下旨。

    那捕快看着他,躬身道:“既然如此,我等先告退了?!?br />
    那些捕快走后,中年男子快步走到褚太傅身前,大声道:“父亲,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平儿带走吗?”

    “秦文说的对,朝代更替,家族兴衰,这都是天数,哪有什么皇朝能够千秋万代,哪有什么家族能够永久不衰……”褚太傅有些费力的从椅子上爬起来,喃喃道:“老夫果真是老了,这一人老,就容易糊涂,糊涂了啊……”

    “父亲!”

    “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

    几名捕快走出褚家大门,却并未离去,因为堵在他们前面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人群。

    “褚平呢?”

    “那禽兽怎么没有出来?”

    “是不是褚家不放人?”

    ……

    没等那几位捕快回答,人群已经涌了上去,褚家门房见到黑压压的人群上来,吓得肝胆俱碎,立刻将大门关上。

    “交出褚平!”

    “交出杀人凶手!”

    “还双双姑娘清白!”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还不快点将褚平交出来!”

    ……

    褚家之内,听到外面传来震天的喊声,甚至连脚下的地面都在震动,几名老者皆是脸色苍白,心中惊惧至极。

    这声音,这阵势,不难想象,外面到底有多少人,一旦褚家的大门被攻破,这整个褚家,都要被夷为平地。

    褚家祠堂之内,发须皆白的老者面对着褚家先祖的灵位,跪在蒲团之上,老泪纵横。

    “不肖子孙……,给褚家先祖蒙羞了!”

    京都县衙,正在翻看案情卷宗的刘县令,被那响彻京都的声音吓了一跳,冷不防打了一个哆嗦,手中的笔掉在了地上。

    皇宫之中,李明珠放下奏章,缓缓走到殿外,望着宫墙之外的天空。

    “外面的情况如何了?”她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一名女官从旁边走过来,恭声道:“殿下放心,已经遣禁卫过去了,不会出什么乱子的?!?br />
    芙蓉园里,病榻之上的景帝缓缓睁开眼睛,常德走过去,将一扇窗户关上。

    “褚太傅,可惜了……”

    常德眯起眼睛,冷声道:“耽误陛下病情,他死不足惜……”

    李家,李易捂着小家伙的耳朵,免得他被外面的声音吓到了,刚才第一声传过来的时候,惊醒了正在午睡的小家伙,立刻就哇哇大哭,好不容易哄他再次睡着,外面的声音,居然还在继续。

    他的手捂在李端的耳朵上,脸上却浮现出了些许惆怅,以及可惜……

    这一刻,无论是京都之内,还是京都之外,无论在做什么,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抬头望着天空,天空之上,是四散惊逃的飞鸟。

    “交出褚平!”

    “交出褚平!”

    ……

    褚家。

    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众人正欲冲进去,看到面前那位拄着拐杖的老者,却是忍不住后退几步,震耳欲聋的声音,也逐渐的小了下去。

    “这一切,都是老夫的错?!?br />
    褚太傅将拐杖递给身旁的下人,缓缓的跪倒在众人面前,声音沙哑的说道:“老夫对不起那位姑娘,对不起褚家列祖列宗,也对不起天下人……”

    “爷爷,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br />
    一声叹息之后,某道身影,一瘸一拐的从后方的人群中走出来,走到褚太傅的面前,小心的将他搀扶起来,笑了笑,说道:“跪着的滋味不好受,您老人家年纪大了,这么跪着,会伤了腿脚?!?br />
    两名褚家下人,连忙扶住了褚太傅。

    褚平看也没有看门外议论纷纷的人群,缓缓在褚太傅的面前跪下,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我不是故意害死双双姑娘的……,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br />
    “以前您带我走过了那么多地方,看过了那么多风景,见过了那么多人,真的很谢谢您?!?br />
    褚平再次磕了一个响头,起身的时候,开口道:“人人都说京都好,以前在外面的时候,总是想着回来,回来了才发现,其实这京都,才是最没有意思的地方……”

    “谢谢您……,对不起?!彼酒鹕?,对褚太傅说了一句之后,转身面对褚家之外浩浩荡荡的人群,大声道:“我褚平所作的一切,都是我一人为之,和褚家没有任何关系!”

    噗通!

    砰!

    砰!

    砰!

    他双膝跪下,对着众人,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三个响头之后,便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了,他跪在那里,再无声息。

    距离他最近的那名捕快像是想到了什么,上前一步,轻轻推了推他。

    褚平的身体侧着倒下,一把匕首直直的插在胸口,鲜血染红了衣襟。